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陸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創世紀之初,耶和華 神說:園中樹上的果子不可喫,那會令你們開啟明白善惡的眼、卻也會令你們死。
──然亞當和女人卻喫用了,於是他們獲得能夠和神一樣判斷善惡知識,卻也被詛咒般趕出了伊甸園外!』

 
 
黃昏西下的窗旁,男子用著高低和諧的嗓音沉穩地唸著……慣性地按下手中的錄音筆重複播放地檢閱,不同於常人銀灰閃耀的髮色下,一雙無視於夕陽灼烈的雙眼正毫不避諱地直視向天空。
 
「所以說只有無知的人類才會聽信這種沒有考就的故事。」再次揚起挑釁的語氣當他如是地對著天際說。
 
揚起一抹嘴角不羈的訕笑,然而臉上那雙澄澈的眼瞳卻始終只是平靜無波,伸出食指輕點著就如同慣有的手勢,一切依序般平靜的,倘若不是突然間出現了文鐘業的驚嚇聲──
  
「啊!大賢哥,等、等一下!」
 
經過一天的疲累回到家中,剛脫下鞋襪的走入,卻沒想到會撞見一個燒開的熱水壺正凌空的朝自己飛來,連忙彎腰閃過的文鐘業驚嚇,就算經過這麼多年還是沒能適應的直覺大喊了出來
「要、要喝薑茶的話等會我給你泡,你這樣實在是挺危險的啊!」閃閃躲躲的,當他隨著眼前的熱水壺左晃右擺。
  
「哈!行的,你看我這不是沒問題嗎?」
 
如入無人之境般,當眼前的鐵壺又再次的在屋內直線的飛躍了起來。
 
「可是……啊!哥、哥──」儘管做好了自己等會又要拖地的準備,然而更讓文鐘業擔心的是,這已經是他們這個月摔壞的第四個水壺了,想要阻止卻無力自己早已喪失了能力,跨開了腳步,他連忙的朝落地窗旁的鄭大賢跑去。

 
……
 
「你瞧,這不是沒問題的嗎?」聽著腳步聲的到來,鄭大賢悠緩緩地端起精緻的茶具。「都和你說多練習幾回就行啦,鐘業你不在家的時候我不也這麼過的嘛~」
 
「可是哥你──」

 
「我還想著你怎麼還不回來呢?呵~說到這你快來看看,你瞧瞧這回我接到的工作都是錄些甚麼呢!」啜飲了一口薑茶,鄭大賢翻閱起原本擱放在腳上點字的聖經且播放起方才錄製的音檔……「哼!尤其你聽聽這段──『神說:園中樹上的果子不可喫,那會令你們開啟明白善惡的眼、卻也會令你們死……』你說,這真是甚麼樣的笑話!如果真像書上所說的,那麼我不早也死了千百回了?說甚麼開啟善惡的眼……怎麼我反倒是因為認清了祂們骯髒的秘密,現今變成了個瞎子呢?」
 
「痾,大賢哥……
 
「唉~算了!反正我這雙眼睛看不見也不是一朝一夕了,真是──喔,對了,瞧你最近總是這麼晚回來,怎麼是學校還是力燦哥有甚麼事嗎?」擺擺手,鄭大賢問起。

 
有時候也不得不羨慕起文鐘業的,儘管他不知道還沒能尋找到的其他傢伙究竟又是甚麼樣的情況?
雖說是他自願選擇窺視了神的旨意而才能領著文鐘業找到了他力燦哥,然而對如今只能像個廢人一樣待坐在家裡的自己而言, 絲毫無法守護在金力燦身邊的這份無力感,僅有自己明白的內心挫敗,卻已不只一次衝擊著他原本的自信心。
 
……
 

尤其每當在他只能面對文鐘業沉默的時候!
 
「怎麼了?你倒是快說啊──」儘管還是迎著笑臉,但每逢這個時刻鄭大賢對於這個弟弟的心緩總是不自主地焦躁,「別欺負我這個瞎眼的人老是自個悶著,別忘了力燦哥的事也是我的事啊!」一直以來總是只能聽說著,卻一點也幫不上忙的自己。
 
「我只是在想……哥,你是不是該到學校去一趟,我總覺得力燦哥的身上,好似乎有其他天使的氣息。」
 
「會是容國哥他們嗎?」
 
「不知道……」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文鐘業淺淺地嘆息。「但我更怕是神所派來的,你也知道的雅典娜神宮後期的那些天使,和我們全無交情而且好戰,雖然我們已經恆越過了每一世力燦哥覺醒遭受烈焰詠嘆的年紀,但是失去所有力量的我,還是害怕,會沒能保護住哥……」即便依舊清朗卻顯得格外沮喪的語氣。
 
「該死的這事你竟然現在才告訴我!」光想起每一世金力燦最末被烈燄吞噬,而灼痛著直至化為灰燼方能消逝的模樣,鄭大賢便對自己的無能咬牙……「明天、明天我就和你到學校去吧!」當他肯定地說。「儘管這麼做有些冒險,但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讓那些傢伙再有機會接近力燦哥。」
 
 
……
 
 

儘管要犯下不被原諒的罪……比起雙眼更加透澈的心!
與其活在滿紙謊言的天堂下更加燦爛在鄭大賢記憶中的那道粼光、那抹總是能讓他勾起微笑的想念──
 
「力燦哥。」
 
自心頭低迴至嗓間,當他反覆出共鳴思念,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期待的那張笑臉,他會拼盡一切守護住。
 
  
  
  

 
  
 
 
*
 * * * * * * * * * * * * * * * 
伊甸園的果~在翻閱聖經後.產生了非常多異教徒的想法~(神啊!請不要審判我)
不被允許得到的明白.與其被說是犯下了食果的錯~其實是那樣的心選擇了真正的透徹
眼前所見的一切未必是真的就像愚昧的我們總是聽說….
鄭大賢你真的在天使文裡佔了很重要的角色啊!
我怎麼能讓你變成一個瞎子呢?(大笑莫名…)
還弄得就像天橋底下說書的一樣~好啦~~委屈你這麼晚出現我就大發善心讓你會會你力燦歐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