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4>INFINITE—鉉圭*只有眼淚……

 
 
那是一段多麼遙遠的傳說了?
遙遠的甚至連主人公的名,都因為神魔大戰後再次和平的分壘而不再被人憶起!
那段遭受天使們抹去的自私、那段至今仍被惡魔譏諷的荒誕……
 
『惡魔才不可能真正愛上天使,他們想要的──只是那顆能夠期許天地美好的心跳。』
 
李成鍾又做了那個夢──

自小到大,不曾間斷卻反倒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亦加清晰的夢境!
然而不同於以往的,伴隨畫面猶如走在被那兩人存封深埋的記憶片段裡,他與他的故事……依舊徘迴。
 
始終低著頭祈禱,那個被壟罩在七彩雲霞間,有著一頭罕見紅髮的男孩。
在過往的夢境中,總是因為空間的異變而沒能認清的那一對純白,閃閃發亮在陽光下的豐厚羽翼,李成鍾這才終於想起了,那曾在父親口中聽聞敘述過──自創世之初至今唯獨出現過一位聖天使的模樣。
 
那是一個擁有至高無上,僅憑著一個自我的意念便足以撼動世界的天使!
曾幾何時在李成鍾的心裡,總以為能擁有這樣的力量,是多麼令得神魔們嚮往……
 
只是從未料想過的,當透過夢境日復一日看著男孩猶如被囚禁般的寂寞,總是只得以替萬物為優先的祝禱卻不能存有半點私心的情慾,沒能與任何人多做接觸交談日子裡,縱然看似無盡卻儼然枯燥乏味的時光中,從未能替自己奢求過什麼的心,難道就不遺憾嗎?
 
 
──
我 甚麼都無法給予你
──Missing you
──
連同溫暖的話也無法說出口

──I missing you

──
更不敢有甚麼樣的冀望
──I missing you……
 
 
〝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個夢……〞李成鍾心想,儘管他從未瞭解過這反覆出現夢境的意義。
然而,反正這是他的夢不是嗎?就算自己真的在夢中做了些什麼也無傷於現實,倘若這個男孩就連在他的夢中都只能過得如此不自由,那就真枉費爸爸老安慰說他會是未來命運的主宰者了。
 
閉上雙眼,李成鍾默念,儘管不知自己的能力在夢境裡究竟能不能影響這猶如牢籠般的結界,隨著再次睜開眼的雲霧飄散,突如其來從天而降的喊叫聲,卻同時教他們抬起了目光。
 
「哇!」
 
即便就連自己都沒法穿越的那道藩籬,李成鍾彷彿透過透明隔幕般,望著眼前的故事一幕幕地展開。
 
 
──
 
 
金聖圭從未想過自己能碰見聖天使和看守以外的人,瞪大著一雙向來淡定細小的眼皮,緩慢而驚愕地看著眼前不知從何處跌落的男子,那不同於天使間異常躁動的氣息,毫不掩飾彰顯在對方身後的黑色翅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他知道,那是惡魔才有的記號。
 
「唉咕~痛死我了!」摀著自己跌疼的屁股,還沒發覺自己處竟的南優鉉只是一昧逕自低咒。
 
他是時間的魔,隨著自己的意願,可以任意的掌控和扭曲身旁周遭時間和空間的定義,偶爾遇見比自己力量來得薄弱的神魔,屢試不爽地還會順道戲弄上一番……然而就在剛剛,望著那些自雲霞裡走出一臉嚴肅的禁衛天使兵,止不住好奇心作祟就是想到裏頭瞧瞧的,閉上眼他口中呢喃著咒語,揚起了翅膀正準備移動的瞬間,意外發生在腳下的震動,卻像黑洞般地失序地害他墜落。
 
「今天還真是沒有運氣的透頂啊我……」他叨唸,拍了拍身下一襲合身的緊身黑色褲裝,不同於其他魔魅總是斜睨或是冷地幾乎沒有的表情,南優鉉埋怨的口吻意外生動地就像個淘氣的頑皮鬼,微微彎下腰,面對面反應過來地用著同樣好奇的目光對視上那雙凝視著自己細小的狹長,突然間抿起唇地露出笑容,倏地舉起的指尖,無防備的點了下那似乎因為疑惑而微皺起的眉心。
 
「你──」直覺退卻了一步,金聖圭連忙摀著自己被他碰觸的額頭,這是數百年來第一回有人碰觸到他吧?!當他甚至聽見對方毫不遮掩的問答……
 
「我?我是惡魔南優鉉。欸你──看你這一身到了外頭就怕弄髒的衣服,你是天使吧?我看那些人那麼保護你,我說你的能力是什麼呢?」
 
「我……我沒甚麼能力……就、就是和其他天使一樣……」那是他第一回說出了謊言,帶了些膽怯、好似乎有一些心驚,就連自己都不可置信的,他竟然會為了想要留住一個全然陌生的惡魔,而做出了這樣大膽的行徑!
或者吧……他只是想要一個能夠直率和自己說說話的人;他只是想要一個不因為他的身分,而異樣看待他的人。
  
「這樣啊……」南優鉉嘴上說著,卻用一雙不相信的眼神睨他。「少來!外頭的結界這麼奇特,害我剛才差點都給摔死,你竟然睜著眼回答我說你只是個普通的天使,真是見鬼了你以為我是個傻瓜嗎?」
 
