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5>B.A.P—賢燦*秘密戀愛!

 
鄭大賢壓根不是個善妒猜忌的人,要說巨蟹座的個性,天生就比其他人要來得明白在螢光幕前工作的使命感;以及那原本就帶了點謹言慎行的A型血液使然,他從來就不會去計較今天自己的情人倒底又在節目上和哪個女星默契無間亦或是對著哪個前輩做了什麼撒嬌的表情。
 
更遑論正和自己偷偷愛戀著的人是金力燦,那個一但愛上就沒能放手的死心眼傻瓜。
聽著他在節目上毫不避諱的解釋著『因為自己對待感情還有一定單純的憧憬』,而一口回絕了與其他女星一同參與當紅以假結婚為主題的節目邀請,提醒著自己基本淡定的神情下,不由自主的唇角還是揚起了微笑。
 
 
──今天也用只有你懂的訊息 心驚膽跳地把我的狀態推上推特
 
 

重複地看著電腦螢幕裡,那一臉故作神秘唱著歌詞的表情,不知不覺已成慣性地點開了推特,鄭大賢看著那壓根一點也不低調的文字。
 
 
        
HimChan
             뽀뽀해
 
 
忍不住大笑出聲
,反倒惹來近日總愛和自己窩在一塊劉永才的注意,慶幸著這傢伙滿腦子裡除了滿滿叨唸的道理還有音樂之外,似乎也沒多長上些餘的智慧,隨著對方擠上前來的好奇,他聽著耳畔帶笑的嘲弄。
 
「喔?力燦哥又在向容國哥示愛啦!」
 
「真是,別人的閒事你倒是看的挺開心。」滑動著椅子向後,如果要說這樣一丁點的刺激都沒法應對,那也枉稱他是鄭大賢了。
 
「誰說呢!我最好奇的其實就是大賢你了!」
 
只是他壓根也不想去研究的,是劉永才老愛調侃著自己的關心,如果不是這傢伙立馬又黏膩地纏了上來,他可是還想多矜持個一會呢……「少來!你還不就是想挖空大家的秘密。」於是他索性揭穿地站起身,走向門邊的身影乾脆擺明著要逃離。
 
〝第一眼還以為是什麼公職人員的孩子呢!〞逃出門口的當下,鄭大賢不忘回頭邪痞地一笑,順手而無聲地乾脆將這傢伙給反鎖在房裡,想起剛進公司時那一頭梳理整齊的瀏海和老是帶著耳機略顯自閉的模樣,一開口總是禮貌教條的……如果不是自己一開始老保持著沉默,說不定現在底子也和其他成員一樣都讓他給摸光了。
 
走出外頭面對客廳裡難得的寧靜,隨手檢視地翻閱了下牆上的日程表,才發覺今天原來又是容國哥帶著準烘到錄音室幫忙前輩配唱的日子,打量著距離文鐘業從健身房回來約莫還要好一段時間,附耳聽見從浴室傳出嘩啦啦的水聲,鄭大賢興味十足地走去。
 
 
──誰都不知道我愛你 誰都不知道我想你
──世界上只有你和我知道我們的愛情
……
 
 
「力燦哥,最近心情很好喔?」肆無忌憚推開門,倚靠在乾溼分離的Shower門外,透過朦朧的霧氣,鄭大賢對著裡頭輕快地幾乎要飛上天的歌聲說。
 
感謝宿舍裡的不成文規定──
為了方便大夥能夠在這小的僅有一間的衛浴的屋子裡生存,嚴禁在沖澡時將門給上鎖。回想起幾乎快成為成員裡共通笑話的,難以忘懷在他們剛搬進這裡時,因為貪嘴劉永才吃壞了肚子卻碰上文鐘業正在洗澡而險些釀成的悲劇!
 
