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6>B.A.P—賢燦*Body & Soul

 
就旁人看來只像是又再度病發了……
當金力燦從廚房裡極端自然地又端出了今晚的第四杯咖啡──咖啡狂似的強迫症啊……
 
「啊!金力燦你搞甚麼?明天早上我們還有通告呢!」即便是方容國不認同的訓斥;亦或是弟弟們口中:「呀
哥──你這樣有一天會死翹翹的!」這樣關心卻又叫人吐血的提醒。
 
就像在這小小宿舍裡所掩藏的他們深深的秘密愛戀般,唯有金力燦一人明白自己直至現在還不睡的原因,還不是為了等待那麼一個──前些天晚上還傷風感冒的高燒到38度半,今天卻獨自錄製歌唱節目到最後都沒能回來的人。
 
鄭大賢──那個即使自己低喃叨唸了一百萬次,卻也像是絲毫動搖不了半分他決意的戀人……
 
只是單憑看著外在的那張笑臉,金力燦打死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內心對於某些意念竟然是這麼樣堅持──就拿前些日子來說吧!根本就沒能想像的,那個不知是妒忌亦或是根本嘴饞的說著──『要是力燦哥你吃多了會變胖喔。』的傢伙,究竟是憑著甚麼樣的本事,竟然能夠把兩人收到那成山的巧克力,通通地吃進肚子裡?
 
 
〝真的是活該你鄭大賢!〞
 
 
尤其在金力燦面對著明知這麼吃,無論是嗓子或者是肚子鐵定都會不舒服卻依然故我的饞嘴王之下,忍不住脾氣的自己還真是頭一回有了想要狠狠和他爭吵一番的念頭。
然而說穿了結果自己還不是狠不下心吶……尤其當那狡猾的傢伙在隔日一清早,就用一副輕咳的嗓子委屈兮兮地喊著大夥起床的當下,即便內心帶著滿滿想說活該、活該、還是活該的起床氣情緒,金力燦還是甘願起身地走到廚房替他煮了杯溫熱的薑茶,唉~回過眼看著那不比平時來得朝氣的臉頰,無奈垂下了肩膀,他走上前提議──
 
「還是我和姜室長說晚上讓你休息一會吧?」
 
「不行!原本預定好明天的特別舞台,說好我還得上台彈奏呢!」
 
「呀,鄭大賢!」忍不住大吼後,卻又因為那雙睜大著想要明白自己為何生氣的眼睛而無奈地歎息……「唉~我去和姜室長說我幫你彈吧。」即使是有好一段日子沒能碰觸的鋼琴,金力燦卻也有著想要守護對方的模樣。
 
「但是力燦哥你──」
 
「大賢你偶爾也能依賴我吧……」那麼簡單著,卻像大海一般讓人深陷進去的一句。
 
一如往常地對金力燦寵溺地笑著,鄭大賢卻直覺自己的眼眶有些酸澀,或者是說生病的人總是容易感受到脆弱吧?在自己離鄉背井,卻慶幸還能有他在身邊的當下,透過朝陽曬進屋裡的晨曦,他悄悄地握住那雙原本總較自己冰涼現今卻暖熱的手。
 
 
──當你望著我的眼神就像大海一樣深邃
──我深陷了進去~Slow
──再次地陷入著~Slow

 
 
──
 
 
然而倘若以為自己這樣就會躺在宿舍裡甚麼都不做只是空轉腦袋的話,那他鄭大賢還真是有違釜山元斌少年這樣的名號!
縱然不是死心眼地非要做到自己倒下為止,這點他可是不想和他們隊長方容國一樣,抱持著這麼自虐又拘謹的人生至理。
 
只是要他不去想那現在該是在練習室的鋼琴前糾結著自己要練習到完美的金力燦,那個明明沒法獨自待著、只要有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會害怕得睡不安穩,連做三天噩夢甚至在夢裡大呼小叫著直至全數人都驚醒的戀人的話
,那也太沒良心
 
抬起頭,望著剛過凌晨兩點的鐘擺,終於等著機會地拿起身旁的大衣,對著全宿舍裡僅剩還醒著坐在電腦前的方容國,他像是並無特別的說:「哥,明天一早就要預錄了,我去練習室再練習會。」
 
「喔。」那麼自然單是抬了抬眼的神情,方容國心裡其實早就看出些端倪,對於那兩人之間的互動……要說感情是這世界上最難以防禦、掩藏的東西,自己還不是拗不過準烘那孩子過度青澀的互動,「別忘了給那傻瓜帶件衣服,你們倆要是同時生病的話,我們可是會吃不消。」
 
「哈!」並無否認下鄭大賢意會地揚了揚手,揣了揣手中早就準備好的衣物,對於該屬於自己的守護,他可從來都沒有否認過!他想,或者只有自己那單純的哥啊~才會偶爾苦惱地以為彼此還在秘密戀愛裡。
 
