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玖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哥──
 
當四面八方傳來那不知為何警戒卻相同的呼喊,金力燦不明白地直望前方,難解地看著向馬路盡頭那明該是看不見卻明顯恐懼的神情,尾隨而來倏地在耳邊響起的尖銳煞車聲,伴隨西下的夕陽教他難以閃避地閉上眼睛……
 
──
 
一直以來總是這麼認為的──只要自己快快長大,就能夠守護在力燦哥的身邊,成為他可靠的唯一。
於是崔準烘總是這麼努力著,試圖的將每一件自己所能做的事情做好,然而當他一如往昔地結束了高中的補課,迫不及待地朝著大學部校區跑去,空空蕩蕩的教室裡,卻不見了那總是微笑著等待自己一同回家的身影。
 
單是聽見路過身邊的人討論著自己無法參與的來去……
 
「我說,妳覺得如何?方才教授和那個男孩課堂上的曲子。」
「妳說呢?那當然是……帥死啦!」
「哈!就知道妳,不過我也覺得剛才那個銀髮的男孩看起來挺不賴的,不過就是可惜了那雙眼睛,所以說還是我們金教授是我的理想型,可惡!如果下學期我選修不到他的課該怎麼辦吶?」
「嘖、嘖、嘖,妳喔~要發花癡也別那麼明顯啦……」
 
「請問……」懦懦地發出單音,崔準烘並不是很習慣要和這些大上自己些的女孩交談,「你們知道力燦──嗯,金教授他去哪了嗎?」尤其是在她們用著幾乎發直的雙眼看著自己之後。
 
「啊!我認得你,你是金教授的弟弟對吧?呵呵~仔細看真是亂可愛的!怎麼,今天也來找教授一起回家嗎?」
 
微微後退了一步,但又亟欲著想要知道金力燦的去向,比誰都清楚來得知道自己能夠討人喜歡的模樣,一雙緊張大眼像是迷糊地眨了眨,揚起嘴角孩子般疑惑的微笑,他單純而乖巧地問著。「所以姐姐們,那你們可以告訴我,力燦哥他去哪裡了嗎?」

 
「當然,姐姐和你說喔……」
 
好不容易熬過了耳邊高八度的撒嬌音頻,準烘望著對方指尖直指的方向,迫不及待地道謝後直奔而去,心裡亦加警戒而好奇的,是那個力燦哥從來不曾遺忘過和自己約定的原因。
 
 
──
 
 
連自己都無法明白的,當金力燦望著那對待自己漠然離去兩人的背影,內心隱隱約約失落的黯然,就像明明該親近卻又莫名疏遠的距離,悵然低落的神色裡,餘光出現難以忽略的光亮,卻又吸引了他的注意。
 
"該是方才拉扯間給遺落的吧?那個叫做大賢的男孩……"彎下腰當他拾起那抹就在腳邊的十字架項鍊打量。看著上頭不同於一般廉價品格外細緻的簍空精雕,瞇起的雙眼更是亦加擔憂的連忙檢視,深怕方才掉落的瞬間,不小心就刮花損毀了這看來就價值不凡的物品,小心翼翼地將它握在掌心,金力燦邁開了修長的雙腿,飛快地向前奔走了起來。
 
 
……
 
 
或者是因為這樣相仿的場景,已經發生在自己眼前太多太多個世紀,就像注定必須註記在自己心底的痛一般──當文鐘業查覺到身旁原本倉皇催促著要離開的鄭大賢倏地停下來的腳步,不知不覺盈滿在心頭的恐懼,讓他直覺地轉回身,挾帶滿心急欲朝學校狂奔的莫名不安,回首卻見到就站在對街路口熟悉身影的當下,偌大的恐懼,也瞬間揚升到了心口。
 
「力燦哥,別站在烈陽下快退回去!」
 
不明白地當金力燦聽著對街莫名的大喊,好不容易這才追趕上甚至還望見了兩人回首的模樣,讓他興奮地揚起了手好展示在手中裡頭的閃爍。「鐘業啊!你瞧──讓大賢別擔心,他掉的東西我給撿起來了!」邁出的腳步卻沒能察覺對街兩人臉上的心涼。
 
當文鐘業慘白了臉色,終是看清了在金力燦手裡亦常閃爍的銀色十字,無須說明那平日總教鄭大賢特別厭惡,甚至壓根唾棄不可能屬於他的神職飾品,仰起頭,驚覺隨著夕陽西下飛快著移動正筆直照射而來的紅光,隱約覆蓋在雲層深處那些耀眼刺目卻粗短的淺灰色翅膀,無法思慮之下他只得連忙奔向了他。
 
「力燦哥──
 
就像是早已經歷過了數百回的死亡,當金力燦聽見耳邊猛然朝向自己而來的尖銳煞車聲,意外看著眼前那正毫不猶豫朝自己奔來的慌忙,感嘆那句沒能想過會在這個當下才聽見的稱呼語調,他伸出手,卻是比對方更加快速地圈護住他……
 
曾經以為遺忘的曾經,那些想要隱藏卻抹不去的記憶,眼見不及閃避地當下,因為身上那總是熟悉的氣息,文鐘業跪跌下的嗓子近乎咆哮──
 
 
「不可以──
 
當烈焰般的光束隨著塵埃撒落,並不柔和卻明顯刺痛的溫度猶如利刃般灼燒著肌膚,這讓金力燦不明白地睜大眼,慘白的兩頰,因為身體越加灼燒的劇痛而顯得痛苦悲傷,然而卻像永遠無法結束的折磨般,當他感受著四周,逐漸緩慢甚至靜止下來的景象,不可思議般在文鐘業身後明顯展開的淡紫色翅膀,卻像要替他抵禦去灼熱般地遮蔽包覆住他。
 
