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愛.2>INFINITE—吐司(烈洙)*Be mine

 
金明洙始終都不能明白,眼前這個看來明明就該算是呆傻的男人……
怎麼會老是看不見他的冷傲,甚至三不五時的就這樣理直氣壯地突然吻了上來!
可惱的是自己偏偏又不知怎麼了?當原本引以為傲冰點般敏銳的感知力,卻一次次因為他毫無威脅力的熔點靠近而瓦解,一張向來不帶有過多情緒的臉上,難得出現了厭惡的扭曲。
 
「李成烈,你到底有甚麼毛病?我最後一次鄭重警告你,要是下次你敢再趁我恍神的空檔騷擾我,就算花上全部的力量,我也要把你冰成冰棍!」惡狠狠地,金明洙斜睨的眼神,甚至在語末還附上了一記冷眼。
 
即便心裡多少也明白,自己的力量遠在他之下……
從每每李成烈總能輕易地運用力量將自己的情緒壓制下開始,再清楚不過的事實,讓金明洙對自己益加的氣惱了!
 
「可我就是怕你太早覺醒所以才吻你的嘛……」依舊是那張即便天塌下來,也不知道要害怕的表情。金明洙看著他明明就不是懊惱卻還認真思索的模樣,閉上眼深呼口氣,好提醒過去自己總是無波的耐性,無奈闔不上的耳朵,卻又該死的聽見他說──「我們都還沒能相處多久呢!要是明洙你提早覺醒的話,你不就得要一個人回到領域去了?那樣會很寂寞的啊……雖然說不定最後我也能和你一樣成為天使,但是真有個萬一的話,我們可就永生都見不上面了。」
 
「你又肯定我會成為天使了?」哭笑不得,金明洙再次睜開的眼底盡是好奇。「更何況這跟你老是『騷擾』我的事情無關,你少混為一談。」
 
「啊?就是直覺嘛~」像是突然想起了甚麼麻煩事,難得地金明洙也能聽見李成烈的輕嘆,「像惡魔那樣暴躁的氣息真的一點也不適合你……就拿我母親來說吧,唉……印象中我還記得每回她發起脾氣時候,可都是我父親用了十成十的力量費力地吻住她,才能干休的!更何況我和你說喔……不是我要自誇,成鍾那小子打小到大,只要感受自己控制不住力量的時候,可都是緊緊抱著我,才能壓下的!」
 
「我沒興趣知道你家的事。」越聽越是臉色發沉,就連自己都不知道心口這股莫名的悶意究竟是打從何來?裝作平常的一張冷臉金明洙努力壓抑著心頭的不悅──縱使早知李成烈在校內是以疼愛自己的弟弟出了名,他也絕對不想承認自己竟然會對那個擁有『強烈戀兄癖』的小鬼,感覺到強烈的刺目!
 
儘管那小子看待自己的眼神也是來意不善──
誰讓他們初次見面時,他那崇高而偉大的哥哥正緊抱住自己不放呢……
 
 
──或許你也很辛苦吧?
──但是 再也不想看到那樣的你!
 
 
就像是習慣的相處下,金明洙從來未曾想見過,自己會有必須面對李成烈失控的一天?!
 
只因在印象中的他,總是比誰都來得擁有著一副天生的好脾氣和善良,無論自己怎麼冷言的嘲諷、亦或是淡漠的幾乎敷衍的應答,他總是能夠陽光著,就像這世上沒有甚麼事情能夠取代下他的笑容。
 
金明洙甚至不只一次懷疑過,會不會是命運的輪盤根本就給搞錯了?像他這麼一個呆若木雞的傢伙,就連絲毫動怒的念頭都沒有,又怎麼能控制,不──該說是連激發都很難吧……那樣狂躁的幾乎教人恐懼的烈焰能力。
 
倘若不是那場意外……
 
「成鍾!」當滾滾的洪流,當著他們的面毫不留情地帶走了李成鍾。
 
即便立馬將水給凝凍卻仍舊遍尋不著的身影,金明洙看著那反覆踩踏在破冰之中已有數十小時的他,隨著在李成烈口中一聲比一聲更為焦急的吶喊,環繞在那四周明顯變得紛亂脫序的氣息,讓他最終只得收拾起力量地朝他走去。
 
