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3>INFINITE—雨鍾*Nothing's Over!

──至今我們並沒有結束!
 
 
當細小卻又深遠的嗓音再次響起,李成鍾猶然不解地望著坐落在遠方的那個男人……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老要出現在我的夢裡?』即便數以百次地在夢境中詢問,對方卻始終只是瞇著一雙細小的眼睛望著他,然而儘管細小卻分明的清晰,當李成鍾睜大自己澄澈的雙眼直視進對方佈滿憂傷的神色,無法動彈的瞬間,他一如過往看見了對方身後展開的一對翅膀。
 
隨著時間倒退而產生空間裂縫的灰白,分辨不出的他索性大喊了起來──『你……你是天使還是惡魔呢?我才是往後時間的控制者,你乾脆點快離開吧!』
 
依舊又是幾不可見的微笑,當對方揚起微小但紛紅的唇角……隨著濃霧的散去,明顯躺臥在那身上的另外一道影像,開口不及詢問便又被模糊去視線的當下,他皺著眉隨著逐漸疏遠的嗓音再次被推離……
 
『那麼,孩子啊……快些真正的覺醒吧……』
 
……
 
『可惡!你別老是自顧自的說啊──』
 
……
 
 
倏地從夢中驚醒,李成鍾幾乎跳坐了起來,厭惡眼前老是沒頭沒尾的夢境,儼然這才發現的,是一旁正沒頭沒腦盯視著自己的臉孔。
 
「拜託!你又是哪位?怎麼能莫名其妙的就闖進我的結界裡?!」
 
坐落在校園裡的樹蔭下,李成鍾瞪大渾圓的眼,擺明起床氣地詢問著眼前那一臉呆滯的人。似乎和自己一樣不屬於這間學園的──當他看著對方那一身五顏六色又略顯老氣的校外服,搭配在那張呆臉上忽然露出牙齦的刺目笑臉,無疑是給近日總沒能睡好的他更添上一筆火氣,原本清秀的一張小臉,此刻盡是嘟著嘴的不滿。
 
〝誰讓他是家裡頭的天之驕子呢!〞就連最疼愛自己的哥哥,眼見他鬧起彆扭來,也得退避三舍。完全遺傳自母親如火般的性格,李成鍾常想,自己如果能和偉大的哥哥一樣擁有能控制火焰的能力就好了!儘管父親常溫柔地勸慰他,說掌控時間才是未來一切命運的主宰,然而身為半覺醒的他,卻只是更加厭惡這樣的自己!
 
因為比其他人都來得提早覺醒,而反倒失去了更多的他……
 
即使比領域裡其他傢伙都來得早覺醒,卻始終展現不出天使亦或是惡魔翅膀的半生模樣。
即使擁有了完全的力量,卻因為毫無用處,而老是遭到同齡孩子譏笑的目光……
現在……就連打小就和自己在一塊的哥哥,也因為沒有自己在身旁的關係,而不得不的和那個叫做『金明洙』的奇怪傢伙成為了朋友。
 
實在是太大的衝擊──
 
當他看見親愛的哥哥,用著從前只屬於自己的懷抱擁抱著那個奇怪的他……
咬牙切齒地回想著當下,眼前卻又出現了那頭冒冒失失的傻樣!
 
「啊你──你到底是誰啊?」
 
「痾我、我叫做張東雨。」當對方傻頭傻腦地摸了摸後腦杓說。
 
「誰管你呢!我是問,你怎麼會破了我的結界的?」根本就是小霸王一般的口氣!
 
只見李成鍾漂亮的眼睛幾乎翻了個大白眼,站起身來不順心地拍了拍沾染上些許塵土的四肢和屁股,原本就充斥煩躁感的神經,低頭竟又察覺自己心愛的淺粉色外套,似乎被剛才下起的雨絲混合著泥土而沾上了大塊的污漬,一臉委屈又有氣無處發的當下,他卻又聽見對方送上門來的討罵!
 
