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7>INFINITE—鉉圭/吐司(烈洙)*Back.

『倘若到了最後我沒能夠守護住他脆弱的心……那麼,也請你盡全力的,替我保有住這個曾經為他所愛的世界!

 
幾乎能夠感受到冰雹落下的刺痛,當李
成鍾站在那一直都該只是自己想像的夢境中,望著那隨著洪流和烈焰一點一滴崩壞的天地,不明白地腦海卻又回想起早先前南優鉉抬起頭對著天際的喃喃自語,明明該是看不見他的不是嗎?然而在這樣的一個瞬間,他卻又似乎是懂得了對方的託付。
 
那麼深深戀著,就連同對方所祈禱的世界也想要守護住的愛情──這樣的一個『惡魔』?
 
隨著一抹飄落在掌心裡莫名的感觸,低下頭,李
成鍾眼眶泛紅地察覺那像是充斥著最後一絲交付力量的羽翼,那樣黝黑著卻溫暖的比天使更勝的溫度,生平頭一回專注著幾乎覺醒的心力,猶如天賦而來的本能,讓他不自覺地低喃出反覆的咒語──
 
 
──I want you back back back.
──back back back……
 
 
隨著咒語逐漸凍結的畫面,那麼停駐在眼前的身影,終於能夠清晰重疊在自小到大的夢境裡。
 
「這便是你們招喚著我而來的原因嗎?」即便是傳說中的故事亦或者是夢境都過於辛酸了,當李成鍾感覺自己的兩頰滑過了淚水,滴落在那已然焦黑的土地上……
 
似乎明白卻又懵懂著,倔強地抬手硬是抹去了淚水,沒能回歸現實的哀傷夢境下,他像是自然地等候著對方的回答。
 
「別哭孩子……這並不是一場只能破碎的夢,當你來到這裡成為了我們的救贖……」隨著白色羽翼的再次飄動,甦醒在幻境中的聖天使緩緩地抬起了頭,一雙細小卻而憂傷的眼睛裡像是盛載了千年來的希冀和想望,清冷無波的嗓音裡,存有著僅和他們一同經歷一切才能聽出的哀慟。「等待了千年終於能夠重疊的時間裂縫,我能感受到的──唯有你,能夠讓我的戀人重生。
 
「真的嗎?優鉉哥他真的有機會活過來嗎?可是我──」期盼下卻又突然地語塞,李成鍾攤開了掌心低頭隨後便愧疚地搖了搖頭,「可是我只是個沒有甚麼能力的半覺醒者啊!像這樣的我又有甚麼樣的力量可以幫得上你們呢?」
 
「是嗎?孩子~側過臉看看在你身後那對黝黑的翅膀吧……」
 
不明白地回過頭,錯愕下,當他隨著對方的提醒而驚覺了自己身後的羽翼。「所以我、我最終成為了惡魔嗎?!」隨心地揮動展開著背後的翅膀,李成鍾這才察覺到自身體裡不斷湧現出不同於以往的力量。
 
「時間的魔~當這個傻瓜用著自己最後的力量指引了你,或者該說是上天的旨意,讓他遇上了儘管千年都未必能尋找到一個和自己擁有相同能力且吻合的你……」沉下單薄的眼皮,儘管是漫長的等待卻依舊沒能停止衍伸的心痛,金聖圭凝望了眼那像只是沉睡在自己懷裡的身影,即使微揚卻依舊寂寥的唇角,深深地吐露出內心的嘆息。
 
「所以現在的我能夠為你們做些甚麼?」不明白地偏著頭,隨著對方招喚的指引,李成鍾挪動著腳步來到兩人跟前,一切猶如自然般當他伸出左手覆蓋在南優鉉死寂的胸口,隨著掌心中倏地灼熱四射的光源,他竟奇蹟似地開始感受到在那冰冷肌膚之下的心臟跳動。
 