「成烈、李成烈!」而他開口試圖喊他。
 
感受到四周逐漸又開始流動的水流,原本專注於尋找的他,這才驚慌地轉過頭。「為什麼不繼續把水給冰凍了?」難以抑制的嗓音因為焦躁而幾乎帶著咆哮,邁出的腳步急忙著想更往水深之處,卻讓後頭緊抓住自己臂膀的人給阻擋,擺了擺手試圖地想掙脫,沒能想過後頭的力量卻反倒將他摁的更死。
 
「聽我的話今晚先回去吧!成烈──在這樣過分衝突的使用你的力量,會受傷的。」
 
為了尋找而不斷在他以力量冰凍的極寒中控制釋放著火的力量,那樣的衝突是任誰也受不住的,更何況他們都還只是沒有覺醒的初生,要是任憑李成烈再這樣毫無休息的耗費心力下去,最終的結果,他害怕他反倒會遭自己的力量給反噬的。
 
「成烈……」難得放軟了口氣,明洙看著他回過頭的眼眶裡蓄滿淚水的疑惑。「相信我,我們先回去吧……」
 
 
──我的心因為你所受的傷而擴大
 
 
那是金明洙第一次對著他人說出這樣的話──所謂的信任!
然而沒想到緊接著卻讓他極度懊悔的,竟也是自己真心的相信了他……
 
當他用著那總是的真誠對他要求……「明洙,在幫我一回吧?就最後的一回,我保證──如果再找不到我們就回去,就一回,求你……成鍾他是我重要的弟弟啊……」
 
即便自己或許永遠也不能明白像他那樣手足的親情,卻無法如往常一般冷漠地忽視他的眼睛,金明洙沉默地終於放開了他的手,退卻著再次走回到岸上,閉上雙眼小心控制著最不去傷害到他的力量。
 
只是怎麼也沒料到,那個笨蛋會將全部的力量釋放,當金明洙隨著襲擊上胸口的一震撼動而連忙睜開眼睛,看著那身陷烈焰中全然失控的身影,無暇顧慮的自己,只是一股腦地衝上前承接住他。
 
「呀!你這個傻瓜──」金明洙大喊,焚燒在他身上的每一分炙痛,也同時明白地燒燙了他。
 
 
──所承受的傷痛一定很辛苦
──當我看著這樣的你……
 
 
金明洙始終沒有辦法,當他坐落在宿舍的床畔旁,不曾離開片刻地試圖將自己的力量傳遞給他。
即便仿效著先前對方給予自己擁抱的方法,卻依舊沒能減去在李成烈身上絲毫的熱燙,透過感知望著他隨著時間而更加灼燒在夢靨中的景象,金明洙難得顫抖地展露出慌張。
 
「成烈、李成烈你聽我說──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李成烈你醒醒……」緊握的雙臂奮力地搖晃他,直至掌心直覺到一份異常的灼燙,連忙撕扯開在他身上的衣物,驚覺而見的是那自胸口隱隱透出焦黑的模樣。
 
〝該死的是力量的反噬!〞金明洙咬牙低咒。察覺李成烈緊皺著眉頭摀住心口的模樣,他連忙脫去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飛快地自床上拉起他。
 
貼靠著肌膚的擁抱,就連自己都不明白這份打從何來對他的關心──
或者是那張難得不招自己討厭的表情、又或者是那份過度真誠而雞婆的關心,說到底就當作自己註定是欠了他罷……金明洙深吸口氣後,毫無顧忌地吻上他。
 
 
──Do you hear me
──Do you hear me?

 
 
那像是在烈焰中反覆呼喚他的聲音,李成烈不能明白……
搖晃地癱坐在原地,刺痛著身上每一塊肌膚的灼熱,令他頭一回地感覺到窒息。

 
〝為什麼會這樣呢?〞就連開始的原因都想不起了,圍起雙手圈抱住自己的孤獨,卻抵擋不住不斷自心口湧現而出的劇痛,然而就在近乎焚燒的瞬間,他終於感受到了一陣貼靠近自己的冰涼。
 
透過冰冷的薄唇而來的氣息,當他急欲地擷取著對方的呼吸,猶如氧氣般的存在,教他貪婪的吸吮著。
 
〝危險!〞
 
幾乎要被對方吸吮而盡的力量,金明洙的感知不斷提醒著,要是以從前總是獨善的自己肯定會立馬選擇了放棄,然而面對著此刻正緊貼著自己唇瓣的人,他卻只是凝聚著心力地呼喊他。
 
〝成烈、李成烈,你聽見了嗎?你說過需要的時候就喊你的不是嗎?現在,快點、快點從那個噩夢裡醒過來,快點,別讓我為了你而那麼的煩躁……〞
 
聽著不斷迴盪在身邊的聲音傳遞而來的不安,李成烈試圖掙扎地張開眼睛,透過模糊的視線分辨著那張明顯熟悉卻慘白的毫無血色的臉頰,感受自己正源源不絕接收著對方的力量,他連忙推開他!
 