 
──
 
 
夜半的三更,當風聲颯颯地像是正掃過外頭的樹影。
 
從來沒能想過原來自己一人獨自待在練習室裡,會有這麼寧靜的讓人幾乎覺得恐怖的感覺……金力燦想……昨天真是不該和鐘業還有準烘那兩個小鬼,一起聽甚麼夜半鬼故事的,豎起耳朵聽著外頭不知道是今晚第幾回因為自己神經過敏而顯得好像總有人經過般的風吹草動,偏偏越是不想去在意手上直豎的寒毛就越加清晰的,當他聽著那緩緩靠近琴房的腳步聲。
 
「呀呀呀!是誰呢?裝神弄鬼的真是──」假裝壯膽的逕自對著空氣大聲說,殊不知全無回應的步伐卻只是更徒增了自己原有的害怕,全然想要回家的心,卻又在想起今個晚上無論如何都得練習好的窘境,他站起身來,自認為移動的朝著門邊前進。
 
……
 
就知道這男人挺定是緊張兮兮地甚麼都練習不下去,鄭大賢笑著在心中暗暗贊同自己的決定。
儘管來說自己其實也不是個膽子多大的男人啦!哈哈!但那也僅限於那些明明就是要人命的遊樂設施,釜山男子漢嘛~怎麼說他也是個不折不扣的鄉下孩子,要是連點黑暗都沒法適應的話,那他這些日子也該是白活了。
 
張開懷抱準備著給對方一個意外的驚喜,鄭大賢倏地推開了門後,不忘高喊了一聲──「surprise!」
 
「哇!」卻只在那一瞬間聽見了較自己差點震耳欲聾的喊叫。
 
「呀,哥你做甚麼呢?!」反倒給對方嚇了一跳,鄭大賢拍了拍胸口,好氣又好笑地連忙抓緊那依舊陷在恐慌中的他。
 
「痾,大賢吶……你怎麼來了?」好不容易因為熟悉的溫度平靜下來,卻又發覺自己實在是太過丟臉而紅了耳根,金力燦慣性地用雙手摀著自己額頭的兩側,隨著對方的導引重新回到鋼琴前坐下,鼓起勇氣地抬起頭,眼前那張隱隱竊笑的表情,卻又讓他氣惱的發難。「啊!你真是……我、呀!算了……」
 
那麼慌張卻也可愛的模樣,鄭大賢簡直就是心花開了,百般壓抑著自己內心的得意,好安撫眼前這隻炸毛的戀人,他回歸正經卻依舊微笑地凝視他,「哥不是說打算要徹夜好好練習嗎?所以我就來啦。」
 
「可是我是為了讓你在宿舍裡好好休息所以才──」
 
「只是哥一個人在這的話我也不放心。」重新拾回了認真卻也溫柔的口吻,鄭大賢才再次瞇眼笑著。
 
「甚麼嘛……都說了我又不是孩子了……」迴盪在金力燦嘴裡儘管埋怨卻也喜歡的呢喃,當他斜睨著他……
 
「誰叫哥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嘛!呵呵~所以,別用這種勾引的眼神看我,否則我會現在就想把你推倒的!」明明就是不害臊地鄭大賢卻又裝作無妨般上前偷香親吻了他一下。
 
「呵~真是……」動手翻開了琴譜,金力燦望了一眼那正將頭轉回,卻緊緊貼坐在身旁的側臉,他會心地微微笑了──〝正因為總是能夠這麼樣的直接,所以才能讓自己不再害怕只是一場過度美好的夢。〞「但是謝謝你……」
 
無須更多的注視,也知道就在心底的那個人……
 
 
──當你靠在我右臂上低聲地說
──我愛你 就像擁有了全世界一樣的心情

 
 
──
 
 
單是回想著,即便是此刻獨自一人的大廳裡……金力燦再次啜飲了一口手中最喜愛的黑咖啡,就像回味著頭一回那吻著自己的香氣一般,緩慢卻細膩沉澱的情感總教他能夠靜心的等待。
 
正因有所直覺的,當鄭大賢帶著倉促的心情回到那還有著一盞昏黃燈光的宿舍裡,慶幸著自己有痛下決心斷然拒絕了師姐請吃夜宵的邀請,當他望著那襲就這麼在沙發上像個孩子似睡著的身影,想要上前喚醒卻又知道這個淺眠的傻瓜總是不容易入眠的,心中打量著姑且就讓他多睡會的心情,鄭大賢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動作輕緩地替他蓋上。
 
