-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3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叁章>SHINee—鉉溫/民溫*Odd Eye!

 
 
李泰民尤其喜歡看著李珍基帶著大紅色變色片的模樣,尤其是他哼唱、亦或是彈著鋼琴的時候……那會讓他想起所有最初相遇時的情景、還有他們決議一同離開育兒院的當下。
 
事實上李珍基和他並不相同的,他有著優秀的家世、背景,如若不是那場倒置他父母親驟逝的車禍,他是不可能來到這樣的一個地方,縱然院長一開就說明了那樣的時間相當的短暫!
 
從小李泰民隱隱約約就能感覺到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其因不外乎源自於一直以來他對『人類食物』的排斥感和噁心!甚至比其他孩子來得瘦弱而纖細的外表下,體內總是莫名湧上無法控制的力量,卻也讓他不時地感到焦躁。
 
猶記得那場壓根沒料想到的記憶,當年幼的他出手揮開不段試圖想要和自己打鬧的同伴,看著沒想到會因此而撞上牆垣而流出鮮血的傷口,無法抑制的心裡竟莫名地升起一股嗜血的慾望。
 
「嗚~好痛,院長──泰民、李泰民他咬我……
 
聽著男孩的嗚咽
,這才發現對方的掙扎,伸手隨意抹去嘴角溫熱的血液,回神過後的他縱然感覺到無措卻只得直覺驚惶的轉身逃跑。
 
於是他撞見了李珍基,那個坐在鋼琴前轉身對他微笑的大男孩,只是下一秒便又緊鎖住了眉頭,李泰民帶著些許防衛地看著對方朝自己走來。
 
「真是糟糕……你受傷了嗎?唇角都流血了!」帶著關心的詢問,李珍基望著那渺小身影上止不住的顫抖,然而比起顫抖更加顯著的那雙眼睛,意外火紅地讓他感到詫異。「你……
 
「我沒有、我沒有要咬東民的
,我只是看到他的手流血……我只是、只是,我只是覺得肚子好餓……
 
隨著細小的音量消失在語末
,逐漸低下頭的自責模樣,李珍基雖然無法理解卻又像是明白了眼前男孩的不同,拿起口袋裡的手帕輕緩靠近的擦拭去沾染在那嘴角的鮮紅,微笑地蹲勢在他身前,他發出安慰的嘆息……
 
「呼~有時候我肚子餓得受不了也會挺想咬人的!」當他看著男孩抬起頭,在詫異中儘管火紅卻明顯澄澈的眼睛。「不過沒關係晚點我們去找點東西吃就好不過你別哭了,男孩子呀~瞧你眼睛紅通通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我欺負你呢!
 
沉穩中帶著笑意的眼神
……李泰民終於靜下了情緒,開了口,想要詢問些甚麼,卻聽見外頭向他們急促奔來的腳步聲,害怕地緊抓住眼前的袖口,卻沒想過會比自己更為快速的,他看著那瞬間阻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
 
「快點把頭低下去,不然院長他們就會看到你紅紅的眼睛了!
 
那時候的李泰民還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甚麼?只是低著頭靜靜地聽著沉穩地和院長以及駐院修女間的對話

 
……
 
那天的晚上他們摸黑偷偷地跑到了廚房,雖然是年長的哥哥,畢竟說來只是孩子,李珍基的手腳仍舊顯得笨拙!
尤其當看著小桌上那一小盤半生不熟的血腸,還有勉強摻入洋蔥的涼拌生牛肉,不忍卒睹的外觀下,那卻是李泰民第一回感覺到了心暖的飽足。
 
然而在那之後的李珍基卻離開了,沒有半句的告別和再見,大人們也像理所當然般地沒有做出任何在其他孩子被領養時的慶賀。
偶然聽見院長和修女的對談他才知道的,原來李珍基是因為父母太過突然的離異,長老管家和律師為了保護不讓他在打擊下還得受到家族間殘酷醜陋的惡鬥,所以才讓他短暫地居住在育兒院中。
 
事實上後來的李泰民也常和他一起──如同從前李珍基的父母親一樣,不時的捐助金錢和資源給許多需要幫助的育兒院所。
 
 
──
 
 
再次見到他是個格外沁涼的傍晚,然而存在於身體的飢餓感反倒只是讓自己感覺到更加的躁動和不安,李泰民幾乎難以想像自己的模樣……
 
走在不同於往昔的長廊上,李珍基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他終於處理完所有父母親必須的繼承事宜,得以躲回這個稍微能讓自己鬆懈的地方,沒能想過在院內裡的騷動,當他聽著所有孩子口中反覆敘述著攸關於『那孩子』的怪異事宜。
 
