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捌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難以去想像已經有多久不曾聽過大賢哥開口哼唱了!"站在教室的外頭,文鐘業心想。
 
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欣慰,卻又像是欲哭的笑容……在當他看見向來最討厭陌生人士出現在自己講堂的金力燦,卻意外微笑地點選了鄭大賢上台替自己的彈奏伴唱後,在那兩人之間和諧的氛圍和感動,讓他幾乎紅了眼眶。
 
總以為會隨著轉世的重生後被遺忘的他們,卻總在每一個世紀微笑著找到他們的他──力燦哥,謝謝你在靈魂的記憶裡,始終都沒有忘記我們。
  
 
……
 
 

那其實是個不難被發現的男孩,瞧瞧那一頭叛逆的幾乎就是要引人注意的髮色!當金力燦站在今日講堂必須的白色鋼琴旁。
不同於準烘那些高三孩子課堂上的穩定,這些大學、重修、甚至有些根本就只是陪著朋友來玩的校外人士,他卻早該見怪不怪。
 
如果不是因為掛在那張笑臉上的雙眼太過明亮,他壓根不可能會選擇這樣一個不知打哪來的校外青年作為自己教課的輔唱。只是怎麼也沒能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當金力燦看著男孩有些緩慢地才走到前頭來。
 
「這位同學你……
 
「我叫做鄭大賢。」
 
「喔,那大賢『同學』,你能照著這樂譜上頭來唱嗎?」
 
儘管內心裡還是期望著他能像從前一樣親暱地喊著自己,然而僅只是像這樣能夠站在他身旁,也足夠讓人滿足了……
然而現實,卻總是無情地像打了他兩巴掌似的諷刺,當他有些尷尬地開口──
 
「不好意思,但是我的眼睛看不見樂譜……」即便想要像從前一樣陪著他哼唱,眼下卻是一點能耐也沒有,鄭大賢不願凝重的依舊楊著笑意,腦海中浮現出在金力燦白皙的臉上該是苦惱的神情,他用著像是毫不在意的輕快口吻,微笑著試圖不令氣氛凝重,「那麼教授你不如直接和我說說歌名吧!我想如果是福音章節的曲目,我應當都還是可以的。」
 
唉~忍不住在內心嘆息,即使再怎麼不願,結果竟然自己還是僅剩下了聖歌可以做為選擇,他自嘲地隨後沉默,聽著耳邊窸窸窣窣像是正急忙翻找著樂譜的聲音,正想開口阻止,卻又聽見了那道慌忙卻又謹慎的語氣。
 
「那、那我們就唱福音第二十三章──天使的樂章沒問題嗎?」
 
那總是因為善良,而小心翼翼的試問,讓原本還有些糾結的他徹底放下的笑了。
點了點頭表示著沒有問題,他輕咳了兩聲做為開嗓……"天使的樂章嗎?"心裡不禁深深懷念……從前總會在愛神殿裡最常聽見他用著修長雙手彈奏的樂章,那總能讓繆斯女神點頭微笑甚至還將曲子賜名給他做為天使之歌的獨寵。
 
 

──大賢吶~既然這首曲子屬於我了,那麼以後都由你來唱了喔~
 
──我?為什麼?那是繆斯女神送給你的耶?
 
──所以我才第一個跑來要和你分享啊……
 
 

一直以來總是拗不過的孩子氣,卻也是讓自己擠身上高階天使的謬思。
 
 

──但是哥,你不介意嗎?
 
──介意甚麼呢!能和大賢你在一起很開心啊!
 
──可是……那原本是你的位置呢!

 
──所以說大賢你可千萬不能甩開我喔~嘿嘿! 
 
 

為什麼總能用著直率的笑容望著他呢?側過臉,在看不見的眼前,鄭大賢至今依舊像是還能看見那樣的神情……
 

隨著下課的鐘響,鄭大賢自覺地自座位上站起,原意就不是打算要和他熟絡上的,在他確認了金力燦的身邊並沒有甚麼奇怪的異相後,他腳步蹣跚而跌撞地扶著牆沿走向外頭。
 
「疑?大賢同學!」
 
好不容易收拾好了課堂的樂譜,抬起頭卻不見方才和自己伴唱的他……金力燦加緊著腳步追趕了出去,慶幸著還沒有走遠的,那只在長廊盡頭處逆照著光源的身影,過分刺目的夕陽將他身後像是被灼燒般的影子給拉長,猶如夢境中那對墜落的天使羽翼般,教人倍感寂寞地紅了眼眶。
 
於是金力燦不明白自己何以見得的又開口喊他──
 
「鄭大賢同學、大賢吶~你倒是等等呀!要去哪的話,我陪著你去吧。」
 
因為身後那猶如記憶裡熟悉的叫喚,而亦加無法恣意停下的腳步,鄭大賢直覺著眼眶有些痠澀,內心百般告誡著自己不能去回頭而逕自地急往前走,在他難得失去笑容的臉上,卻又因為腳下不留神的步伐而跌絆了下。
 
「呀!都說讓你等等我了,真是……」氣喘吁吁卻還是及時上前扶住了他,金力燦緊握住那不知為何而發汗的手。
然而自己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惹人嫌呢?當他看著眼前這樣一個明明方才課堂上還是陽光滿臉的男孩,在他臉上像是急忙要逃開的焦慮,究竟又是為了甚麼?「你對這裡挺不熟悉的吧?要不我──」
 
「沒關係,不用……了。」就在金力燦拉住自己的瞬間,倏地轉進鄭大賢眼簾的畫面!
 
 

──如血一般的夕陽……壟罩在他們相望輝映的瞬間。
 
 

該是一種甚麼樣的警告嗎?當他連忙而恐懼地甩開了那緊握住自己的掌心。「鐘業!文鐘業──」正當他難以自持失控的大喊,幾乎是立馬奔上前來,從方才便始終緊隨在後頭的鐘業,儘管不明白眼下的狀況卻還是連忙上前拉開了兩人。
 
「怎麼了嗎?我在這,大賢哥!」從上個世紀後便從未再見過這樣失控的大賢哥,文鐘業望著他一臉慘白的神色。
 
「哈!原來是文教授你的朋友啊!我就說嘛~剛才──」
 
「鐘業,我想回去了。」沒能等待著金力燦把話說完,便兀自拉著文鐘業離開屬於鄭大賢的決絕。
慶幸著自己無法能夠看見在那張臉上該表現出的失落,在他毫不猶豫轉身卻聽見自文鐘業口中因為愧疚而細微的抱歉後,然而儘管內心湧著難以言述想要擁抱他的衝動,依然依舊只能漠然的命運讓他索性堅定著語氣要求:「快點,我們走吧!」
 
"
對不起,力燦哥……那個承諾過不會丟下你的我……"
 

在這片天際尚且灼熱的總讓萬物腐敗前,仍無法參透命運變數的我,唯一能夠選擇的退卻,卻也只能夠是我守護住你的方法。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為甚麼~原以為沒甚麼的交代章節
卻越寫越覺得鄭大賢的背影很可憐。。。或者是因為3/9號那天這孩子意外的哭了的關係吧!
釜山男子耶~你哭甚麼啦~吼~
我常想有時後擁有著其他人所羨慕的或許並不一定是件好事吧?
就像在文裡頭為了阿燦甚麼都能預知卻因此而不敢相見的大賢
亦如只能在寂寞的黑夜裡唱著思念的夜鶯
那麼的孤寂.恐慌.焦慮.又不安的啼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