「我想……是下雨的關係吧……所以我才會看見你的。」因為他所擁有化雲為雨甚至進而操控的能力!當他顯得尷尬地笑稱。
 
其實說穿了張東雨並不是個完完全全的傻瓜,即便認識他的傢伙總說他絕大部分的時候,就像是個不知『神魔間』疾苦的傻子一樣!然而僅有自己知曉的──他只是不願意去計較的太多罷~畢竟比起其他神魔混種的初生而言,一脈傳承天使血液而無須經過試煉,僅只要默默等待散發出光芒的他,已經是何等的幸運了……
 
只是在他老是笑著的臉孔後頭其實也有著煩惱……也就是他唯一而僅有的手足──金明洙。
縱然他們只是同母異父的兄弟,然而自小在張東雨總被人說是憨傻的心裡,好像總能體會被對方壓制在心底的悲傷……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在沒有母親的狀況裡長大,儘管明洙看待自己的眼神總是那麼樣的冷漠、甚至帶了些憎惡的目光,然而怎麼說至少自己還有父親可以依靠啊!每每想起這個總是獨自一人的弟弟,張東雨還是忍不住不聽父親勸告地,偷跑到這個充滿了『人類』的學院看看他。
 
沒想過十次總能有九次的,當他開始注意到那抹和自己有些相似偷偷摸摸的身影,然而又不同的幾乎較人羨慕,當他看著那叫李成鍾的孩子毫不猶豫撲上自己哥哥懷抱的當下……
 
〝不知道的人說不定還會以為是情侶呢〞張東雨心想,怔楞地遠望著那站在後頭,同樣也因為眼前兄弟的畫面,而不自覺默默揚起笑容的金明洙,震驚之下猛地卻又加深了自責感,內心不禁對那個像花一樣的男孩感到無限好奇,好奇心滿布之下,也迫使自己的目光開始轉移到了李成鍾的身上。
 
只是……
 
花上好一陣子觀察下,張東雨卻始終不明白這孩子為何總要對著明洙發火?儘管不是熱絡的關係,但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和明洙是兄弟的話……
這下的他竟然才開始後悔起自己方才為了找尋到他隱匿的蹤跡而招喚雨絲的行徑,看在那張小臉上鼓脹的火氣和表情,倘若真讓對方給知道是自己私心作祟才搞鬼的話,鐵定他們之間是連想好好說上句話都沒有可能了!
 
 
──沒錯 是有這可能的
──但是不應該是這樣
──我不想結束啊……
 
 
所以當他裝死的只能傻笑!甚至心虛地望著那雙晶燦燦盯著自己的疑惑眼睛,對比李成鍾像隻小狐狸一樣帶著強烈警戒卻又精緻而可愛的表情,他想……自己的臉也該是要笑僵了吧?!
 
「所以你想和我做朋友嗎?」
卻沒想過對方會帶著一臉傲氣地挑明問他。
 
〝這點倒是和明洙有些相像啊!如果能更禮貌點喊我聲哥就更好了……〞儘管如此張東雨還是沒有絲毫猶豫的就點了頭,〝反正未來的事往後再說嘛……〞秉持著簡單的思考,他總是能更期待明天的來臨,只是怎麼也沒想到的,這孩子的小聰明,還真是讓自己毫無招架之力。
 
「那麼我們來做點能力測試吧!」
 
「蛤?」
 
「既然我們都要成為朋友了,幫我點小忙應該也不為過囉~對吧?東雨哥~」
 
有時候張東雨常覺得自己也太好被這孩子給收買了……沒辦法,誰叫明洙自小到大從沒喊過自己一聲哥呢!
不過就是測試力量,既然自己都能用雨破了對方的結界,那麼應該也不會是甚麼難事吧?
 
只是張東雨怎麼也沒想過……這孩子要自己竟是這麼危險的事!
簡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啊……當他站在樹叢後不知如何是好的望著那已然佇立在河岸中的身影,明明是這麼纖弱,卻不知打哪來天不怕地不怕的膽量,無奈中,耳邊又傳來他帶著些稚氣的催促。
 
「東雨哥──你快點吶!要是等等我哥哥和那個姓金的趕來,結果看到我像傻瓜一樣呆站在河道中間,我一定會丟臉的哭出來的。」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就這樣讓金明洙把自己的哥哥搶走,李成鍾心想……今天一定要讓那個討厭的傢伙了解在哥的心目中他才是最重要的存在。感受身邊隨暴雨而來的湍急洪流,刻意延遲了數秒才施展空間力量下,他意外聽見始終站在一旁那傻子嘴裡有別於哥哥的關心。
 