不屑地擺了擺手,他乾脆地撇過了頭──「沒想過天使也是挺能扯謊的嘛……」呢喃在嘴裡的碎語,南優鉉不知道的,是這樣簡單一句卻在金聖圭心裡所留下的刺痛,直覺地只是想離開這個其實也沒甚麼的地方,他左右張望的神情,卻是沒有再多看他一眼。
 
這也讓金聖圭的眼神黯淡了下來,「抱歉。」他說,細小的眼皮感覺似乎有些顫抖,「因為我沒有朋友,所以才會想和其他人一樣,傷害了你真是抱歉,我沒有惡意的!真的,抱歉。」
 
 
──只能忍著 縱使心痛
──可對我而言 連眼淚都是奢侈的

 
 
呈現眼前天使聖潔的畫面,促使南優鉉將目光轉回了他身上,縱然這千萬年來天使與惡魔並不是非得對立的關係,然而向來少有交集的他們,在自己總是喧鬧、相互算計著彼此力量的魔的世界,眼前的這寧靜卻顯得沉寂的畫面,也算是讓他開了眼界。
 
「所以……你沒有朋友?」見鬼了!天使一族不是向來都說自己最和睦嗎?現今看來,不過也就是如此嘛!他想。 
 
「嗯,除了那些偶爾會來看看我的天使長外,你也算是這六百年來,第一個走進這裡的外人了吧!」
 
「六百年?!六百年來你都沒有到過外面的世界?」不可置信,南優鉉對著他再次瞪大了眼。
 
「那是因為──」低著頭,金聖圭內心思索著該怎麼樣才不算是欺騙?「那是因為他們說我的能力太弱了,所以只能夠待在這裡……」他想,這說來也是個事實吧?只能祈禱著萬物卻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的他。
 
 
──只剩眼淚可以依靠……
 
 
爾後每每當南優鉉回想起自己當下的回應,甚至都會覺得自己根本是『鬼』迷了心竅!
不願承認自己是因為那樣一雙閃著淚光楚楚可憐的眼神而泛起了同情,身為魔的他更不願坦言的,是自己閉上了雙眼,卻總是想起了對方的模樣!
 
「南優鉉──」還記得那是他第一回喊了他的名字──微弱而細緻的嗓音卻像是擁著無邊的寂寞。
那時的他偏著頭僅只是疑惑了數秒鐘,卻沒想到會望見那眼裡更深層的冀望,當他說,「你能做我的朋友嗎?如果你不嫌棄我沒有多餘的能力,但我能保證你健康快樂的……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和我說說──外面世界的樣子嗎?」
 
"是啊!如果惡魔會需要健康快樂的話……
 
帶著戲謔地揚起了嘴角,南優鉉從未想過會遇見這樣的傢伙,或者是基於內心惡趣味的使然,他眨了眨眼,蹲下,對著他笑了。
 
「所以健康快樂的天使,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金聖圭──我叫做金聖圭!」
 
脫口而出的迫不及待,隨著那倏地才發覺自己唐突了而又低下頭去的表情,南優鉉十分興味地笑了,拉過一旁正飄盪著的純白色雲朵,不需要用上揮動翅膀的餘力,他一躍而上後便像個孩子般坐落在金聖圭的前頭。
 
「曖~你不抬起頭我們怎麼聊天呢!」搖晃著雙腿,當他用著明顯帶著笑意的口吻說。
 
金聖圭抬起了頭微微地怔愣,看著那雙恣意在對方身後擺動的翅膀,毫無虛假遮掩的模樣,他理解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畢竟這是第一次,有人能夠這樣坦然而毫不在乎地和他說笑,當對方生動地說起那些他數百年來從未能夠體驗過的大千世界,瞇起的一雙細小眼睛因此而顯得閃閃發亮,金聖圭專注而好奇地聆聽著,隨著那些時而誇大時而逗趣的對話起伏,令他竟不僅一次地發自內心笑出聲來……
 
……倘若這樣的時光能夠一直下去……
 
直至不得不結束時金聖圭甚至心想,這或者會是自己一輩子中最最快樂的時光了吧?
當他看著對方揮動著雙手笑說著『再見』,卻說不準下次究竟是何時才能再有機會相見的當下,他微笑著、感謝著、然後在心裡祝福著,他生命中唯一一個、也是真心誠意──和他交談的朋友。
 
「南優鉉!」隨著那抹即將消逝的背影,金聖圭鼓起勇氣地喊著,「雖然我沒有甚麼過多的能力,但依照約定,我會一直為你祝禱的,今天謝謝你,我很開心,謝謝你作為了我的朋友。」
 
 
──我知道 我的心就在你所在的地方
──無論何時 都在同一個感受得到你的地方
 
 
消逝在結界邊緣最後那一抹依舊不羈的惡魔微笑,卻讓天使的眼眶泛起了水霧……
 
在金聖圭心裡矛盾著欣喜與擔憂的──當他明白自己或許會一直的想念,想念一個和自己截然不同的魔、想念他在這天所帶來短暫卻真摯快樂的時光。儘管深知這是不被允許的,當他仰望了眼幾乎就要下起雨的天空,總是隨著自己意念而起伏的這個世界,同時也像理所當然地提醒著他,那些全該拋卻的情緒和所有不該想的憧憬。
 
 
──Missing……you……
 
 
 
 
 
 
 
 
 
*----------------------------------------------------------------------*
大家久等了最近的生活實在忙碌陷入嚴重有想法卻沒時間的狀況
正因為時間~腦海裡不斷糾結著~該先交代雨鐘~還是先寫鉉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