「痾,大賢啊?!」雖然同為男人,但多了層戀人的關係上,金力燦還是微微怔愣了一下,聽著對方突然沉默無語的動靜,他隨手將水灑給關閉地發出好奇?「你要用洗手間嗎?等我一會,我馬上就好了!」急忙擦拭著身體,才發現浴巾根本不會在身旁的窘境。
 
「沒關係,你慢來!我一點也不急。」口吻耶揄,鄭大賢擺明著更樂見於眼前的春光,毫不避諱地讓對方聽見自己得意的朗笑,幾乎能夠地想像著裡頭此刻的慌張。
 
「……」
 
聽著過分靠近的嗓音,金力燦撥了撥原本因為水珠遮住的瀏海,這才發現鄭大賢根本就是貼站在他們之間僅有的玻璃門外,帶了些尷尬又不方便發難的情緒,說穿了又不是個娘們,他其實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害羞些什麼?
 
「欸!大賢……」當他苦思般想了良久。
 
「嗯,怎麼?」門外的傢伙卻仍是一派輕鬆依舊。
 
「幫……幫我拿一下架上的浴巾吧。」討好地當金力燦露出一臉傻笑的表情,自然裝傻下他卻聽見對方直接了當的回應。
 
「我不要。」
 
?!」一句話就給完全炸飛金力燦原本還想佯裝的情緒,隨著玻璃上的霧氣逐漸散去,這才看清鄭大賢臉上那一臉玩味的表情,他乾脆地吼叫。
 
「哥你直接出來不就好了。」壓根不留疑問的句子,鄭大賢聳了聳肩,說得稀鬆平常的嘴邊明顯掛上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叉在胸前的雙手更是沒有絲毫打算退開的意味。「還是你心裡覺得我會對你做甚麼不成?」登徒子的表情外加擺明看戲的挑眉,結果換來的就是讓金力燦睜大一雙惡狠狠的目光瞪視向自己──
 
〝真是逞強啊!〞
 
然而儘管如此他還是覺得,眼前這一個故作凶狠表情的金力燦實在是讓人心花開的只覺得可愛,原本就沒打算藏住的一雙桃花笑眼,在對視上他後更顯得炯炯發亮。
 
「可惡耶!鄭大賢──」稍稍冷靜下來後,才發現那雙緊盯著自己的目光。
 
「嗯?」
 
「所以你、你、你現在是在意淫我!」隨著時間散去的霧氣,終於在他們之間只剩下完全的透明。
 
「哈!」鄭大賢笑彎了腰,為的是他顫抖著直指著自己的委屈指控!這才意願地後退了一歩,目光卻貪婪地沒能移開他白皙的肌膚上。
 
「呀呀~你別太過份喔!」隨著對方再無保留的大笑,一絲不掛反正全給看光的金力燦,這才終於也豁了出去。
 
一把推開玻璃阻隔,片刻不停留地快步走到一旁迅速拿起架上的浴巾將自己重要的下半身給裹上,正想著要回頭發難,卻讓背上那抹突然貼靠上來的溫度給震愕地呆愣在原地,瞪大了雙眼難得的吭不出半句話來,腰際上圈緊的臂膀,令他耳根倏地燒紅了起來。
 
故意吹拂在耳邊的氣息,當他聽見他說:「力燦哥,
뽀뽀해……
 
「大、大、大賢啊……」面對情人最近越演越烈的情話,儘管是自己先開啟的源頭,撲通撲通的心跳,還是讓金力燦既期待但又膽怯了。「外、外面,還有人吧?!」爾後他便聽見了耳畔又一陣的大笑!
 
〝可惡!怎樣~他金力燦反正就是一個光說但行動力膽小的趨近於零的人啦!〞
 
惱羞地奮力轉過身,噘起嘴自以為氣勢地瞅著對方,脹紅的臉頰上滑落的水珠因為那一頭的金髮而投射的閃閃發亮。鄭大賢配合地舉起雙手表現出投降的模樣,嬉痞的笑臉卻是隨著開闔的雙唇逐漸地貼近他。
 
