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捌章> SHINee—All溫*四季...(鉉溫章)

 
「你說要守護你這傻瓜怎麼會這麼難呢?」偏著頭,金鐘鉉微笑的表情裡總是懊惱,揚手不自覺慣性地搔了搔自個蓬鬆的金色髮梢,不同於前陣子黝黑的神祕,腦海裡明明厭煩卻又不得不牢記著醫生從前地叮囑,他頹然疲累地退後跌坐回一旁的電腦椅上。


存在於天使與魔鬼間的性格──
 
總以為自己能夠絕對堅持著,畢竟是打從和李珍基相識以來就從未再發生過的病況!他想著,儘管小時候的姊姊總會安慰著他說──『我們鐘阿~不要擔心,這只是上天忌妒你所以才會給予的考驗,只要放下心來就會沒事了!焦躁的時候、氣惱的時候,只要想想我們都是在你身邊的就會沒事了
……』然而每當他不經意察覺父母親在私下總是格外焦慮謹慎地行徑,難以負擔的心境,還是讓他逃離似地遠遠離開了家中。
 
那麼漫長而放逐著自己的孤獨,似乎也因為害怕著會帶給他壓力,而隨著距離逐漸疏離的親情。
倘若不是遇見了這個傻瓜──明明性格就是怯生生的,卻總是能用一張無害的表情而牽扯住他的模樣。
 
儘管那個萬事總愛和他做對的崔珉豪總愛咆哮:『甚麼啊~金鐘鉉,如果你真有羞恥心的話就別再賴著珍基哥不放!』
 
然而天知道呢?打一開始先伸出手糾纏的人,卻不是他
……
 
 

……
 
 

──『鐘鉉、你叫金鐘鉉吧?!』
 
如果要說印象裡,猶記深刻是那抹在寧靜的黃昏午後,那道不相襯於夕陽過度清朗的嗓音。
要說長相,其實在他眼裡也和其他人並無不同的,好吧~如果硬要說些甚麼,約莫就是那張看起來就因為鮮少運動而比起其他同儕更加蒼白的臉頰吧!
 
──『有事嗎?』然而當時的他只是出無不耐而淡漠的回答。
 
──『我、那個,
……唱詩班的校外演出,我、我們歌詠社想要邀請你加入……
 
──『真是
……話都說不清楚,真不知道你們社團派你來幹嘛?』算不上是惡意的批評,就當他只是坦率地說出心裡話,金鐘鉉壓根早已經厭倦了像這樣莫名的邀請。
 
──『痾,抱歉~可是我
……
 
抬起頭來,就像是全然不懂得退卻的天真,面對自己嘲諷的問句,金鐘鉉明顯察覺那因為自己再次抬起的腳步而焦急的汗如雨下的男人。
 
──『我、我是歌詠社負責唱詩班的組長李珍基,如果可以的話,我代表我們社團真心的想要邀請你。』
 
──『我不要。』簡短打住了一切的句子,在那個快步離去的當下,他總以為那就是他們之前的唯一也是最末的連結。
 

……
 

總是這樣的,沒能和太多人有著連結的打工之後,放眼難以忽略那不知早已等待多久和PUB格格不入的好學生身影,拿起吉他轉身只打算快速從後門離去的金鐘鉉,卻更直接的撞上了另一堵更糟糕的麻煩。
 
──『痾,抱歉。』他說。
 
不是沒有感覺到在校園裡,當那些自稱是學長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謠傳著對他的毀謗,還有故意找碴的麻煩,金鐘鉉漠然低調地說了聲抱歉,反倒惹來對方倚仗著人數對自己的推扯,煩躁抬起冷眼的瞬間,他卻聽見了更多難聽的耳語
……
 
──『聽說你非常顯擺嘛~小子!』
──『別以為能唱上兩句,就和我們拿撬起來了?!』
──『不如這樣吧!為了能讓學弟你表達些對我們這學長的誠意,明天起所有下課和社團的時間,你都到搖滾樂社來陪咱們找找樂子如何?』
 
──『很抱歉,但我沒有興趣。』挪動了腳步,卻再三沒能離去地阻撓,金鐘鉉抬頭再次對上對方不懷好意的訕笑。
 
──『哼!瞧瞧這給臉不要臉的傢伙,怎麼金鐘鉉
……你以為不說大夥就都不知道嗎?』伴隨力道被惡意扯緊了領口,瞪視著對方的眼神強忍著不去興起變化,反覆提醒著自己,這些波瀾不興的嘲諷並不足以值得他迷失自己……『你是因為精神病才轉來我們學校的吧?呵呵~我還真是好奇,究竟人格分裂症的瘋子和一般人到底有甚麼不同呢?』
 
隨著眾人的嘻笑而冷凝的沉默,潛伏內心的厭惡隨著胸口的呼吸起伏,藉由理智強壓下了不滿和憤怒,深呼口氣隨後而來的嘆息,試圖著他讓自己和緩的平靜。
 
 

"曾經也想過只要過著比普通人更低調的日子就好"
 
 

是吧
……在遇見他之前的『曾經』,每當回想到這裡,總會讓金鐘鉉不禁意揚起微笑的過去……當這個不知所以然的傻瓜,莫名地從後頭拿著不知打哪來的垃圾箱,一股腦地朝那正拉扯著自己的學長當頭蓋下的時候──
 
『呀!你真是──還傻在那幹甚麼?快點跑呀!』
 
在那個慘不忍睹的讓金鐘鉉只得咆哮著提醒,想要發火卻又不得不拉著他一塊逃命的瞬間,緊跟在身後的那道陽光,卻也照耀了他。
 
 

수천 번을 돌이켜 처음의 나로 간 순간에──回憶數千次 你初次走向我的瞬間──
가슴 한 구석에 다 앗아갈 네 모습인 걸……你的樣子佔據了我心中的每個角落……
 
 

「李珍基,你這個傻瓜……就像當初抓緊住我的你一樣,對那孩子你也傻的想要給他一份救贖的希望嗎?」望著李珍基難得在睡夢中皺擰的眉宇,金鐘鉉笑著卻也苦澀著他們這些年來相處的變化,「傻瓜一樣的你就不能像當年一樣只是緊隨著我了嗎?」低鳴著,當他不自覺又輕哼起最初和他合唱的歌曲,然而明知儘管已經回不到最初了,他卻不得不承認的……陷入了愛情之中
 
 

가까이 있는 널 사랑할 수 없는걸 알고 있기에因為我知道 無法去愛近在身邊的你"
바라볼 없는 기다림이 너무 힘들어等待著無法只望著我的你 像這樣的疲累"
널 사랑할 수밖에 없었던但除了你 我無法再去愛任何人"
그 나를 이젠 알아줘요──現在我明白了這個事實──
 

이룰 없는 사랑도 사랑이니까無法實現的愛情 也成為了愛情。"
 
 
 

 
 
 

*
"我愛過的名字"屬於李珍基的歌曲.那麼獨特的
儘管和另外四個弟弟一塊合唱著.卻在李珍基閉上眼時.成為了僅剩下獨自一人的孤獨
總是想要寫著最內心的孤獨還有感情.卻總是失溫的更多
就像看著正望著窗外的金鐘鉉.突然的.也更加的寂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