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827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拾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有多久不曾夢見這樣的景象?"
 

低下頭,當金力燦望著自腳下環繞在週身的螢光,似乎是從認識了隔壁的鄰居開始吧……越漸減少像這樣明知是夢卻依舊窒悶的心境!
 
不明白地將目光移向遠處,偌大的彷彿象徵天堂般的羽翼壁畫上,難以忽略佇立在前頭一抹似曾相識的背影,隨著對方緩緩展開的翅膀,呈現眼前柔和著淡紫色的光芒,金力燦意外自己並不羨慕著!
直覺一切就像是基於自然般緩緩舉起了臂膀,沐浴在聖光中的他抬頭,感受隨飄落在攤開掌心上的羽花而緩緩融入肌膚裡的璘光,猶如記憶中著自己已經重複這麼做過數百回似,他順著日光悄悄閉上了眼睛。
 
『力燦哥,不可以!』
 
突如其來,當他聽見自遠處傳來難以忽略的嗓音,就像要敲醒心底的警鐘一樣,金力燦試圖著睜開眼睛,感受到體內心悸的難受卻始終沒法子甦醒,逐漸圍籠在四周劇烈升高的溫度,就像要鎖住呼吸的窒息般,令他嗚咽地掙扎。
 
「哥、哥……」慌忙的淚水幾乎就要奪出眼眶,緊握住金力燦高燒不退的雙手,崔準烘在焦急之下,卻只能夠不斷地喊著他。就算到現在回想起來依舊止不住全身顫抖著,在那個還以為自己就要失去他的瞬間,如果不是身後那猛地拉扯住自己的多管閒事,天知道他有多麼希望自己也能夠上前,像文鐘業那樣的維護住他。
 
 
"
不要帶走屬於我的唯一!"
 
 

一瞬間,準烘這麼在心裡吶喊著,面對這個自出生便奪走自己所有事物的上天,他所乞求的,也只有這麼一個唯一……
隨著落日前那抹教人幾乎睜不開眼的曙光,過分刺目下當他強睜著雙眼望向那終於奇蹟般停止下來的恐懼,帶著無法思慮的心他比誰都飛快地衝上前。
 
「哥……你不要和我玩了,快點醒來好嗎?」坐落在白色的床畔旁,當他再一次地喊著。
儘管醫師說了──『儘管沒有外傷的大礙,但就這情形高燒不退可能會影響到神經上的問題。』望著護理人員再一次加注進點滴裡的液體,手中始終灼熱的掌心,讓他一直以來提醒的堅強,終於地潰堤了下來。
 
嗚~趴跌在金力燦身側,孩子般當他無助地發出嗚咽。
 
「準烘!哥他──」焦急地推門而來,劉永才一路的腳步幾乎是不曾停歇,一直以來始終默默守護在遠處的,沒能想見當他接起電話卻聽見了這孩子哽咽地說著力燦哥出事的當下,衝進房內險些就要脫口而出的──慶幸著冷靜的腦袋在最末一刻還能自律地想起,在現實中的自己與金力燦並不曾見過面的肯定,凝著臉快步地走向床畔旁,腦海裡響透著自己必須要的沉著,他伸出手,安慰地拍了拍那正啜泣中孩子的肩膀。「沒事的!會沒事的,準烘……別哭了,先冷靜下來告訴我,醫生說『你哥哥』他現在的狀況好嗎?」
 
嗚嗚咽咽之下,當他聽著崔準烘說著醫生方才交代的事項,不明白地走向那既然已經沒事卻為何沒能清醒的金力燦身旁,強制下自己內心的焦躁,劉永才皺起沒望著那樣一張像是正在處極端痛苦中而蒼白的臉頰。
 
「準烘啊!聽話先去洗把臉好嗎?既然醫生都說得要等待了,那麼我想等你哥醒來鐵定也不會想要看到你這一臉憔悴模樣的。」
 
用著溫醇的嗓音勸說,只有自己能夠明白的心裡卻因為床上那張慘白的臉頰而更加揪緊,他催促著,好不容易才看著孩子走出門外的背影,連忙地將手移至到金力燦燒得熱燙的額上,凝聚著心神閉上眼的當下,他深沉地調整著呼吸,直至幾乎和他同步了心跳的頻率裡,他終於瞧見了他……
 
 

──力燦、力燦哥──
 
 

穿透窒息的空氣,由遠而近,當金力燦佇立在無法甦醒的夢境中卻意外聽見一道柔喊著自己名字的嗓音,感受似乎因為對方的接近而再次流動起的氣流,隨之覆蓋住自己眼額上的雙手,如同救贖般頓時瓦解了他原本就要窒息的恐懼。
 
