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躍動的貳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漂浮在僅存海濤聲的平靜上,任由刺目的冬陽直射進自己不再如從前清晰的雙瞳,下意識因為自我保護而瞇起的直覺反應,令緊抿的薄唇終於的發出了嘆息……
 
只因擁有著不死不老的能力,這漫長日子以來不斷匿名的重生、和被誤認為怪物般的逃亡,早百年前因為意外而分散的夥伴,已然憶不起的開端和不死的最初,讓他逐漸開始迷惘起了自己在這世上漂流的原因。
 
也曾不只一次的陷入晦暗的情緒,當白晝又一次地轉換成了黑夜,茫然不知所終的目的,究竟是為了追尋一個甚麼樣的結局?
 
 
『因為你承諾過要對我負責的。』
  

 
閉上疲倦的雙眼,在最最絕望的時候,突然浮現腦海的嗓音,隨著睏倦吞噬意識的前一刻,他不自覺地輕喊出了那樣的一個名字──「泰民吶……」
 
隨著靠岸的擱淺,感受著背下異於平時格外顯得凜冽的溫度,站起身來拍拍身上沾染的砂塵,黏附在掌心裡透明結晶的雪白,讓他抬頭仰望了天空。
 
「下雪了嘛……」輕輕淺淺自然地發出感嘆,邁出了蹣跚的腳步當他再次地走向滿布風雪的其中,眼看著眼前無邊模糊的蒼白,猶如自己從未能夠預想的未來般,再一次包覆考驗著他。
 
 
──
 
 
「唔~」一股源自於胸腔裡傳來的惡寒,從那早已是空蕩失去了心臟的地方,衍伸而上令得蒼白的兩頰,讓泰民幾乎恨透了這樣的自己……
 
是上天惡意的嘲笑嗎?數千年來一再重複卻不算偶發的刺痛感,距離上一回似乎又近百年了吧?沒想去計算和回想的,發身在自己身上這壓根無法治癒只能夠咬牙忍受的痛楚,彷彿再次欲將身體拉進深淵之下的寒冷,幾乎被疼痛駕馭了理智他禁不住開口地咒喊。「該死的!珉豪,你說究竟我、我為什麼會是這樣?」
 
聽著近乎咆哮的怒喊,崔珉豪皺著擔憂的眉宇卻只是沉默地走近,不同於初幾回看見泰民發作時的慌亂,驟然鎮定伸出的雙手挾帶著聖光般的溫暖,祝禱般輕捧住眼前顯得格外冰冷的兩頰,「如果能減輕點你的痛……」隨著探入唇舌的熱燙,他想……一切都會是值得的。
 
不明白的,當身體不自覺奢求般,汲取著對方傳送而來的氣息……
 
神之子──那個曾聽聞出現在他們所創造的『人類小屋』外頭,因為長老的派遣而到來的同類對於珉豪的稱喚,一個不同於自己,原本該是活在光耀下的角色……然而為什麼呢?當泰民回想起自己從這個不安的世界再次甦醒的開始,那總是因為不安而來的焦躁、偶發厭惡的崩潰失控的情緒,總是用著不容質疑渾圓簡潔的那樣一雙眼睛,他竟也就這樣一直的陪伴了自己。
 
印象中那是泰民第一回察覺自己異常模樣而來的暴躁,咆哮著甚至當他要他滾出自己的視線範圍的那天──原以為會就這麼離去的,然而這個比他高上了些許的男人卻只是伸出雙臂圈抱住了自己……
 
『泰民啊~你是我一直以來只想守護的唯一,過去我們曾經擁有最好的默契、還有最深的情誼……儘管……』蹙眉的停頓但總還是揚起的一張寵溺笑臉,『或許從前的記憶你已經想不起了!但往後只要你願意,我會成為你最信任的夥伴、依賴……成為那個到了世界盡頭,也不會因為短暫的生命而留下你的人。』
 
 
──就算到了世界的盡頭我也不會放棄!
 
 
迴盪過腦海那似曾相識的語句,當泰民睜開因為疼痛而模糊的雙眼望著眼前守護的他……
 
「會重新愛上的……」
 

相濡以沫之餘,卻又因為心的遲疑而緩緩離開的唇,不自覺脫而出那恍若有人在心上承諾過的一句──卻也如針般刺進了珉豪的心裡。
 
「泰民啊~倘若這就是你所選擇的因……」帶著憐憫的情緒,卻不知是對他亦或是自己的苦澀嘆息?崔珉豪伸手撫過眼前那一雙好不容易才回自己身邊的眉眼,「那麼放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你去承受這樣的一個果。」
 
 
 
 
 
 
 
 
 
 

*----------------------------------------------------------------------*
對於崔珉豪.他似乎是我文章中永恆不變的男二
或者就是那樣的性格吧~就算想要數落著他是自私~都說不出口的那份堅持和付出
歷經千年始終都在身邊陪伴的那樣一個角色!
即便開口說著最最善意的謊言說到底卻只是為了一個渺小的希冀
如果愛上的人能夠是我就好了…”即使要背負上欺世的罪
然而在愛情的迷宮裡~又有幾個人能寫下完美無缺的章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