「聖圭哥你看──」極度欣喜下李成鍾連忙抬起頭。
 
「噓~還不是這個時候呢!耐心點……」低喃著提醒,金聖圭小心翼翼地探出手,交疊在孩子流釋出力量手背上!透過源源不絕的光源當他逐漸感受到源自於下方一顆心臟的跳動,逐漸復甦在四周的色彩,也另他憂慮的臉上終於有了第一抹的笑容。「優鉉,醒來吧!重拾回屬於你的力量,無需顧慮地再一次守在我的身邊吧!」
 
 
……

 

 
李成鍾從未想過自己究竟是在一個甚麼樣的夢境,當他逐漸不再是夢裡的主人,欣喜著同樣也能感受到南優鉉逐漸強烈的心跳──〝就要能夠重生了吧?〞不適著身體幾乎就要昏厥的疲累,他意外地聽見了耳畔一道孰悉的呼喊。
 
「成鍾、李成鍾──」
 
「東雨……哥?!」無須思緒就能認出的嗓音,沒能察覺自己虛弱的語氣,李成鍾不明白著對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夢裡的望向他,隨著視線越漸模糊地隱約察覺在那後頭似乎也正急奔而來的兩道身影,朦朧在耳邊的提醒,卻也教他感受到手背上的壓迫。
 
「快點離開那個人,成鍾──在這樣下去你的力量會被他給吞滅的!」
 
「可我……沒法……」試圖掙扎但只是徒勞般浪費著氣力,李成鍾驚恐地看著眼前一道倏地將大地撕裂的雷電和風雨。
 
「成鍾!」急喘著趕來,卻只見到如末日般場景的畫面,李成烈心急下只能站在險境邊對著分隔的另一端大喊。「對面的傢伙,我不管你是神還是魔,總之──現在立刻放開我弟弟!」
 
「哥……」在沒能有力量支撐住自己,李成鍾跌落在地上,回過頭的對視裡,仍是滿滿地不解。「為什麼?」當他疑惑的感受到自己的虛弱,「這難道不是我的夢境嗎?為什麼你的力量,卻能夠操控這一切?」
 
「對不起了孩子……當你的力量和優鉉相結合的那一剎那,重疊的世界也將我們帶回了現實。」當金聖圭瞇起了細小的眼皮抱歉地嘆息,「即使你的善良讓我感到愧歉,但如果不能完全獲得你的力量我便會再一次失去他的,即使再痛苦、就算要背負背叛的罪名我也不在乎,倘若沒有他……那麼,這個世界對我而言就算是崩壞也無所謂了。」
 
「所以……身為天使的你就利用了我?」不可置信,李成鍾睜大了原本晶亮的眼睛。「從小到大,讓我不斷地看著你們的愛情,然後再愚昧的給自己身邊的人帶來一連串的滅亡?」深吸口氣地閉上眼,在他向來無慮的心裡頭一回、卻也像是最後一回,有了深深愧疚的想死的情緒。「聖天使,你真的好自私……」
 
無法回應眼前直率卻清澈的眼瞳,金聖圭側過臉避開了李成鍾的目光,「不是的!自私的不是我,你該怨的是這數千年來天地對我的愧歉……是你們、是這天地宇宙虧欠了我的!孩子你聽我說,只要你願意捨棄自己讓優鉉醒過來,那麼我願意承諾,我會讓世界恢復成原本安樂模樣的。」
 
「是嗎?真是值得的交易呢……」絕望中,李成鍾深吸了口氣,好讓模糊的視線能夠望見遠處那正在湍急洪流和暴雨中因為自己而陷入險境的身影。明明就是無關血緣的兩個人不是嗎?總是沒能說上好話、厭惡、甚至被自己無視的那對兄弟。〝東雨哥、明洙哥,過去真是對不起。〞在那驕縱的心理,難以掩藏的苦澀,
 