隨著那漸漸自羽翼間滴落下的紛紅,金力燦即便疼痛的幾乎昏厥卻也明白……「鐘業啊……你……」用盡全力當他發出最後一絲的聲息,隱約而來像是自身體和外部的兩道力量,卻將他瞬間抽離了開,陷入了黑暗中的昏迷。
 
 
……
 
 
就像回到墮落前的夢境,文鐘業攤開雙手佇立在那羽花飄落的絕壁前,感受身體逐漸回歸充斥的力量,隨著身後再次展開的翅膀,緩緩地釋放出紫羅蘭色的耀眼光芒。
 
 
──鐘業吾兒,我最單純的天使啊……墮落到人間的詛咒還未終結,隨著引領的步伐,回到該屬於的天堂吧!

 
 
透過天際,當耳畔傳來那曾經也讓他以為溫柔無私的嚮引,回溯腦海如今卻只剩唾棄的嗤之以鼻……文鐘業沉默著,不發一語的臉上,唯有堅定的眼神透露出了憤怒的光芒,毫不回首地走向那該死的緣壁旁,無預期地敲擊著那看似完美分隔著善惡交界的圍牆,比往昔更加來得猛烈的力道,亦加說明了他情願墮落的解答。
 
「即使要經歷數百倍的痛苦,我也不願意待在這個假造著愛的地方!」當他怒喊。
 
 
──可憐的孩子啊!那麼帶著我所憫所的覺醒好好的感受吧!因為我亦將詛咒你們的愛……會為你們和他帶來最慘烈的犧牲。
 
 
當他隨著眼前的光源,像是再次看見了金力燦的身影……
 
「力燦哥,不可以!」
 
惶恐地從墜跌的夢中驚醒,文鐘業嘶喊的坐起身,回想著最末言猶在耳的詛咒和身影,意外著自己身上渾然無感到任何的痛覺,側過臉急忙想起身卻看見鄭大賢在一旁皺著眉不比自己來得輕鬆的表情,他連忙著揪緊他。「哥,力燦哥他怎麼樣了?他沒事嗎?受傷了嗎?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哥他沒事……」隱諱之間鄭大賢嘆息了口氣……「那個叫做準烘的孩子正在隔壁陪著他,幸好剛才有你及時覺醒的力量,替他檔去那些好戰天使的攻擊,所以我想應該過不了多久,哥他就會醒的。」
 
「是嘛……沒事了嗎?但是如果我的力量覺醒的話,那在力燦哥身上的詛咒、他的命運怎麼辦?還有大賢哥,你剛剛應該也感覺到了吧?在那個當下從力燦哥身上發出的光芒,那是容國哥的力量不是嗎?如果我們能早點和容國哥會合的話,那麼依照剛才的情形而言,我們是不是就有機會能夠一直守住力燦哥呢?」
 
面對文鐘業一連串的提問,鄭大賢即使無須用雙眼去面對,仍是握拳自責地低下了頭……「鐘業啊……對不起,但該死的要是我能早些警覺那些預警的話……該死!我到底是為了甚麼換得這樣瞎眼的模樣!怎麼會連那麼清楚的畫面我都沒能參透只是顧著自己的恐懼!」煩躁地當他幾乎想掐死自己的失職。
 
「哥你不要這樣──」回歸平靜下,文鐘業連忙勸阻了鄭大賢的自責,「如果沒有大賢哥你的話,單憑我是絕對找不到力燦哥的,還有就像剛才……如果不是哥你突然間停下腳步,我也不會察覺到力燦哥有危險而跑回頭……」儘管如此,然而向來樂觀的心裡卻也明白存盪於彼此間的不安,腦海不自主又因為甦醒前的那句回音而感到恐懼,像是害怕著結果卻又冀望對方能夠給予一絲不同的解答,挺直胸膛深吸了口氣,就怕有絲毫遺漏對方情緒下,文鐘業謹慎地望著他。「大賢哥──原諒我一直不懂你的擔憂,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誠實的告訴我,我的覺醒對於力燦哥來說,是不是……也變成了一種詛咒?」
 
 
當夜晚的降臨,遮蔽去了原本天使應有璀璨的眸光,迴盪在他們思緒間幾乎明白的沉默,卻也成為他們心裡最最凝重的刺痛!
 
 
 
 
 
 
 
 
* * * * * * * * * * * * * * * * 
在設定上是無誤的~就好像大賢說1004其實原本的主角該是他才對
就內心而言~阿燦對鄭大賢是特別好感而寬容的
或者是因為在文裡頭設定的最初~(並不是私心喔)
總認為前世的記憶多少會影響著這一世的我們.無論如何在金天使記憶裡~大賢的確是最常主動在他身邊的人沒錯
就擋災阻禍甚至拋出生命的鐘業來說~這樣看來些許會有些不公平
然而參照著記憶裡的他們.這樣的一切又像是依憑自然的發生著
就好像阿燦說的~B.A.P的成員就像是註定好要相遇的一般
等待著的契機..總會不知不覺到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