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4>B.A.P—賢燦*Dancing in the rain.

 
 
拉斯維加斯──五光十色的不夜城?
 
的確!在大夥的眼裡像眼前這樣無限繁華的景象的確是讓他們都感到驚訝,當鄭大賢站在成片的落地窗邊,暗自沉默地對著外頭瞭望無際的燈海感嘆著,握緊手中不算烈的低濃度酒精飲料,他稍有情調地作勢低頭又啜飲了一口。
 
反正也是難得能夠矯情的放縱……當社長難得大方地宣告,看在團員們奔波異地行程不眠不休進行拍攝也沒有多說一句廢話的辛勞下,今晚這整層樓的總統級景觀套房也將在攝影組離去後完全屬於他們六人。
 

只是這或者就是教科書中所說的『樂極生悲』吧……
 
光想著都好笑,當他難掩住臉上幸災樂禍的卑鄙微笑看著好不容易才扛起他們小么的可憐隊長。「都說了未成年人不能飲酒吧?哥你就是太疼準烘了!」免不了要替金力燦毒舌上一句的,鄭大賢命中紅心地彷若朝方容國那幾乎都快黑沉的臉背後再補上一箭。
 
「真是……你就別光笑要不就來幫我,發育中的這小鬼還真不是普通的重阿!」放眼望去早不見不知溜哪兒去覓食的劉永才和用不著多思考就知道窩去了健身房的鐘業,方容國抿了抿都快呈現下弦月的嘴角,看著一旁鄭大賢明顯看戲的笑容,最終還是嘆息著認命地將身上有些滑落的身體再度地架上了肩上。
 
「哈哈~」然而這樣的情況卻也讓鄭大賢樂了!明顯地察覺準烘在聽見方容國想要自己上前幫忙時,那一閃而過慌張又帶了些警告的眼神光,他聰明的腦袋明白當然也不想干涉地聳了聳肩……
 
〝反正就是小惡魔纏定了方菩薩嘛〞……
 
毫無誠意地舉起酒杯以表示自己的忙碌,他索性送佛送到西的好心補上兩句:「沒看我正忙著呢!容國哥你還是認命點,多走兩步路當作健身,最末的那間房才有適合準烘的大床喔……哈哈!」
 
「去你的!」忍不住的調侃果然又換來了對方的白眼,鄭大賢彎著腰大笑。
 
不願承認自己看著兩人背影其實心裡多少有些羨慕,隨著消失在盡頭的隊長的埋怨他也停止下了笑聲,斂起的表情總感覺到身邊有些不對勁的異樣,瞇起一雙渾圓的眼睛思緒地想了想,這才發覺總愛繞在他身邊叨叨唸唸的傢伙,今晚竟莫名的寧靜無蹤?拾起雷達般的目光四處張望,終於在環繞了屋裡好半圈後,在那屋內的偌大的溫水泳池旁發現了金力燦的身影。
 
〝如果真要說是:未成年人不能飲酒吧……〞那麼眼前這個老愛自稱同是大哥的男人又是怎麼回事?
 
好奇地瞪大眼看著那夢遊般遊走在池畔旁的身影,察覺在那透紅白皙臉上一雙平日狹長晶亮的眼睛,此刻卻因為酒意而顯得朦朧,鄭大賢好氣又好笑地放輕了腳步走近,帶了些擔憂地開口輕喊他。「哥、力燦哥……你還好嗎?」
 
沒有應答半句金力燦只是面帶迷惘地回頭朝他笑了笑。
 
「還說自己千杯不倒呵!」看著那一臉傻瓜表情卻還是依然故我不停向前的步伐,鄭大賢臉上的笑意明顯顯得更深,亦步亦趨地跟走在身後,蓄意不斷樂喊著他之餘,他也不忘將他每一次的回眸印記在腦海裡。
 
〝原來喝醉了反倒會變得安靜啊。〞無奈地竟自想著這倒底是怎麼養成的孩子性格,回過神鄭大賢這才發覺前頭原來已沒有再能前進的路,隔了幾步距離地望著他轉身呆看向水面卻不知思索些甚麼的神情,沒能料想這傻瓜下一步的動作,竟會就這麼將雙腳懸踏進半空中,他連忙地伸手拉住他。
 