「成鍾啊!你一定要撐住,大哥很快就會過去救你了。」隨著雷電交加的閃爍,映照在李成鍾眼裡終於教他眼眶濕潤的身影,隨著淚水的滑落,當他望著那搏鬥在險峻的懸崖邊,自小總是為了保護著他,而顧不得自己傷痕累累的哥哥。
 
「哥……」難以想像的結局當李成鍾低頭緊閉上了眼──「倘若因為我的犧牲,能夠喚回所有的一切……在曙光能夠再次降臨的黎明前……」因為大地陷入黑暗而看不清的神情,不同於以往的口吻,也似乎因為沉重而沉穩了。
 
就像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跳動般,當金聖圭殘酷卻也冀望地看著眼前由透明而逐漸吻合為一的身影……沒能回頭、卻也無法捨棄的一切……〝會結束的!〞當他這麼對著自己說,在能望見惡魔幸福的笑容之後……
 
 
〝所有值得的犧牲〞
 
 
「我說了等我!李成鍾──」亟欲著向前卻敵不過大地力量的李成烈吶喊著絕望,回想自小到大總是最倚賴著自己的記憶、那麼單純而直率的弟弟,回過頭,他只是愧疚地望了眼那因為緊隨著自己而同樣陷入在險境中的戀人,「明洙啊……雖然抱歉,但是我先走了。」
 
張開雙臂,當他釋放起足以讓身心覺醒的力量,因為包圍在過度施展火焰中而猛地展開的黝黑翅膀卻因為烈焰而灼燒的反倒火紅,踏出腳步當他灼痛但又無法停佇地揮動翅膀打算橫越過眼前的斷崖,倏地緊靠上自己身側的驟降的冰寒卻令他有所錯愕。
 
「明洙?!」
 
「認識你的最初我就明白你不該是普通的麻煩。」明顯清冷的口吻,當金明洙露出一臉迫於無奈,卻比暑夏都更加溫暖的笑容,「但是既然你都肯定了我會成為天使,那麼我也只好覺醒來拯救你這個傻瓜了!」
 
閉上眼感受著四肢百骸傳來像要包覆住心臟般的凜冽溫度,展開翅膀的瞬間依舊不變的是那雙僅只對他微笑的眼睛,「走吧!即使最討厭不知道的結局,但這次,我陪你。」緊緊牽握住李成烈不同於自己灼燙的雙手,終於能夠放下心底的釋懷,他揚起總是冷傲的語氣,回頭對著那正吃力著獨自奮戰在雨中的身影。「那麼東雨『哥』,這裡就拜託你了,可別我們回來了卻見不著你啊。」
 
「嗯?!」深陷錯愕的苦戰中,因為心裡的激動而更顯得傻氣的表情,沒能空出手的他放聲地僅是吶喊:「啊!李成烈──除了救回成鍾之外,別忘了也要讓我弟弟毫髮無傷地回來。」
 
〝謝謝你了,東雨哥。〞
曾經總是質疑著自己存在的意義,當真實不過的親情和愛情重新地帶他領悟了生命,至今懂得了愛的他終於也明白了父母親當初隨著彼此而焚燒在烈焰中的心境,而今降臨在自己面前的選擇,卻也只是甘之如飴。
 
 
──唯有你的回歸能夠解救我!

 

 
金聖圭沒能想過有人能闖進他藉由天地所設的結界裡,莫不成是因為血親的原因他想。
隨著那因火焰而來的力道瞬間被震退了些,眼見自己所期盼幾乎就要合而為一的身影,他無視胸口的疼痛只是一昧地阻擋上前。
 
「我不管你究竟的目的是甚麼,總之讓開,把我的弟弟還給我!」挾帶著心急的火氣一把推開了阻撓,李成烈幾乎難以相信,眼前這個看似毫無自保能力的天使,竟然會是招來這一切天地破壞的主因?沒能多想地越過他直奔像那正壟罩在閃爍暗影下的晃動身影,難以分辨只得伸手試圖拉回自己弟弟的瞬間,卻又猛地被突如其來的結界光芒給震攝了開。
 
