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貳章>B.A.P—All燦*天使般的你……

當受到詛咒的天使跌落到人間,文鐘業常安慰自己……這樣的他,或者還不算是太糟了!
至少比起墜落後最先相遇的大賢哥來說,只是失去了天使力量的他,這趨近於凡人的笨拙樣貌,竟也幸運地成為了他能夠守護在金力燦身邊的理由。
 
……
 
「文教授!」
 
「力……痾,金教授你來啦。」
 
陽光下,當文鐘業回過頭去嶄露出微笑望著正舉步朝自己走來的他,餘灰飛揚的粉塵間,竟又像是那日遭他碎裂的絕壁般,猛地襲入般刺痛了雙眼。
 
「唉~想喊力燦哥就喊力燦哥唄……瞧你──」總是習慣和人保持著特定疏離的,就連金力燦自己都不明白,在第一次和文鐘業見面時心中那股莫名的熟悉感,或者是在對方臉上那張單純莫名的近乎『傻』的笑容吧?!縱然大多時候他都不認同在那身上簡直好到注定就要讓人吃定的脾氣,金力燦拿起口袋裡的手帕結果還是遞了上,「都勸你多少回了別老讓那群小鬼踩在你的頭上!吶~趕緊擦擦臉吧!真是……作為一個正堂教授怎麼就連板擦都得自個清理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甚麼重修生呢!」

  
「痾,謝謝。」深怕弄髒對方似的大掌隨著主人的思緒僅出現了片刻的停頓,伸出手文鐘業仍是緩地緩接過,依然帶有著對方溫度的巾帕,記憶中熟悉不過的溫柔,讓他亦加提醒著自己沒能多說的沉默。
當他輕拍去身上的灰燼……心裡滿溢的是全然欣喜卻又不得不退卻的情緒,明明激動地就想擁抱的一顆心脫口的卻又非得是最最疏離的道謝,他無奈地輕嘆了口氣,平日總是簡單的一張表情上,難得遺忘管理的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哈!看來今年研修史學的小鬼不是普通的難纏了,竟然也能讓你露出這麼苦惱的表情啊!」慶幸著金力燦的解讀,文鐘業連忙地抬起頭來,卻對上對方正凝視著自己的目光,連忙撇開地搔了搔頭,他又想起了鄭大賢叮囑的提醒。
 
 
──在我們還沒找到容國哥和永才他們會和前,絕對不能讓力燦哥想起半點可能覺醒的記憶,那只會讓他陷入無邊的險境!你該記得的……這近千年來我們總是重蹈覆轍的苦痛……更遑論現今的我們,更是比從前更加失去了保護他的能力。
 
 
「呵呵……我只是──
 
「說真的,要不是那次親自押著準烘那小子來聽過你教課,我還真不相信你會是史學的教授呢~」明白他又要費心的解釋了,金力燦打趣而好心地笑著打斷他的對話,「不過你別誤會,那是因為你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了,加上歷史學這實在是……呀,你瞧我光想著都頭疼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呵……」
 
"只因那些全是我們一世又一世看著力燦哥你走過的啊!"
即使想這麼明白著訴說卻更不能夠讓對方憶起的,當耳邊再次迴盪起那猶如千年前總會在眾神面前替他的笨拙解圍的低啞嗓音,沒能退卻而佇立在原地的腳步,文鐘業不自覺露出靦腆的笑容。
 
 
只是隨著午休鐘響,更像是提醒的警示──讓那樣的笑容瞬間清醒……
 
 
「啊!不知不覺都中午了啊?!金教授你、你不用接著準備下午的課嘛?」儘管鱉腳卻明顯著送客的意味,這讓金力燦瞬息也顯得尷尬。
 
「是啊!我也該去找準烘了,那小子現在說不定在飯堂裡等我等的哇哇叫了。」意外自己竟會和他人閒聊了起來的,回歸本質金力燦收斂地揚了揚手,「那麼我先走了,『文教授』。」
 
握緊著掌心看著彼此又回到原本疏離的冷漠,唯有自己能夠明白的苦澀,讓徒留在原地的文鐘業緊緊咬牙。
 
「力燦哥……」仰著窗外直射而入的日光,當他小心而怯懦地低喊。
 
"即便我們打破了天使的絕壁緊隨著而來,卻還是害怕著任何一絲沒能改變你命運的機率……然而儘管抱著這樣自覺的我,卻還是存有一絲的想望,希望能在你的腦海裡停留。"
 
 
 
 
 
 
 
 
 
* * * * * * * * * * * * * * * * 
當我站在你的身邊 卻不能夠向你訴說我們的曾經…
一直很苦惱著該怎麼表達鐘業的傻氣~決定挑戰All燦時幾乎第一個煩惱起的就是文天使啊…
時而強悍時而說起話來卻怯生生的模樣
可這孩子總像有著無限潛力似的 讓我們看見越加更好的他
鐘業啊加油喔~姐姐們會一直看著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