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叁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叮咚──
 
隨著一陣又一陣高響的鈴聲,金力燦無奈地站在自家門口,伸出手前不忘預先做了個深呼吸,他提醒自己,揚起一抹和藹而親切的微笑。
 
「金教授~早安啊!」原本就在外頭嘰嘰喳喳的大嬸們在看見他時更像是要蜂擁上前般興奮地無以復加……
 
「呵呵,張媽、李嫂、還有劉大姊,你們不用客氣,直接喊我阿燦就好。」
 
如果不是為了準烘那小鬼,敦親睦鄰這種事,他可是打死都做不來,望著那些七手八腳瞬息攀上自己的『關懷』,內心其實是敬謝不敏的,他著實傻眼地望著眼前那些儘管三天三夜都沒能吃完的豐富菜餚。
 
「阿燦啊~這是張媽前陣子自個醃的泡菜……哦,還有還有這個──早上剛煎好的煎餅,這可是我們家寶美一早特地起來做的呢!我們家寶美啊……」
 
「一大清早說什麼寶美呢!阿燦啊……我們家妍珠和你在同一所學校裡教書你們見過吧?晚點來李嫂家還是我給你們介紹介紹?」
 
「呀!李大嫂,妳非得要和我爭嗎?」
 
「說什麼呢~人家劉大姊都親自上門來了,怎麼我就不能說嘛~我可是看準了阿燦要做我家的妹婿的……」
 
「什麼啊!金教授他可是……」
 
「哼~就憑你們家寶美我……」
 
"你瞧你瞧,每回過年過節的這時候就又來了!"
即使是一直以來對自己沒能銷停過的婆媽戰爭,然而一早就這麼過度的嘈雜,依舊是讓金力燦在心裏無盡的嘆息,即便還是想打呵呵地微笑以對,漂亮的眉心間卻還是不自覺皺擰成了一塊,試圖將專注力流放好逃避的想著至少能讓靈魂獲得清靜,然而身旁越漸放大的音量,卻還是不顧他意願地硬是將他拉回。
 
"唉~你倒可好,就自個兒一戶安靜!到底是有多糟的性格怎麼就不同情的出手救救我這可憐的鄰居呢?真是……等到我真的搬離了這裡,我就不信這些大嬸們不會一窩蜂的往你去!"
無端地乾脆將氣全數的撒潑到對面始終寧靜的鐵門上,金力燦掛著旁人不覺得的慘淡笑容在心裡狠狠地對著那道冰涼詛咒!
 
心裡奇怪的是明明就聽過這些大嬸私下七嘴八舌地討論過對面那傢伙的身家條件,怎麼就不見這些婆媽像纏著自己一樣按照三餐拜訪外加問候的上前推銷呢?
 
"難不成正面是個醜八怪?但是那神出鬼沒的身影他也不是完全沒見過啊!儘管只有背面,但那樣的身高體型,就算真醜但配上那樣的條件也還算得上數吧?更何況不是都說是個考古學者了嗎?怎麼想那樣的收入鐵定也該不算少吧?"
 
「怎麼想著都定是性格有問題……」批判著金力燦暗自下了決議。
 
"總之明天一早就去路口問問房仲吧!只怕再下去就連準烘都給纏上也說不定!"只是這麼樣想著,餘光卻突然望見對面那總是不動如山的鐵門上倏地有了光線折射的反應!
 
"OH MO!OH MO!是起得太早所以產生了幻覺嗎?"
 
像是為了回應般出現在眼前,那明顯和自己有所不同──冷著的一張臭臉,和那身即使映著光卻更顯得晦暗的模樣!「怎麼現在就連考古學家都這麼趕潮流了嗎?大清早的就穿著一身黑色的皮大衣,身上不長溼疹嘛……」迴盪在金力燦嗓子裡的低咕。
 
「要人幫忙就別和婆媽一樣的嚼舌根。」
 
「蛤?~我……」
 
沒能想過會聽見對方意外地開口……不──正確地來說……是他金力燦這輩子還真沒聽過像對方這樣低啞深沉的幾乎要說是打地獄來也不為過的嗓音。
 
直覺地他趕忙低下了臉……
丟臉的想著方才自己對於對方數落的抱歉,該死的他竟然也和身邊的這些婆媽一樣,以為小聲的嚼舌根對方就給聽不見?!
 
"
所以說人還是不能有半點僥倖的壞心理~唉……"心虛地在心裡暗自地嘆息,原本還想憑藉著周遭那些婆媽的叨唸好藉以逃避……
 
"乾脆就被歸類成一塊就算了!反正說坦白點,搞不好明天去問問房仲,咱們就依然只是死生不相往來的關係。"懦夫般他乾脆鴕鳥地安慰著自己。
 
然而世界卻像和他作對似地倏地在這一刻安靜了下來,低著沒能再低的頭金力燦無語地聽著耳邊越漸趨近的腳步,望著那最終停在自己身前那黑的黝亮的皮革式軍靴──"還真是一貫的徹底啊!"強拉開嘴角的微笑,他討好地抬起臉。
 
「呵呵,初次見面你好,我是住在你對面的鄰居,我叫做金力燦。」
 
「方容國。」
 
依舊是那道沉穩的幾乎讓『旁人』不寒而慄的嗓音,金力燦更加疑惑了。要說這算是自我介紹嗎?當他抬起頭來卻望見對方一張明顯因為不悅而黑了一半的表情,觀察著身邊和平時截然不同現下竟然一個字都吐不出的大嬸們,他結果還是無奈地開了口……「我說方先生──
 
「我搬來這裡為的是圖個安靜!」卻讓對方的氣勢給硬生生截斷的氣餒,金力燦吐了口氣。至今好似乎終於能明白這些大嬸為何總不上前去拜訪的原因,他再次低下了頭,卻因為對方接著下來的開口而露出了淺淺的笑意。「如果有人往後再在我的門前吵鬧個不停,那麼我想……我會沒有辦法抑制住自己的脾氣。」
 
鏘鏘!
 
望著因為他的一句而瞬間一哄而散的鄰里,金力燦發自內心地幾乎想要跳起來對他高喊讚!
 
儘管往後的日子裡,這些大嬸們還是會偶然地偷偷跑來按鈴和他告狀說他的對面住了個地獄般的惡鄰,然而又有誰知道呢?這對好幾次都想伸手掐死這些婆媽的金力燦而言,這位惡鄰的出現,無疑不是像天使的降臨一般地教他感謝。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相信能否得知到對方的名字.或者是兩人緣分能否開始的契機
倘若連最基本的問答~對方都不願告知……那多做些甚麼也是惘然了!
就像文中即使方容國再怎麼樣不情願~竟也還是毫不考慮地這麼字正腔圓對著一個自己總認為煩躁的凡人阿燦說了
老實說我也還不是很能明白金少女這時而聒噪時而沉漠的個性
但我能確定的是~一開始阿燦的確是很喜歡纏著容國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