「小心!」直覺不妙地當金明洙立馬上前推開了他,直覺刺痛心肺的悶痛感讓他竟然的嘔出了鮮血。
 
「明洙?明洙!金明洙你沒事吧?」連忙攙扶著趴跌在自己眼前的身影,驚覺那沾染上衣間的血紅,令成烈亦加的慌張卻也憤怒,站起身來回頭直覺走向那正低頭釋放著結界力量的罪魁禍首,一把掐緊著金聖圭看似毫無反抗能力的頸間,集中於另一掌心的力量,順著惱火的氣勢毫不猶豫地揮擊上前。
 
即使要面對所有的疼痛也是自己所必然需要接受的!沒能施展多餘力量自保下金聖圭明白地只是緊閉上眼,毫無動搖的意念只是加諸在不遠處那衍然合而為一的身影四週,近乎就要實現的心願,讓他儘管抱持著歉疚也沒能後悔半分。
 
〝住手!〞
 
停駐在那即將重擊上的瞬間,卻又僅止是光與影瞬間的轉換,受困於手腕突如其來的阻撓李成烈猛地回頭,沒能回應過那張不熟悉的臉龐,他奮力地將手中的力量狠狠地轉向對方。
 
「不可以!」
「不可以……」
 
隨著對方模糊晃動的形影,當李成烈聽著耳畔來自明洙口中不同於金聖圭的勸阻,不明白看著那倏地自身旁一抹衝上對方身側的焦急,他卻也察覺周遭似乎因為那被稱之為『聖天使』傢伙臉上初見的微笑,而明顯停頓下的天地咆哮。
 
「你沒事吧?優、優鉉?」帶了些仍有的憂慮,金聖圭幾乎能夠感覺到自己狂跳在心口的等待,看著對方偏著頭稍作思考的懊惱而幾乎破碎的渺茫,卻又因為對方那隱隱發出的暗笑,而揚升了希望。
 
「不是說好你是愛我的嗎?怎麼一轉眼就把我給忘記了阿~我
『健康快樂』的聖天使……」
 
 
──當早以為被遺忘的記憶
──一個個的被找回
──就算季節變換 我也追趕上它
──將你重新擁抱在懷裡
 
 
如同第一眼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笑容,難以抑制的思念,金聖圭攤開雙臂地張開了擁抱,隨著多少個暗夜夢境裡的期待,終於能夠感受的,是眼前真實不過的體溫。
 
「可惡……可惡的你這個明明承諾過卻拋下我的惡魔……」懷抱在黑與白之間的孰悉溫度,當惡魔聽見了天使的哽咽──
 
「呵呵~好不容易我醒來後你怎麼又哭了呢?我這不是正守著你嘛?」只是心裡的不明白,當南優鉉抬起頭,瞧見了四周焦黑一片的黃土……以及不同於先前廢墟般崩壞的世界。
 
不同於金聖圭的欣喜,緊握著手心裡的憤怒,李成烈焦急四處張望卻沒能再看見弟弟成鐘的身影,難以理解將眼神停滯在
南優鉉比自己更加黝黑的翅膀上,幾乎已然確認的答案,卻又讓他無法承受。
 
「該死的你們──」
 
「不要,成烈!」蹌踉地爬起身,金明洙意外阻止地拉扯住他
「那個人……也是成鐘。」
 
「成鐘
……這個人?……不可以……這個人、這個人怎麼能代替了成鐘……啊……把我的弟弟還給我!」崩潰著難以接受的現實,李成烈揚起烈焰般的翅膀瘋狂似地朝金聖圭衝了上前,然而卻不敵南優鉉守護在一旁的速度,望著對方較自己更為迅捷的敏銳,飛快旋至半空中的交手,只是讓他再次挫敗地震退開。
 
……
 
不明白著
,南優鉉望著眼前少年的怒吼~那似是怨怒著恨不得毀滅卻又害怕傷害到他絲毫的矛盾。只是來不及辨別的,當他隨著對方瞬轉至身側的眼神,一把連忙緊圈住身側那總是遲鈍的天使,飛快交手而退卻至半空的暇餘,映入眼簾的大的景象卻比對方無解的話語更加地讓他震駭!
 