呼~終於得已呼吸的長吁了口氣,隨著對方掌心像是吸取去身上那灼熱高溫的不適,伸出手,依憑著沒能睜開的雙眼和惟一能感受到的光暈中摸索向前方,金力燦卻意外撫觸到在那明該是微笑著的兩頰上,無端流下的眼淚。順延著流淌過手背的熱度和憂傷,不由自主的他搖了搖頭,像是內心強烈的吶喊著不能夠這樣的不安,急欲張口下,他卻又聽見對方過度溫柔的回應──「已經沒事了,力燦哥……不要擔心,只要有我在,任憑他們誰都沒有辦法傷害你……所以哥,不要擔心地睜開眼,我們都等著你呢。」
 
源自於心裡的熟悉感,金力燦放下繃緊的情緒隨著眼前挪動的掌心再次試圖睜開眼睛,不明白地聽著耳畔逐漸清晰的呼喊,耳畔帶著些許嗚咽的哭腔,逐漸揮開了迷濛後,他終於能夠看清在眼前的一張臉龐。
 
「準烘啊……怎麼啦?好好的怎麼哭啦?」
 
「哥!」在喊出的瞬間便上前撲抱住他的模樣!
 
感覺在頸間因為啜泣而微微的顫抖,他輕撫過孩子近日不知為何莫名拉直而削短的髮。
 
「你嚇死我了……
 
「傻瓜,沒事了,你看哥這會不是好好的嗎?」退去了灼熱的暖度,金力燦用以掌心輕拍著那逐漸長成比自己更來得寬闊的肩背,環顧了四周發現僅有自己一人的病房,仍帶著灼痛感的嗓子開口,回想事故發生的最末,內心不安下他稍稍退開了些,「準烘啊,文教授呢?我記得出事的當下他是和我在一塊的不是嗎?如果我沒事的話,那他──」
 
「那人沒事的,如果你問的是和你一併送進來的文鐘業的話!」幾乎能夠斷定,劉永才發自內心嗤之以鼻的回答。「方才來的時候我湊巧聽見醫生說的,以他的體質晚點醒來就能回去了。」幾乎是一踏進這房裡就感受到另外那兩人的力量,那些肉眼無法所見卻圍繞在四周銀灰色結界的光芒,是鄭大賢那傢伙設下的吧……那個從最早便自以為是金力燦守護者卻老是和他看不對眼的自負鬼,如果有心守護的話就該寸步不離的待在一旁不是嗎?該死的這會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的話,現在的他們又該怎麼面對再一次失去力燦哥的痛苦?
 
「這樣啊……那你……咳咳
……不好意思你是……」儘管放下心來,卻對眼前的人有著更多的疑惑,金力燦禁不住沒說完的話卻又因為乾澀的喉嚨咳了起來,感受一旁孩子輕拍著自己背部焦急的掌心,瞇著幾乎泛淚的雙眼卻沒能止歇的咳嗽,隨著對方流暢地將水杯交握在自己手中的動作,啜飲了一口才終於停下的片刻,他聽見對方同樣輕咳了兩聲後的明白。
 
「您好,我呢~我是準烘補習班的助教,我的名字是劉永才,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喊你力燦哥嗎?」睜大的渾圓雙眼裡,有著僅有自己才能明白的期盼,劉永望著那同樣直視著自己的沉默。
 
「你……」當金力燦遲疑。
 
「嗯?」
 
「沒、沒甚麼。」不明白那張令自己有些猶豫的神情,金力燦搖晃了下腦袋,直覺自己真是恍惚了。感受發自於內心一種強烈矛盾的疏離和親近感,不知為何總沒能開口說上個『不』字之下,他抿著極度輕淺的微笑!試圖想要看清那雙正凝望著自己的眼睛──溫柔地幾乎讓人直覺孤寂進心底的憂慮,讓他忽略心裡糾結的放下了釋然,「那麼,我也可以這樣叫你吧?永才!」
 
當日陽的餘光落下,唯一能夠點亮黝暗的月亮升起,劉永才安撫地摸摸一旁依舊處於惶恐中孩子的髮……「當然,力燦哥,往後如果你和準烘有甚麼麻煩的話,不用擔心我會好好幫著你們的。」
 
 
 

 

  
 
 
 
 
 
 
*
 * * * * * * * * * * * * * * *
意味不明的出現
看似完整卻又不全然的靈魂
天使文裡最末一個出現的天使???
然而即使是最末出現~卻像是比誰都更早守護在身邊的角色!!!
如果能夠連深愛的人的所愛也都全數守護著寬容的永才??
~因為某些生活狀況和處理應援事務~實在是耽擱了許久沒能發天使文了
真不知道這篇之後能夠好好寫些文章的時間又會在哪了!!
請大家再給我些時間~會好好繼續邁向完成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