急欲尋找,當他連忙跟上修女的腳步,聽見了在那口中唸唸有詞的聖經內文以及手上緊握的十字銀亮,倏地停佇下來思索的可能,儘管預想但也教自己震驚。
 
深知沒能有多餘遲疑的時間,李珍基咬唇握著了左手掌心裡原本僅是預想的變色片,然而更教自己猶豫的卻是潛藏在另一手口袋裡的或許,不自覺奔跑起來的腳步,隨著亦加通明的院內燈光,似乎有所牽引下他朝著當初他們相遇的琴房悄然跑去。
 
「泰民啊……是你嗎?我是珍基哥呢,你還好嗎……」邁出腳步,朝向屋內最黑暗的簾幕下方走去,心裡縱然有些膽怯,但記憶裡卻依稀記得某些模糊的畫面,伸出手,他靠近地拉開了簾幕。
 
「泰民
 
「走開!」
 
試圖掩蓋去甚麼的嘶吼聲
,李泰民怒斥地揮著一雙細瘦的臂膀,只是依舊沒能遮掩住月光映照下那過分憤紅的眼瞳,隨著年齡增長而日益和其他人的不同,讓他恐懼的體認了事實。
 
不得不承認自己內心一瞬間的驚愕,儘管李珍基在心裡早曾飄過這樣的一絲想法,然而聽著外頭往來的腳步也知沒能有太多猶豫的時間,彎下身窸窸窣窣地整理著甚麼。
 
因為膽怯而抗拒地顫抖著,李泰民感受到那揚起自己臉頰堅定的雙手──
 
「泰民啊,接著下來甚麼也別想的只要看著我就好!」當對方用著果斷的眼神望著他,無異於自己那雙血紅的眼睛,李泰民震愕的隨他牽引著。
 
不明白地望著彷彿遮蔽在眼前的朦朧,泰民沒能適應的閉眼再次睜開,只是依舊的感觸讓他伸手想要揉去眼眶裡的怪異,然而比自己更加來得快一步的緊握,讓他亦加聽不明白了對方的叮囑?
 
「從現在開始我們的眼色調換了!記住泰民,不要揉眼睛,對我來說你只是我的弟弟而已。
 
「可是你
──
 
「沒問題的!反正他們也不是第一回懷疑我了
,沒事的。
 
那是頭一回李泰民懂了『信任』這樣的想法,在這個原本總以為將他早拋卻的世界,回握住一雙揹在身後有些汗濕的雙手,為什麼呢?總是理所當然站在自己身前的,他看著李珍基挺直的背影。
 
一直以來李泰民知道的,那是李珍基人生中難得說的謊話──
「僅是一場角膜變色片造成的惡作劇!」
險些昏眩
,當他用餘光院長帶著修女戒慎恐懼地舉著胸口的一抹銀亮,向前一步牢牢圈抱住眼前的腰際,像是明白而握緊的雙手勇氣般地給予了他力量。
 
「泰民啊~你的變色片拿掉了吧?沒事的,抬起頭來給院長看看你的眼睛。
 
李泰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強撐過去的
,當他拼命忍住了胸口的刺痛感睜大了眼睛,只是知道自己還不能夠昏厥的,單單就為了雙臂裡緊緊支撐住他的這個人,甚至感受不到修女和院長是何時離去?他咬牙僵持地維持住臉上的微笑直至聽見對方拂過耳邊的溫柔嗓音。
 
「呼~泰民啊,幸好~沒事了、沒事了!
 
在陷入沉睡之前映入眼簾最後的那一抹慶幸
──
"是為了他嗎?"李泰民不明白。
只是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要一直、一直的和這個人生活在一起。
 
 
 

 
 
 

 
-----------------------以下--------------------
很好的看完了四巡的演唱會
真的...很好...
因為時隔了一陣子~在我眼前如此近距離的珍基是美好的
因為就像我第一眼瞧見他和小泰民的舉止並無不同的
拿著毛巾緩緩走去的大哥~依舊是充滿了溺愛
人和人之間
或者難以取代的~
就是這種不自覺中的舉動吧!!!
忙了好一陣子的應援~現在...該是回歸寫作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