「明──洙!嘔……」沒能阻止放手瞬間自胸口突然湧上的一陣灼痛,李成烈猛地彎身朝一旁嘔出了一大口鮮血,再次焚燒向心臟的劇痛、攤開掌心隱隱浮現的焦黑,讓他頓時不明白地顫抖。
 
「啊你──
 
「別過來……」
 
「不靠我的話你想死嗎?」不顧他的勸攔,金明洙緊拉住他的雙臂再次貼近他。
 
「我怕……會拖累你。」懸宕在半空中的雙手始終都沒敢覆上,李成烈擔憂的只想退卻,強烈升起在喉頭間的腥恬,灼烈地讓他又要做嘔,像是明白自己感受而湧上前來的擁抱,教他頓時紅了眼眶。「像這樣……我會死嗎?要是控制不住力量的話……明洙,你放手吧……」
 
「現在知道要害怕了?」即便想要冷傲的說,鼻腔的酸澀最終還是出賣了自己,金明洙無奈地在他耳邊發出一聲嘆息,「算了~就當作是我欠你的吧……」隨後,逕自地吻上他。

 
李成烈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他,原本還想向後的身軀因為他牢牢的圈臂,而只得小心翼翼地承接,感受那加深侵略性覆住自己的唇,倘若不是那抹較常人都來得低寒的冰涼,他幾乎差點忘卻了──眼前的他,竟然就是平時那個纖瘦憂鬱的金明洙。
 
感受那舌尖相觸的溫度,止不住想要纏膩上的追隨,引來了更加迫切的渴望。
 
當他的雙手終於地撫觸上他,明顯笨拙卻無法忽略的熱燙透過掌心,隱隱地像是要將肌膚灼燒。
金明洙睜開雙眼,看著反倒沉溺在其中的那副陶醉模樣,像是沾染上了對方的憨傻,他竟不可思議地閉上了眼,隨意了他……
 
後來的李成烈每每提起了這事,金明洙總會說自己當時糊塗了──
當他們圈抱著滾臥在床上,因為彼此的吻而陷入窒息般的迷惘中,逐漸當機的腦袋,僅依憑著身體的每一分感官。
 
天生相容的溫度和相異的刺激,強烈的讓人迷戀而依附。
 
 
──無論如何你至少都還有我
 
 
金明洙永遠不會忘記在他進入自己的瞬間,當他熱燙如鐵的慾望深深地埋入他,隨著大掌遊移而點燃在肌膚上的星火燎原,強烈的刺痛、顫抖、還有酥麻……讓他天性的想要抗拒、卻又瘋狂地急欲想要擄獲住甚麼。
 
明顯生澀卻也急躁的他們,甚至是在他進入自己的當下,忍不住還是發出了疼痛的悶哼,金明珠隨著倏地在自己頸邊停下的吻望向李成烈臉上抱歉卻又慌張的神色,深深想嘆息又明知他或許會就這樣退卻出自己,他用著堅定而認真的眼神,明白地對他說。「如果顧慮得太多就不要開始,現在──我沒說要停下!」
 
不待他似乎又要思索的腦袋瓜,金明洙主動的薄唇帶著一種為之瘋狂的深度。
 
明明冰冷的近乎無情,但又與他契合的幾乎讚嘆,李成烈像要將他掏空般回應著,然後在他的催促中,再次加快了律動……
 
 
──成為我的人吧 你不是了解我嗎?
──我會一直守護你 直到最後……
 
 
 


 

 
 
  
*----------------------------------------------------------------------*
到底這章算不算有H啊…?!
話說因為是音樂愛情章所以都是單章單章隨時都可以完結的故事~(攤手輕鬆)
只是這題材麻煩各位看倌多點閱一下讓我在有點信心寫一會
畢竟是我想了老久卻找不到團體寫的天使惡魔老梗啊
然後緊接著我也該把小鬼成鍾挖出來寫了…
但我好想看我們家阿燦燦啊~~~(痛哭T.T)
目前強迫施行勒戒金力燦中!...成烈快點遮住我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