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7>INFINITE—鉉圭**Paradise!

 
〝只因天堂太過荒涼……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們就一起逃跑吧?」
 
「我才不要呢!」
 
「為什麼?」
 
「因為人人都說惡魔不可靠啊……我在這裡已經習慣了,和你一起我要是餓死的話怎麼辦?」
 
「呵呵……」
 
「笑甚麼?」
 
「你會和我走的!」
 
「才不會!南優鉉你少臭美了。」
 
「到時你絕對會捨不得我的!」
 
「到時候我是不知道……但我現在是真不曉得你這過頭的自信心究竟是打哪來的?」
 
「那是因為我的天使正仔細的看著我啊!」
 
 
──我愛你 "你是這樣的"
──或是不愛 "不!你不會這樣的"
──會愛的 我眼裡只有你
 
 
金聖圭從沒想過這樣的玩笑話會有必須面對的一天,即便在心裡他其實比誰都來得清楚明白的──當自己的心全然戀慕上對方的這天,不在只是淡然著替萬物祝禱的這份多餘悸動,也將成為自己終將消失的原因……
 
「健康快樂我們今天──」那是南優鉉頭一回沒能在這狹小的天地間望見自己熟悉的身影,當他心急高喊著,「健康快樂……聖圭?你躲哪呢?別和我玩了快點出來啊……聖圭、金聖圭……」
  
 
『快點帶著聖圭哥離開,不然他會消失的……』
 
 
迴盪在耳邊那道總是帶著孩子嗓音的提醒,一直以來還以為只是自己幻聽的焦慮,南優鉉閉上眼聆聽著──
 
 
『就在今晚了,最終的審判過後,倘若不快帶他走的話,那些天使長們就會消滅他的,那樣的聖圭哥他和你……』
 
 
隨著隱約漸進的腳步聲而消失的嗓音,南優鉉飛快地隱身在空間的錯亂之後。
不明白地望著那走在前頭卻像是被圍困住的沉默,難得施展開來的雪白翅膀上莫名多出的十字銀飾猶如枷鎖般刺目著雙眼,在金聖圭臉上那緊抿著雙唇未曾見過的倔強神情,同時地也讓他眉頭深鎖。
 
「到傍晚為止,你明白最終必須要有的答案吧?屆時我們會再來聽取你最後決定的,倘若你無法戰勝自己心魔的話……『聖天使』──我們會尊重你最後決定的。」
 
望著那些魚貫走出諷刺的表情和冷漠的背影,金聖圭毫無動搖地轉身,那些不被他所在意的情緒表情、那些數百年來總是如常的恐懼自私,當他終是清晰的看清了這些,在這天地間僅剩在乎的只是──
 
「你是聖天使?」當南優鉉蹙緊的眉頭出現在他的眼前。
 
沒能預期他的出現,金聖圭有些慌了手腳,「不是的、我只是──
 
「你就是傳說中,那個能夠控制天地力量,讓神魔都畏懼的聖天使?」
 
「我……」
 
〝其實不過就是個連說愛都無法的人〞就連自己都詫異的想法,金聖圭沉默,從未想過的欺騙到頭來還是成為了欺騙,慣性地將所有的心事哽咽在喉間,低著頭明知對方接著而來該有的怒火,心裡都明白的──他們也到了該分別的時候。
 
「所以在你眼裡我究竟是甚麼?」心裡被沉重打擊下,南優鉉怒吼。挾帶著被隱瞞、欺騙卻又懊惱自己原來從沒能懂得真正的他而更加感覺到惱火,然而無法心冷的目光,在看見對方孩子般低著頭的沉默後,他終於還是難以放棄地開口,「就因為我是惡魔所以沒法信任?那麼總把真心都呈現給你的我,難道就對你沒有任何的意義嗎?」
 
〝就因為神魔們總定義──『惡魔不可能真正愛上天使!』所以才將他的真心毫無顧忌地當作是笑話嗎?〞
 
「你不過是我一時無聊好奇的玩伴而已……」像是不願看他一眼,始終沒能抬起頭金聖圭顯得漠然的嗓音只是讓氣氛一家的冷凝,「那是因為從來沒有人能闖入我的結界裡,所以一開始的我的確覺得你挺特別的!只是你剛才應該都聽到了不是嗎?那些長老們說無論如何都會尊重我的決定,既然你都知道我的身份了……呵呵~難不成你還以為我會為了你,拋卻自己尊貴的身分不成?」
 
面對眼前不得不認輸的絕情,南優鉉搖頭苦笑,「呀──金聖圭……」然而面對這樣的決絕,自己的心卻又無法乾脆地轉身背離,閉上眼再一次深吐地吸了口氣,幾乎握緊拳頭才能移動著腳步,他走上前,像是要將自尊全數都給拋棄也無所謂般地圈抱住他。「你一定要這樣嗎?我們……我們不能只顧盼著彼此就好嗎?」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Paradise……
 
