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柒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要說天使的來由其實並不艱難──當大地之初,神抓起了塵土捏造了人,隨著人死後於是僅剩下魂,回歸自然的魂魄隨著白色的光霧昇華似地輕緩飄至了天堂,經由眾神裁決的挑選之後,再次賜與了魂體便稱之為天使。
 
那麼!人們總問其餘剩下的魂呢?
唉~那是多麼可憐又可悲的一群……
不被眾神青睞的魂,將被定義下無解的罪,那樣的重量將令亡魂跌落進永恆黑暗的谷底,或者結局因為不敵陰冷晦暗而消散在天地間、或者心存恨意者則成為了怨靈。
地獄的黑土,為他們塑造出仿效天使卻尖銳漆黑的翅膀,腐敗的魂體,伴隨著怨妒的不甘而殘喘在那窒息的寒冷裡。
 
「所以神是偉大的囉?」
 
當四周愚蠢的人們問起,鄭大賢揚起一抹嗤之以鼻的笑容,豐厚雙唇間決斷的口吻,卻盡是發自內心對於神的嘲諷。
 
「是啊~偉大?!偉大的憑著自己一念間的喜惡就能決定世上萬物的存留、偉大的自稱為神還成功製造出所謂無私天堂的假象!」
 
然而可悲卻也慶幸的──自己竟也為了那麼一個曾經以為安逸的方向,而獲得了在這漫無邊際的時光沙漏間,唯一的牽繫。
 
 
--──────────────────
 
 
「吶!鄭大賢──」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是要找碴呢!當他回過頭去,循著那道明顯和臉蛋配不上的低啞嗓音,鄭大賢望著那張衝突著正將眼睛瞇成一線的笑臉。「呵呵,謝謝你。」
 
「嗯?謝什麼?」姑且不論對方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之下,他還真不知道,這傢伙現在說的是哪遭?
 
「真是,你不認得我了啊?」不難說明那一臉疑惑的模樣,當金力燦解釋,「就是今天在泥濘沼澤呀……你不是拉了我一把嗎?」
 
啊~經過對方的提醒,這才想起自己今早經過泥濘沼澤的考驗時一時順手拉起的蠢蛋!"怎麼會連那麼簡單的飛行都過不了呢?"當然,儘管在心裡這麼想,他卻也不打算真的白目地說出口……
至少吧!就現在看來,在眼前這傢伙洗去一身原本髒蹋糊塗的泥濘後,這才展現出來那張令人意外的容貌,得天獨厚般甚至較所見天使都顯得只像陪襯的那張白皙肌膚和精緻五官,不難想像十之八九必然會給選上的,前提當然是如果不去聽那奇怪的嗓音和毫無基著對話的話!
 
尤其就像現下這樣──
 
……
 
「你可以叫我力燦哥──哦,對了我姓金!」
 
「力燦……『哥』?」鄭大賢感覺臉部有些僵硬地挑了挑眉。
 
「唉呀~不要這副懷疑的表情嘛……我偷偷問過領我們來的天使了,祂說我當普通人的時間比你長,所以,不管怎麼說我也應該是哥嘛!」
 
所以說這人根本放錯重點、亦或是存心想要挑釁?原本只想裝傻地隨意敷衍開來,卻沒想到會招架不住那張盛情難卻的笑臉,望著那勾在自己肩上的臂膀,鄭大賢不禁深深質疑……
重要的是他們兩人壓根不熟好嗎?尤其是在現下這個困難重重、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跌入地獄深淵的情況下,他根本沒有辦點多餘的心思去和其他該說是競爭者哈拉些甚麼!
 
然而,對方卻總是沒能理解他心聲地逕自開朗著。
 
「我說大賢!」
 
「嗯?」
 
"
可以不要叫得那麼親密嗎?"他想……眼看著最後一道考驗的即將來臨,他望著對方吱吱嗚嗚像是絲毫感覺不到緊張的模樣,扭了扭肩頭,真猜不透在那腦袋裡究竟都裝了些甚麼?抬起頭鄭大賢抿著嘴只是發著單音地凝視他。
 
「你……
 
「嗯。」
 
「唉唷,這可以問嗎?」
 
"
拜託!快說──"當鄭大賢點點頭。
像是興奮又期待著,其中的表情又顯得有點複雜,金力燦用著那張白皙的臉加上比女人更加來得鮮豔欲滴的紅唇緩緩地說。
 
「大賢你啊……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呢?喔,我的意思是……你是怎麼死的啊?」
 
「撐死的。」
 
極其不耐煩之下,鄭大賢隨意而敷衍地回答,撇過頭去沒能察覺在對方臉上那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變化,然而再次傳入耳裡的哽咽嘶啞,卻又讓他氣絕。
 
「好可憐……
 
「啊你──」猛地回頭,映入眼簾竟又該死的是一雙汪汪的淚眼。
 
「我不是故意要這樣的,但你真的好可憐吶……」重複著當金力燦說。
 
"可憐個鬼!"當他幾乎地又想要怒吼。
 
鄭大賢本以為自己永遠也不能明白當時的心境、以及那個頓時教自己心軟的理由。

   

總是不理解的,自己何以見得特別討厭那抹打轉在他眼眶裡的淚水,還有當下自己那強做明朗的過分,卻根本是在澄清般地說出『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啦!』的語調!
 
只是看著在金力燦臉上比演員轉換的更快的情緒,那只要稍稍安撫討好,就能倏地回收沮喪轉換成陽光的笑容,不可否認的……那卻是他鄭大賢最最喜歡的表情。
 
儘管在往後數不清的日子裡,他也曾抱怨過數百回的──『力燦哥你老是耳根子軟的就像傻瓜一樣。』
然而卻在其他傢伙有心或無意試圖因為金力燦的易懂而戲耍著當有趣的時候,鄭大賢總會用著自己激光似的眼神、還有幾乎能讓對方無地自容的對話,慣性而不低調的站向他身旁。
 
 
 
 
 


 
 
 
 
*
 * * * * * * * * * * * * * * * 
我的人生就是處於一種就連細微末節都想要解釋清楚的狀態...
導致於現在都第七章了~還沒能進入正軌...(搞甚麼!)大喊
慶幸現在全世界的人好像都在關注外星人都經紀人所以拖拖拉拉的其實感覺就也還好XD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阿燦對於甚麼事情都會特別地當真
或許也就是這樣~他才老是被準烘和其他弟弟們拿來尋開心吧?!
但是人都說傻人有傻福不是嗎?
原本不怎麼熟絡的我們大賢君~現在還不是老窩在你的左右呢!!
所以說人跟人之間是需要妥協和適應的~~~
所以妥協的讀者們(確定有?)~請在讓我任性的在寫一張拖戲搞在進入正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