「聖圭,這是你一直以來守護的世界嗎?怎麼會──」停駐噤口地望向緊靠在身旁同樣低頭不語的神情,猛然襲進腦海的可能,讓他幾乎地驚恐。「不、不可能的!你不是總說這片充滿著萬物的天地是你最大的驕傲嗎?你怎麼能──」
 
「優鉉!
那些……那些對我都不重要了。」偏過頭去,不願回想卻又擔憂銷毀的,是過往那個在他記憶裡的自己,金聖圭儘管阻止了他的探問,卻也沒能在對望上那樣一雙總是笑望著自己的眼睛。
 
逐漸凝滯的沉默,當彼此懸浮的腳步伴隨緩慢收起的羽翼再次踏上眼前焦黑的黃土,驚愕地驚覺身側正選擇停駐在金明洙身前的戀人,金聖圭的心裡不由得地昇起了恐懼。
 
「你能告訴我,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嗎?還有,你剛才
……和這男孩說我是誰?
 
 
……
 
 
隨著戀人亦加緊握卻冰冷的掌心,南優鉉閉眼沉默地聽著對方所敘述的一切,在自己沉睡著還以為僅是短暫的夢境裡,時光的流逝和等待竟又是如何折磨著身旁那原本最最單純而脆弱的心?
 
「是你,是你的愛讓你的戀人從天使一步步變成僅帶給萬物毀滅的惡魔,讓他利用了成鐘那孩子對你們最最單純的信任,進而奪走了他的力量還有他的軀體。」
 
再次睜開了雙眼,卻是紛紅的酸澀,當他回望著身邊的戀人
……
 
「優鉉,你不要聽他們胡說!你知道的,是那孩子、是那孩子來到了我們的夢中,是你說過的──只要我們能在一起……我不在乎自己是甚麼模樣的!」
 
「人們總說
『惡魔不會真正愛上天使,因為他們想要的──只是那顆能夠期許天地美好的心跳。』」透過深深的凝望,而像要將心給看穿的檢視,比較起閃爍在陽光下,更加赤裸著閃耀在暗夜的坦誠,當惡魔揚起苦澀的唇角。「然而你說過的吧?總是只能為世界祈禱的心,倘若這片天地是因你而變幻,那麼我的愛是促使你的心變成焦土的原因吧……
 
「不是的,我
……」殘酷的,因為愛而無法辯駁的證明,當金聖圭膽怯的顫抖。「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一瞬間隨著眼淚而驟降的雨,就像失去他的那日般傾瀉著,唯有不同於往昔依舊緊握的手,現今卻存在的如夢境般教心擔憂。
 
「不要
──成烈!」劃破了凝滯,卻沒能阻止憂傷的叫喊;金明洙伸出手,卻沒能阻擋下烈焰中的腳步。望著眼前最最哀慟的天地,恍若當年父母親的記憶,終也讓他不忍卒睹。
 
金聖圭不能理解眼前一切的發生,當他睜大眼望向眼前緊抱住自己的戀人──明明該是能夠輕易避開卻刻意不做閃避的反常,令他惶恐著掙扎卻扯不開對方,隨著烈焰般的攻擊襲上對方的瞬間,那樣的刺痛,卻也如火般沿燒進了他的心。
 
「不可以~南優鉉
……」當他終於能夠地推開了對方,卻又絲毫無力地亟欲牢抓緊他,「你不可以這麼自私地放開我、你承諾過我不會離開的……
 
皺著眉,當惡魔卻也因為天使的哭喊而心痛
……
 
「聖圭啊~」即便闔上眼再次睜開的,卻依舊只是烈焰和暴雨的絕境。「不管別人怎麼笑話著我們的愛情,但你是明白的吧……我對你的執著,並不是為了讓你失去所有──而存在的。」
 
「不可以
……求你,我再也無法承受了……這樣漫長卻沒能有你的日子……
 
 
──懇求你 別將我
──像快速來去的春日中 那吹拂的微風般 棄於身後
──Can you save.Can you save me!
 