 
幾乎是同時發自身上的顫抖,當他擁抱上自己的瞬間……
屬於彼此熟悉的氣息,即使用力閉上了雙眼卻無法忍耐亟欲凝視著的渴望,金聖圭知道自己的眼淚正劇烈地流著,因為過度想要忍耐反倒哽咽的喉嚨掙扎了數次卻始終說不出半個字,埋藏在體內逐漸被愛逼至邊界的寂寞和脆弱,徘徊在爆裂邊緣般地教他只能深深屏住了呼吸。
 
「你走吧……」
 
好不容易吐出了三個字,卻被對方霸道似全數收進嘴裡,感受唇舌間交纏進彼此的氣息,終於投降的愛情卻又帶來了更多的不安。
 
 
──清醒後也無法拋卻悲傷的 Paradise……
 
 
在那好不容易意願稍稍退開的吐息後,南優鉉只是帶著微笑地看著眼前依舊憂慮的臉。「唉唷~怎麼辦其實我真實的身分是地獄的統治者路西法呢!」過度誇張的感嘆結果換來的是對方終於破涕為笑的捶打,委屈兮兮卻沒半點閃躲的意味下,他終於再次緊握住金聖圭的雙手。「好了、好了!聖圭啊~我是惡魔,所以偶爾說說小謊逗你開心沒關係,可是你可是聖天使呢!我南優鉉的聖天使,要是你和我說謊的話我真的會很傷心的!」轉瞬間又裝哭一臉欲哭的模樣。
 
「真是的,知道了。」瞇起了細小的眼睛瞪視他隨後卻揚起了微笑,金聖圭主動地牽緊了他的手也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心。
 
 
──屏住自己的呼吸 就這樣望著你
──擔心著這一切就會幻滅 只能這樣子做
 
 
南優鉉其實不能明白在金聖圭眼裡的憂慮,但儘管如此不得不承認『聖天使』力量的,當他抬頭望著那幾乎隨著他們所至而密布的烏雲,像是就要下起大雨了吧……感受彼此因為始終緊握而汗濕的掌心,他回頭依舊顧盼著他。「聖圭啊,你還好嗎?撐著點再過一會就到了,等到了我兄弟的地盤上,你就能放心好好休息了!」鼓舞著試圖給他力量,南優鉉笑著在他手上留下一抹親吻,然而無法忽略的,卻是那始終緊追在後,兩道分明彰顯的黑暗和光亮。
 
如果說聽聞消息的惡魔們想要得到聖天使的力量於是追趕而來,這在自己一開始下定決心要帶金聖圭走的時候,心裡早就有了準備,更何況慶幸自己在這片天地間還有個拜把的兄弟可以依靠,只要到了那兒,憑他們倆的力量絕對足以打發掉那些貪婪的小卒子們!只是……那些鍥而不捨的天使們又是怎麼回事?轉頭望向金聖圭,心頭也逐漸感受到不安,看著不遠處那飛快移動在雲霧裡的聖光,那猛地如同隕石般落下在他們四周的刺眼星芒,讓他焦急著連忙將他拉扯到身後。「怎麼回事?這些死咬著我們不放的傢伙……那些天使長們不是說了會尊重你最後的決定嗎?怎麼現在又──
 
「只能到這裡了~優鉉。」莫名之下,站在南優鉉的身後金聖圭突然嘆息地說。望著眼前那正急欲守護住自己的背影,他張開了雙臂,難得主動的擁抱住他,「儘管內心總有著想和你走得更遠的衝動,但我們心裡都明白的不是嗎?身為聖天使的我,始終是沒法自由的……」
 
「真是!這會你又胡說甚麼呢?不是說好只要看著我了嗎?別忘了我們說好的,要一起創造出屬於我們的天堂──」不明白著想要回頭,卻被一雙緊圈住自己的臂膀給牢困住,南優鉉側過臉,不願理解那近在耳邊卻充斥離別的語句,他只是逕自地低語。
 
「必須平靜的……一直以來就是那麼荒蕪生活著……打從進入那個聖堂就該醒悟的註定──即便是看著父母離去也沒能哭鬧的我……」抬起頭,當金聖圭望著天際隨自己眼角的淚水而驟下的雨滴,曾經也總以為自己是無情的,當他強忍住心痛,「優鉉,聖天使不該屬於任何人,背叛天地這樣的罪名我們彼此都背負不起,因為只要我還存在著一天,這個世界註定就會依循著我的心境而轉動,那樣的話就算我和你到了天崖海角……也始終沒法幸福的!」
 
「金聖圭……」這麼光耀卻也無奈,當南優鉉輕聲地喊著這樣一個即使自己交付了真心卻沒法牢牢緊守在身邊的名字!
 