金力燦不明白那男人何以不乾脆叫醒自己,在自己等待了他這麼久之後,幾乎是一感受到覆蓋在自己身上的氣息就立刻甦醒了,對於存在於戀人間總是特別孰悉的感應。
 
只是不明白的站在浴室的門口,聽著裏頭好一陣子的淋浴聲,金力燦皺著眉咬了咬下顎的唇思考,心想著究竟該直接地推門而入亦或是繼續地在外頭等待?轉過的身影不甘心的腦袋瓜卻又回想起上回兩人在浴室裡這壞傢伙對於自己的逗弄,橫下心來帶了些報復的情緒,他索性地推門走入。
 
 
──真的很想擁有your body
──被深藏起來 凝望著我的心
──想確認的 你的愛情
──向我傳達的感受 oh
 
 
輕聲地從內將門輕聲闔上,金力燦聽著那似乎好些了的嗓音,至少吧……比起先前那擰著厚重的娃娃鼻音來說,能夠順暢地唱著情歌淋浴,他想……這男人也算得上是有閒情逸致了!
 
只是該有的關心他還是想知道的,揹著手當他拘謹地貼站在門上,清了清嗓子卻不敢抬頭,對著地板自語的模樣,一出聲就讓自己根本想要咬掉舌頭──「痾,大、大賢吶……你、感冒好多了嗎?我是說嗓子、嗓子應該不痛了吧?我就是想進來問問你這個沒有別的意思的,都能哼歌的話,我想應該是沒事了吧。」
 
關上了淋浴開關,鄭大賢好笑的聽著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自問自答,撥弄了一下一頭濕漉漉的頭髮,他裝作若無其事卻心情極好的回答,「嗯,好多了沒錯~啊!力燦哥,你能幫我拿一下架上的浴巾嗎?」然而只有自己明白的,當他的嘴角彎起賊賊的一笑。
 
「才不要!你直接出來不就好了。」對於那日對方的回答,他可是牢記在心裡,說穿了直通腸子的腦袋瓜裡也就只有這麼一點報復的心思,金力燦直覺地說。
 
哈!像是正中了自己的下懷,鄭大賢真是不得不被自己這單純的哥給逗笑了,無奈地擺出自己也是逼於無奈的模樣,他推開阻隔在兩人之間的玻璃門,就這麼大大方方地走了出來。
 
「啊!鄭大賢──」連忙在瞬間側過臉去,那明明嘶啞著卻像姑娘家的喊叫!
 
「又怎麼啦?是哥你叫我直接出來的耶!一直待在裏頭的話,我的感冒會加重的。」儘管說得委屈,卻根本就像是狼一樣的口吻……哈哈!
 
壓根沒想過自己是根本反倒給設計了,金力燦只得用餘光瞄著那似乎挾帶著熱氣逐漸走向自己的身影……面紅耳赤卻又深知自己絕對辯駁不過對方的心裡──他索性地瞪大了眼睛,試圖佯裝沒事地轉身速度卻像逃難似的迅速。
 
「那我先回客廳去,你記得把頭髮吹乾啊!」
 
原本打算拋在腦後就逃之夭夭的這麼一句,卻沒想到比自己更加迅速,將他禁錮在門邊的一雙臂膀。
 
「呀……鄭大賢──」左右顧盼著細長的雙眼,當金力燦不明白地感受到鄭大賢將下顎靠上自己肩膀的重量。
 
因此而過分靠近暖熱在肌膚上的濕潤溫度,伴隨著吳儂軟語般在耳邊的嘆息──「哥,我是病人呢……」
 
「所以呢?」原本還想佯裝氣勢的語氣卻無力抵抗的沉溺在接著下的傾訴之中──
 
「想抱你……」
 
那麼明白著將心掏出的一句,當金力燦緩慢地再次轉回身去,細微顫抖著身體,直至眼前熱切的雙唇覆蓋上自己甚至是所有的感官,深陷於其中的心靈,也隨著他們彼此觸碰的屬於,無止盡地展開了愛情。
 
 
──在這和你一起度過的夜晚
──Just give it to me
……
──能夠愛著你 是我的幸福

──Touch……
 
 
 
Turn the lights off
確認著我的愛情
熱切著擁抱的你的身體
顫抖……
卻夢幻欣狂的合一
 
 
 
 
 
 
 
 
 
 

*----------------------------------------------------------------------*
Body & Soul
有好一陣子沒能下筆的賢燦
我知道~自上一篇後好似乎總是等待著甚麼
但那是甚麼呢?
我總以為--鄭大賢~你能和我說說吧
結果我卻聽見了我們金少女最真摯的嗓音
能夠愛著你 是我的幸福
這是我整張專輯裡最喜歡的一句阿燦啊~謝謝你唱進我心底了
就我而言愛情並不是在瞬間產生
而是在緩慢中自然而細膩的由心衍生的你們倆說~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