 
「聖圭啊~對不起……
 
倒映在眼中,當金聖圭已被淚水朦朧的視線清晰地望見那道像是隨風吹得晃動的身影,一瞬間猶如畫面裡被抽離的色彩般,將要剝離的靈魂,讓他想起了最初源自於一切的分離。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要是我的孩子……』在成為聖天使前屬於母親的哭喊~
聖圭啊~對不起……』還有在註定了命運後父親所留下刺痛的歉疚和遺憾
 
 
如果當時的自己能夠更加坦誠地哭喊出內心的悲慟就好了、如果那時候能夠更勇敢地拉扯住他們的雙手,更加強烈地反抗著自己的命運,那麼這樣的他,是不是就會有所不同?
 
停駐下了眼淚,金聖圭真摯而堅定地伸出手。「如果這是你的選擇,那麼請帶我走。」
 
「聖圭你──」
 
「這是我唯一能夠倚照自己心意所做的決定。」
 
擺動著揚起那因為沾染上烈焰餘灰而不在雪白的翅膀,即便是天地看來都墮落的選擇,對他而言卻是終於明白的重生。喜悅著,隨著手心牽握住的力道而再次貼靠近對方的心跳,即使再也沒有了下一個瞬間,他也感謝著這一刻的美好。
 
「聖圭啊~」
 
「嗯?」
 
「你說當世界沒有了『聖天使』之後,這些孩子能夠守護住這片天地嗎?」
 
「會的,如果擁有我的祝福的話。」閉上眼,低頭著再次祈禱。隨著天際逐漸散去的烏雲
、停住的雨滴,直至再次聞見花樣的香氣。「優鉉──謝謝你,謝謝你拯救了我。」不急不徐卻儼然即將隨風飄散的當下,他迎上了那雙僅映照出自己的眼眸。
 
「傻瓜,我只是愛上了天使而已
……」低下頭,南優鉉同樣感謝的回覆著。親吻地覆蓋上心裡始終最最珍惜的純粹,溫暖著彼此唇間最末的溫度,隨著逐漸透明在微風中的身影,緩緩地消散於彩虹劃過的色調中……
 
 
──
你和我的記憶
──Save me.
 
 
 
 
 
 
 
 
 
 
 
*----------------------------------------------------------------------*
我其實一直都有在寫文的.只是最近速度比較慢~(根本是龜吧?!)
書上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
“我們總是會失去! 但偶爾我們會感謝那份失去”
“因為失去 讓我們明白彼此的美號.也因為失去 讓我們能察覺身旁的美好”
很喜歡Back這首歌…即便有人說這歌詞沒有半點意義?!
然而或者又需要些甚麼意義呢?就像我們不也在面對最痛的失去時
,反覆著旁人無法懂得因而顯得無意義的對話?
那些儘管我們哭喊.悲鳴著…卻都沒能再回來了一切…
矛盾的卻是曾經所有的記憶—那教人們沉淪卻也唯獨能夠救贖的原因
PS.發現自己的每篇文章有越來越偏長的跡象…這樣該算是一件好事嗎?
其實我真的有打算慢慢把文章補完的…只是人老了身體真的也不好了!
說穿了反正也沒多少讀者嘛~我就這麼下去的慢慢龜好了~(大笑)
然後正確說來應該還有一篇短的完結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