「呀!金力燦──
 
開口窘迫地大喊,結果卻還是慢了步的只和對方一同成了落湯雞,感受腳下冷硬的磚岩,鄭大賢趕忙檢視了下金力燦的狀況,看著那終於願意稍稍睜大眼卻依舊故我佇立在原地靈魂出竅的模樣,嫌惡地擺了擺自己身上因為濕透而變得黏膩的西裝,無奈地長嘆了口氣,隨後才認命地伸手攀上泳池的大理石壁岸。
 
只打算著先上邊去,在想辦法把他給拉上來,鄭大賢微施氣力打算一股作氣的爬上去……老實說在這時候他就實在不得不覺得,像這樣默默守著金力燦的自己其實也沒比方容國老得護著準烘那鬼靈精來得多省心,擺下埋怨深吸口氣正準備往上跳的同時,他卻感覺後頭的衣襬明顯被微微拉扯了下。
 
「不要走……」飄渺的幾乎都快聽不見的聲音,倘若不是那副特別低啞的嗓音,鄭大賢還真會以為自己是見鬼了不成。
 
「又怎麼啦?」帶了點不耐煩的語調,他轉身回頭。
並不是真心的感到厭煩,而是實在不喜歡身上溼漉漉的黏膩感,皺著一張百分百明顯不樂意的眉頭,他直盯盯地瞧著眼前的始作俑者……
 
看著那一頭原本由造型師梳畫的整齊中分的瀏海,此刻卻因為噴濺的水氣而虛虛晃晃地垂落,徹底被遮蔽住的一雙眼睛,同樣因為跌落進泳池的主人而失去了平時睜得偌大的氣勢,可憐兮兮的樣貌,結果還是讓鄭大賢無奈了……對照起比上前些日子似乎又來得更加纖瘦的那襲身板,原本還腦著的脾氣只得沒輒地放軟了語調,「我總得先爬上去,才能把你給拉上來吧……」儘管自認為溫柔了,在金力燦低著頭看不見的表情下,鄭大賢卻似乎懂得了他的沉默。
 
〝外表看來總是這麼大剌剌,思考起事情卻是比孩子更來得執拗!〞
 
儘管多半時候鄭大賢總提醒著自己不去插手……隨著時間一久,暗暗在後頭守著卻也總是懂得。縱然他在內心總覺得──倘若這傻瓜能乾脆點一股腦將心裡事全給吐出來,說不定對他單純的性格會是最好的釋放;只是倘若真要這麼做,多少卻也免去不了會讓其他人受傷……
 
〝就憑他那副只有嘴巴能說的軟心腸。〞
 
縱然平日總是鬥嘴不休,但在鄭大賢眼裡卻無一不遺漏──儘管那雙眼裡有多麼委屈,卻還是包容著準烘那個頑皮鬼的退讓。
 
〝然而總看著這一切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個傻瓜?〝再次挪動著腳步,鄭大賢不忘先替他撥了撥那明明比誰都來得柔軟,卻遮蔽住他美麗雙眼的髮梢。
 
「不要走……」重複卻明顯清晰了許多的語調,當他看著那雙不知是被水打溼、或者是本就可憐的眼睛,「我討厭一個人。」那樣簡單卻令鄭大賢瞬間撥璃了情緒的悲劇性表情。
 
……
 
根本想哭地當鄭大賢輕輕拉開那再次牽制住自己衣襬的雙手,他想……就如同方容國對他的不明白,或者金力燦也同樣不懂像這樣根本不屬於自己的纏膩聽起來究竟會有多刺心!
 
「哥,我不是容國哥……」用著比平時更來得低沉下幾度的嗓音,他發出無奈的嘆息。脫口而出的當下,甚至已經沒法分辨出自己究竟是被打擊的就快要死、又或是想放手乾脆就讓他錯認了算,望著那雙似乎有著過份期盼的眼睛,他終於還是選擇了屬於自己的沉痛。「我不是他。」
 
 
 
──We're just dancing in the rain
──總是深陷於你……

 
 
 
要說對於今晚的拍攝,金力燦不得不說這可是出國以來教他心情最好的一遭,儘管此刻他的腦子有些天旋地轉。
 
史無前例,當他們一行人來到這根本已經能夠媲美皇宮的旅館裡拍攝,原本還為了要在這些弟弟們面前保持住做大哥該有的見識而故作大氣的他,卻隨著姜室長的一句『那麼接著下來今天晚上這地方就隨你們了』,而徹底淪陷在早已雀躍不已的情緒裡。
 