「成鍾!」
 
「李成鍾──」
 
僅止於零點一秒的詫異,當李成鍾猛地回頭卻不再來得及移動,連忙用手毫無意義地遮蔽住自己,生死瞬間的當下,意外竟有人緊緊地圈抱住了他。
 
 
──你對我說過的話
──我像個傻瓜般都相信了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種結果,張東雨心想當初就算打死他,他都不會答應!
沒能想過這孩子的專注力真是低得嚇人,如果不是自己一眼都沒眨的看著,他還真不知道這下該出些甚麼亂子才好。
儘管自己現下的狀況也沒多好──或者根本該說是慘不忍睹……當他從滾滾的洪流中急忙地護住了他,來不及防禦更別說是要控制的情形下,所有能想見和不能想見的災難,幾乎是全數地衝向他來。
 
「啊你……你不痛嗎?」坐在幾乎河堤盡頭的岸邊,李成鍾一身濕漉漉地說,難以理解身邊這個根本稱不上是熟識傢伙的人奮不顧身解救了自己的行徑,看著對方一身因為自己而傷痕累累的模樣,充滿歉疚的心意,到了嘴邊卻還是像孩子一樣討人厭地嬌氣。
 
「你這小鬼真是──」連句道謝都沒有的話語,張東雨終於耐不住了火氣!
掄起拳頭,心裡打算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真不知死活的小鬼一番,他轉過頭去,沒想過卻會對上一雙泛紅的眼眶。
 
「不痛嗎……」當那孩子般無辜的眼神再次地詢問。
 
幾乎挫敗的張東雨沒轍地只好垂下了頭嘆息,「真的都快痛死了又怎樣?唉……」那像是說給自己聽的埋怨!
再次抬起頭來確認了下那張毫髮無傷的臉蛋,他揮了揮手無奈地站了起來。「總之你沒事就好,下次別再這麼幹了。」
 
聽著那相似於自己哥哥,卻又不同於哥哥的回答,無端顯得慌張的身影連忙隨對方站起身。「你要去哪?」因為聽見了詢問而停下來的步伐,李成鍾望著那又再次朝自己走來的遲疑。
 
「還能去哪?弄成這樣我只好回家囉。」試圖揚起一抹讓自己看來不那麼悽慘的苦笑,張東雨伸手撥了撥眼前難得溫馴的小狐狸男孩,「頭髮都濕透了啊……」說著邊望向後頭那抹就快落下的夕陽,「再晚的話說不定天就變冷了,別老在外頭閒晃,你也趕緊回家去吧。」
 
〝的確是和哥哥很像啊!〞終於稍稍聽話了,要說原因或者是那一張露出牙齦傻笑的像陽光一樣的表情,李成鍾想……
 
「那東雨哥明天也來嗎?」脫口而出沒能多想的期待。
 
「不了吧!都傷成這樣了,我想我──」
 
「隨你愛來不來,現在、我要回家了!」鼓起了咆哮完畢的雙頰,轉身前還不忘給對方一計白眼的狠瞪,幾乎就要咬掉舌頭的懊悔著自己幹嘛多嘴地去問這句和自己一點都無關的廢話!?
 
〝沒錯!一點點都無關的!〞於是他惡狠狠的雙腿飛快地踏出了步伐。
 
僅剩到最後一秒才反應過來的傻瓜……「成鍾、李成鍾、成鍾啊……要記得快點回家喔!」即使全身早就痛得要命,但還是依舊中氣十足卻又遲鈍的喊叫。
 
「唉~這年頭想當一個好哥哥還真難啊……」發出自張東雨口中無奈的嘆息,隨著他的轉身而亦漸被拉遠的距離。
 
只是誰也沒能多留意──
那抹悄悄隨著他們而延伸的弧度,七彩猶如霓虹般預告著未完的情節,雨後……才將要開始的美好!
 
 
──
Nothing's Over(Nothing's Over)
──
Nothing's Over(Nothing's Over)

──
Nothing's Over

 
 
 
 
  
 
 

*----------------------------------------------------------------------*
如果要說是一句咒語Nothing's Over
不如說是被留下人苦苦期望能被實踐的最末願望
最近一直在寫爆字數的文章~(想累死自己?)..但明顯時間卻使比從前都還要不足
不過就連本人自己都不明白的~雨鍾(雨中)cp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說真的無限團真的是最最考驗我對人格的觀察了
沒能給我多餘的時間去做內心訪談呀~(咪啊ㄋㄟ)
在我忙的要死還寫文的人生中…拜託咩~留言一下咩
然後這張留下了無限個伏筆~等待我去收服神奇寶貝中~(我才不會說其實我的目標是要寫三對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