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6>INFINITE—鉉圭*時間啊!

 
張東雨一直無法明白
,身旁這孩子,總是急於陷入深眠的原因……還有那每回睡醒,卻反倒像是消耗掉大半力量的模樣?只是原本還不以為意的他,望著那一天天益加消瘦的臉頰,不如以往明朗的氣色,終於讓他擔憂了起來……
 
「成鍾啊!你都在夢裡做些什麼呢?」儘管知道自己這麼詢問很奇怪
,張東雨卻也找不到更好的問法,伸出手連忙拉住似乎又將準備入眠的他,難得皺起的眉頭像是要夾死蟲子般,全然難看地就是笑不出來。
 
「不就睡覺嘛……還能做甚麼!」
 
「是嗎?但我總覺得你這陣子氣色特別不好啊
,成鍾阿……你是不是有甚麼煩惱沒法說的?說給我聽聽吧,無論是甚麼麻煩,我都會想辦法給你解決的!
 
一連串連珠炮似的叨唸,儘管張東雨早做好這孩子稀奇古怪可能的回答,然而在李成鍾不耐煩地說出──「反正哥你別吵我如果我再不睡的話說不定金聖圭就又不和優鉉哥走了,沒有我的話,那兩人就甚麼都做不了了……」這樣應答的當下,他內心著實給恐慌了,直覺總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他用著不明白的口氣,焦急著搖晃反覆詢問他。
 
「你說甚麼?甚麼誰和誰走了?」望著眼前李成鍾只管直閉上眼睛的模樣,張東雨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傻氣和淡定!「呀!成鍾、李成鍾~你最近有和甚麼魔打交道嗎?你別睡!聽東雨哥的話你先別睡啊──
 
「東雨哥你真是好吵……」全然沒有料想到自己會被他突然設立起來的結界給震攝開
,張東雨聽著他最末倚靠在樹蔭下的呢喃,「就這麼一回吧……就最後這麼一回了,哥……你別吵我我是真心的想幫幫那兩人啊……像是鐵了心不讓自己闖入的絕對,張東雨望著那張陷入熟睡的臉龐,瞪大雙眼卻只能無奈地佇立在原地的內心,隱隱焦慮不安了起來。
 
 
──
 
 
金聖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再見到南優鉉,正確地說──或者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更不敢……
 
即便經過了數百年,也難以忘卻母親在將他帶領到這裡之後,離去前倚靠著父親無聲流淚的模樣,那是一個即將和孩子永世分別的憂傷,當父親用著那向來威嚴卻淡漠的口吻站在了自己面前:「聖圭……忘記那些你曾是我們孩子的過去,順從命運好好成為聖天使,無私地為這個世界好好地祈求吧……我和妳母親,也會忘了你的。」唯有一雙泛紅的眼睛透露出了內心強忍的情緒,金聖圭抬頭看著父親總是堅毅的臉龐,眨去了淚水後他露出了微笑,然後平靜而明白地,終於放開了母親不捨而溫暖的手掌……
 
「嗚~為什麼?為什麼這孩子偏偏會是聖天使!為什麼?為什麼偏偏要是我的孩子……」最終在母親眼裡,僅存的不甘目光,總教他的內心刺痛著,這才明白原來──攸關於自己所有存在的點滴,都只是為了徒增和自己有所牽繫所有人的傷感罷了。
 
如果要說已經看破或是絕望?其實
……除了偶爾必須承受的孤獨外,他甚至以為自己早已經隨著時間,習慣了這樣的自己。
 
只是偶然的還是會傷懷,尤在晝伏夜出的交際時刻,低頭望著身前那一塊幻化的水波紋裡,呈現出因為自己祝禱而一如往昔平靜世界的模樣,忽然間體認到僅存在自己的酸澀感,讓他不得不地仰起了頭。
 
 
──時間有沒有重啟和暫停?
──它是不是沉睡著 就像現在一樣?

──茫然地我凝視著四周
──閉上眼就想起了你

 
 
任憑落日的餘暉刺痛著眼眶,金聖圭突然想起了那日曇花一現的他……還有那為了認證自己在神魔中的魅力,而迴盪記憶裡的清唱,不可置否,和外表截然不同的那道嗓音,卻也魔魅般地埋入了他的心裡。
 
「我說……那個說要祝我健康快樂的天使,你這模樣該不會是在哭吧?!
 