「如果可以,優鉉──倘若我只是個普通的天使,我真的想和你一起走到這個世界的盡頭,體驗那些你說過逗趣又新奇的事情,然而儘管只能走到這裡我卻也已經很滿足了,一直以來都只能為了這個世界祈禱的心……如果能有更多的幸運、倘若你能了解明白我的心的話,我們……就到這裡分手吧。」
 
 
──直到心臟停止跳動
 
 
濕透了背脊卻像穿透了心臟的酸楚,隨著天使的離去的背影卻留下在惡魔心中的淚滴!
 
轉過身,本已背對遠走的南優鉉並不後悔自己放手後又追趕回頭的結局。
 
早就預見了自己的死亡嗎?『無法再只為了世界祈禱的聖天使命運!』的坦承,當南優鉉倚賴著空間的轉移獨站在結界外。屏息悄聲地聽著那些圍繞在金聖圭四周聖職者們的警示,不明白地望著那在最高執掌者手裡猶如利刃般刺目的聖光,那跪坐在當中絕望的神情,依舊如往昔般清冷卻堅決的嗓音,卻教他的心跳幾乎的驚惶!
 
「我愛上了惡魔,一個告訴我不能違背自己心意的惡魔,儘管要背負上永恆的罪名,但我依然沒有辦法改變我的心。」
 
「私戀!聖天使,倘若這就是你給予聖堂最後失望的答覆,那麼你應該也清楚自己現在必須承受的結果了!」
 
隨著光刃落下的瞬間,無視於安危衝上前去的吶喊,在眾多天使下施展了力量卻只消能將空間凝滯住了片刻──
 
「不可以!」展開了黑色的羽翼南優鉉沒法多想地只是將飛快衝向了金聖圭的身前,隨著利刃毫不留情穿透背脊的強烈痛楚,守護著的心念卻沒有半點閃避的意圖,顫抖著咬牙卻仍舊挺不住痛苦的嗚咽出聲,像是近在眼前的離別,讓他終於還是心痛的紅了眼眶。
 
「優鉉?!」感受著倏地覆蓋在身上的孰悉,金聖圭抬起的雙眼由詫異逐漸轉為了恐懼,顫抖著唇畔始終說不出完整的語句,滑落下眼角的淚水伴隨著趴覆在自己身上明顯失去溫度的氣力,教他沉痛的難以呼吸。
 
 
 
那是一場下的太過猛烈而足以將所有區隔的大雨……
 
 
 
模糊著視線,當金聖圭凝望著那張變得灰白卻依舊對著自己微笑的神情……聽著那呢喃在驟雨中僅屬於戀人的依戀──
「呀~聖圭你為什麼哭呢?你是我健康快樂的天使啊……說好了如果只看著我的話,無論怎麼委屈我都會笑的……咳……聖圭啊……你答應過不會說謊的對嘛~方才我、唔……我聽見了你和他們說你愛我……唔……『健康快樂』你、你是愛我的對嘛……」
 
「是啊,我愛上了惡魔……我、我愛上了一個總是不懂得放棄的傻瓜……嗚~南優鉉,你聽見了嗎──」搖晃著懷抱裡逐漸蒼白而顯得睏倦的身影,將世界區隔的雨幕中金聖圭再也沒能掩藏的坦誠了真心。「我說我愛上了你,真心的、全都信任的愛上了你,所以你不能食言,快點睜開眼睛,我們說好要一起逃亡的……」
 
當眼前的景象,因為大雨的崩壞而變得荒涼……
 
強撐起最末的氣力,南優鉉伸手輕撫過他的臉頰,「對不起聖圭……原本說好要帶你去的那些美好的地方……還以為能給你更好的天堂……如果可以,我真心的……想要永遠……和你在一起。」隨著語末滑落的雙手,停滯住心跳頻率的句號,再也到達不了的那個天堂,僅剩下天使的悲慟。
 
 
──想要和你永遠的Paradise……
──沒有你的Hopeless world.
 
 
 
 
 
 
  
 
   
 

*----------------------------------------------------------------------*
拖了又拖漫長的一章
間隔了非常久~卻只是更加哀傷的章節
金聖圭.你是個太過膽怯但又莫名堅持的人了
沒法說謊~但又無法了然的坦誠~帶了些為了避開傷害而反覆的性格
這樣矛盾的情緒~讓我幾乎要把腦筋燒斷
如果不是南優鉉我想不管是你還是下筆的我都很難以堅持住吧~
一個朋友說~看著我的文總覺得天堂太過荒涼
是嘛...在這樣的世界裡~又何嘗不是
看似偌大~卻貧瘠荒涼的讓我們無從心安
(下一章如果能順利完成~估計就真的是最後了!)
我的無限文為何沒人看哪~~~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