「所以沒人的話做什麼都可以嗎?嗯~」蓄意擦過唇畔的挑釁,鄭大賢邪魅地舔了舔唇。
不待對方發覺自己的逗弄,快步地伸手捧住那張漸漸也會因為自己而情緒起伏的臉龐,瘋狂而侵略地將舌尖探入眼前分紅的唇齒間,只屬於他正大賢的氣息,不容拒絕地伴隨一記深吻覆向他。
 
傻愣愣地睜大了眼,直至險些就要完全沉溺……面對鄭大賢一次比一次更附有攻擊性的親暱行徑,怎麼說都還是個男子漢的金力燦剛開始還會想作些保留的掙扎,無奈每況愈下直至今日幾乎秒殺在對方強勢的深吻下,索性幾乎放棄了──他甚至開始能夠接受自己在感情的心智年齡上註定臣服於他的事實。
 
其實嚴格說來,金力燦知道自己其實並不排斥像這樣強弱的關係……
畢竟他也明白自己在情感上容易患得患失的缺失,倘若不是像大賢這樣明白且幾乎煽情牢抓住自己的性格,被他們不算刻意隱藏在大夥間這段秘密的愛戀,鐵定會教他心慌的亂了分寸。
 
每每一思及此,不同於先前獨自因為戀慕方容國而強迫必須壓抑住的心跳,此刻被他鄭大賢給完完整整驅動的心臟,也呼應配合般地狂跳破錶。
 
「看力燦哥你的樣子似乎非常期待著我接著下來的動作呵……」其實也感覺到可惜的,當外頭隱隱傳來劉永才終於發現自己遭他反鎖的雞毛子喊叫!「雖然可惜,但今天也算完成了哥的願望吧!」
 
「呀你──」還沒來得及發難,就先感受到腰間浴巾給抽走的微涼,金力燦睜著眼不可思議地大叫──「鄭大賢!」
 
無視於耳邊震耳欲聾的咆哮!鄭大賢依然的動作中僅有一秒慣性的皺眉,更多的表情卻是漾滿了寵溺的微笑,擺明蓄意地將毛巾覆蓋在他猶如小狗般濕漉漉卻始終不受理會的髮上,看似隨意撥弄的大掌卻溫柔地撫順了那和主人一樣偶爾脫軌失序的髮梢。「哥要是不小心感冒的話,我說不定會不顧眼色的死守在你身邊喔……」
 
「什麼嘛~我又不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笨蛋傻瓜……而且誰讓你突然跑進來了……」總是因為他的一個小動作,而將原本想說的埋怨變成了呢喃,金力燦低著頭,咬著唇的嘴角還是竊竊地笑了。
 
「呵~知道囉,那我這就出去啦。」體諒的,當鄭大賢滿意地側過身轉動門把。
 
「大賢吶──」那倏地突然又喊住了他的嗓音。「撒郎嘿!」
 
看著那將愛心比在眼前,單純笑著的閃亮模樣!
 
「傻瓜。」儘管笑嘆地搖搖頭,內心極好的情緒還是讓他止不住地哼唱起來,明白接收到對方的心意,鄭大賢沒能說出的表達也隨著歌聲熱切般的傳達。
 
「呵呵……」伴隨著戀人退去的背影,金力燦笑摸了摸彷彿還留有對方掌心溫度的髮,偏了偏頭愉悅的嗓音同時也附和地融入其中,存在於他們之間的愛情……既秘密卻也明白的讓彼此心悸。
 
 
──比起我更愛你 比起我更想你
──任何人都不曉得也好 只要有你我就能活下去
 
 
 

Secret~
愛戀的祕密
唯有你我能夠接收的訊息
同步彼此的悸動
心室……愛情
 
 
 
 
 
 
 

*----------------------------------------------------------------------*
Secret Love

我知道很多人都寫了這個題材而我依舊
只是因為有了想法而不寫感覺就十分可惜…
不同於大家苦澀的秘戀
我喜歡將苦澀化為甜膩的鄭大賢…也只有你能吧!
大賢ㄚ~~麻煩你好好守護我們老是一個突然不小心就老是認真過頭的阿燦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