原以為還只是錯覺
,當他望著那抹從天際的交界邊緣緩緩飄落下來的黑色羽翼,隨著印象中沉穩又帶了些孩子鼻音的語調,擺明調侃著自己的稱喚,金聖圭不敢置信地將眼睛睜到了最大,望著猛然出現在眼前的笑臉,依舊戲謔性的惡趣味表情,就連自己都沒想過竟會如此懷念的,他怔愣愣地仰頭望著,直到對方的大掌輕撫上自己的兩頰。
 
「哇!痛──」
 
聽著對方的哀號
,南優鉉哈哈大笑著!絲毫沒打算放開地捏扯著那張麻糬般細白軟嫩的臉頰,毫無憐憫心地──"誰讓自己為了這傢伙,可是和外層那該死的結界硬是碰壁了無數次呢!"
 
「怎麼!想我了嗎?呵呵……」看著那在胸口比著愛心圖樣,像是絲毫不曾意識到他們是天使與魔的對立身分模樣,金聖圭竟也被他逗弄的笑了,抬起一雙因為被他捏疼而由感傷轉為委屈的眼瞳緊緊凝視著,更多心裡的好奇和疑問教他不明白。
 
「你……可是你是怎麼進來的呢?」在這個就連自己都未能闖越過的結界裡
 
「不知道!大概是想你了吧~呵呵……怎麼,該不會是你剛剛也想我了吧?
 
綜觀著這傢伙就是有著一張天塌下也沒能阻擋的臉皮和蠻嘴哄騙世人的能力
,聖圭沒能多想地將它歸咎於魔的習性,只是偏偏這樣自己的臉還是泛出了熱度,他偏過頭去,映入眼裡一塊幻化的水波,像是提醒著心裡不得不的平靜。
 
「怎麼可能,我、我可是天使呢!怎麼可能會、會想念你這樣的惡魔!」
 
然而他卻忽略了在對方眼裡的一絲黯然……
 
「那算啦
我走了!」當南優鉉說
 
隨著逐漸走遠的腳步,金聖圭結果還是濕潤了眼眶,無法大口呼吸只得吞嚥著喉間一陣又一陣的酸澀好隱藏去被獨自留下的憂傷。比起不再相見更加讓人害怕的想念!〞這樣的情感自己是絕對不能夠感受,他於是咬著牙,戰勝理智般沉默著。
 
 
──You can't take my heart...
──How you feel right now?
──can't take my heart...
──How you feel right now?
──can't take my heart!
 
 
──
 
 
隨著時間的靜止……
 
『金聖圭你這個笨蛋!』夢境邊緣的李
成鍾看不下去的大喊
 
這算不上是自己第一回介入了自己的夢境,無論是上次以或是往後的無數回,當他施展力量隨著兩人的意念而將南優鉉送到了金聖圭的面前,甚至比他們更加明白彼此的心思,
『倘若就這麼走了,那個傻瓜就會永遠都這麼寂寞的。』停佇了南優鉉的腳步成鍾比兩人更加入戲地說
 
隨著南優鉉的一聲嘆息而再次復甦的景象,走至了邊緣卻又猛然回身的步伐,伴隨著口中的低咒,他不甘願的又走了回去!
 
「什麼嘛~我費了多少力氣才進到這來的,因為你的一句話就這麼走實在也太不划算了吧!」丟掉臉面重新地佇立在他面前,好一會了換來的卻只有那始終沒能抬起的紅色腦袋瓜,南優鉉努了努嘴,不曾被人這麼對待的心裡還真是受傷了。「真是的好歹你也說句話嘛……
 
聽著徘迴耳邊一句又一句的叨唸,金聖圭不得不說自己真是不明白身前的這個人了!是說魔都該是像他這個樣子嗎?還是說逗弄自己真的能讓他感覺到些許的有趣?然而真正教他釐不清的,卻是那樣一張似乎因為自己的沉默而懊惱的神情
 
〝為什麼呢?〞面對像自己這樣一個淡漠無趣又老是搭不上話的性格,金聖圭漸也迷惘了,就像不明白自己眼眶裡打轉的熱度,他低著頭仍舊膽怯地無法認清。
 
「理我嘛、理我嘛、『健康快樂』你理理我嘛~」那麼好氣得讓他險些笑出來的說詞
 
「我……
 
「好嘛
不想就不想啦!反正我也不是這麼在乎你想不想我的啦」隨後又大列列地拉過了雲朵,坐在身邊逕自又笑了開花的模樣。
 
總是超乎自己想像的明朗,不同於印象中該是惡魔的他……
在往後記憶的時間裡,金聖圭總會默默地側過臉凝視這個總說自己要死賴著的人──
在那樣短暫卻也漫長
,幾乎足以佔據生命絕大部分的快樂時光中,金聖圭甚至開始逐漸發現了,自己因為他而變得富足的笑容。
 
 
──
 
 
猶記得那是個大雪紛飛的冬季,過度低寒的溫度令得金聖圭即便用著雪白的翅膀包覆住自己,依舊沒能抵禦住唇齒間不斷的顫抖。不得不依循自然的四季轉換,即便這樣總是怕冷的他也曾一度埋怨地幾乎想用自己的力量來改變這樣該死的氣候,然而明知自己總是多想的,他感嘆地瞇起一雙細小的眼睛,望著那像是毫無知覺依舊在面前優晃著的好動傢伙。
 
「真是……優鉉你難道都不會冷的嗎?」
 
「我?」展開的一雙黝黑翅膀甚至是不明白地揮動了兩下
,南優鉉用著教金聖圭完全羨慕的口吻說。「完全不會啊
 
即使氣惱都因為被凍得紅暈不起來的雙頰
「可惡,難道惡魔的翅膀就比較保暖嗎?!」惱怒地動手狠拆著對方從人間帶給自己的新玩意搓揉著放入懷中,瞬間提升的暖度,讓他終於舒緩地吁了口氣。「呼~」
 
「呵呵……那是因為聖圭你的體質天生虛弱啊……怎麼
,那玩意有趣吧?有用的話下回我再給你帶吧!
 
〝要是真這麼承認
,自己不就也太沒氣勢了!〞抬起眼金聖圭看著那張逕自驕傲的臉龐,原本還想誇耀此刻卻因為更想作弄對方而故作出冷漠,虛弱地朝掌心呵出口氣,他瞇起了雙眼臉上卻全然沒有半點笑意。「是啊誰讓我們天生就是相對的角色呢?如果這麼麻煩的話你也別老是跑來了,哪天要是讓人發覺我們關係的話,說不定我會立馬被抓去公審呢!你還是別害我了。
 
就連金聖圭自己都沒能發現自己撒嬌的語氣
,從前總是不擅說笑一板一眼的他。
這樣的轉變讓南優鉉高興在心底卻也不敢明白地拿出來說嘴,誰讓這小傢伙呢!就不知道這對自己總是特別計較胸懷究竟是打哪來的呢?!
 
「生氣啦?……」沒法總是只得讓步的南優鉉走近地說著
,盯著金聖圭的目光,心裡既是無奈卻又有更多的討好……誰讓這傢伙只要一哭喪著臉自己的心裡總是憋屈的緊呢!舉起雙手在臉龐擺起了朵花樣,身體躁動著好引起對方的目光,他毫不害臊地自我稱讚。
 
「南優花、南優花,我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南優花呢。
 
「哈~臭美

 
「嗚~所以『健康快樂』不要趕走南優花嘛……
 
「知道啦!真是……
 
不知不覺又因為彼此而笑起的眼睛
,沒能想過的──當南優鉉彎身靠近,突如其來覆蓋在唇上的溫度,讓金聖圭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幾乎忘卻呼吸的頻率
──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
,『我們』就一起逃跑吧!呵呵……天使和惡魔的逃亡,想起來就是這麼精彩刺激啊……
 
總是逕自決定去留的一張臉龐
,金聖圭看著那雙總不被眾人所信任的眼睛,黝黑中卻唯獨只映射出自己的模樣,平靜的心猛然地給悸動了,就像自己明白地進駐了他的心一樣,眼前坦然的笑臉,竟也全然充斥了自己。
 
 
──即使我沒能說甚麼 也聽不到甚麼
──即使如此……

──如果我能尋找你 我也會一直等待著
──從現在  直到時間停止
 
 
 
 
 
 
 

 
*----------------------------------------------------------------------*
(
鉉:整整寫了三周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忙嘛~重點是鉉圭實在也太難寫~(鉉:藉口!藉口)
結果我還是決定要給這個系列下正名了
天知道我連大溺愛的賢燦都沒給正名怎麼會先給無限文正名了
果然我寫文的模式真是越來越詭譎了啦!!(鉉:怪誰~)
話說整篇文應該是要在這一章完結的但現在搞啥!!!~(吶喊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