隨著成員的嬉鬧和酒精濃度攀升的洗禮,金力燦承認自己的確是有些微醺,然而卻不至於是醉倒的地步,儘管比較起酒精帶來的暈眩感,他向來是更愛咖啡的苦澀所賜與人的清醒……然而那又如何呢?正所謂〝人不癡狂枉少年嘛~〝難得都到了這個五光十色的不夜城了,他又何仿不入境隨俗的和大夥一起紙醉金迷一次?
 
談不上是刻意的,透過朦朧的雙眼,當他並不意外地瞧見方容國背起了因為胡鬧著要和自己乾杯而完全倒下的身影,內心似乎已經不如往常般刺痛了,或者吧……這陣子的金力燦甚至不時會常想──〝自己的無邊大愛,不去代言些愛心公益還真是可惜!〝隱約中聽見鄭大賢對那兩人的調侃,他竟然還能有些暗自的慶幸──至少……準烘這孩子是真心的贏得了方容國的關心了。
 
踩著虛浮的步伐,鬆懈下原本該有和不該有的情緒,金力燦現下只想拋卻一切將自己置身在這大的就像皇宮的房間裡,望著環繞四周被電子燈火取代而閃爍的比白日更加耀眼的窗外夜景,倒映在其中一面落地窗上的湖藍色水面卻反倒顯得有種珍貴的寧靜。
 
其實對於鄭大賢的出現,金力燦並不意外──
要說人是感覺的動物,扣除掉文鐘業那無論如何都喊著站在自己這邊的傻小子不說,要看從前總是只挑重點表達的鄭大賢而言,他的的確確是感受到了對方的關心。
 
只是似乎又有些不明的,每當他回望上那雙總帶了些神秘的眼睛,擺明就是刻意躲開的,金力燦甚至已經快要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有多久沒能和他對視著說話了?
 
〝究竟是什麼改變了他?〝從那原本的冷漠,到後來成員們口中一統的腹黑大賢,金力燦還以為在上次出遊後,他們倆會成為知心的……
 
帶了些蓄意要引起對方的注意,金力燦故作神祕地保持著沉默,刻意又在對方喊著自己的當下,諂媚地對他回頭微笑,禁不住內心得意的這才發現,原來啊──從他得天獨厚的嗓音裡喊出自己名字,竟是這麼的順耳好聽!呵呵~
 
攤手聳肩……之於後來他們所發生的事,金力燦不得不用著一臉無辜卻又卑鄙的說,這一切真的不在自己的預料之中。
 
關於一切的開端,其實不過就是他純粹好奇著後頭突然間停了下來的呼喊;只是純粹有些不習慣那雙原本一直看顧著自己的目光,莫名地不知怎麼又被其他的事物給轉移開?
 
隨著忽然間湧上心頭的焦躁感,促使他低頭看見水面上倒映出自己不安的模樣,這才發覺抵著角落的鞋尖早就沒有能夠再前進的路,原本就因為酒氣而不甚靈光的腦袋瞬間恍惚著,浮現腦海裡的全是自己總在最後讓人拋下的畫面,虛浮腳步踉蹌,瞬間踩空的步伐一股腦地讓他直直地就給跌下。
 
聽著耳邊似乎有些惱火的大喊,金力燦睜大了雙眼同樣處在震驚中,腦袋轉了轉,原本還想拿出平時的手段和他撒個嬌便過的,在明顯看見對方的嫌惡和長嘆聲後,他卻還是噤住了聲。
 
屬於平日總是喋喋不休的他抱歉的沉默……
 
〝討厭了嗎?〝對於這陣子自己總愛纏膩住他的厭煩……看著轉過身去的背影,結果自己還是沒能忍住地扯住他。
 
「不要走……」當金力燦用著示弱的語氣開口,聽見對方回過頭來還願意對著自己的解釋,總在他面前才會湧現的委曲,讓他只是重複著說,「不要走……我討厭一個人。」
 
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是對著他重複和方容國曾經的撒嬌,金力燦迷糊而不解地望著在原本溫柔的臉上倏地的沉寂。
 
那是一副欲哭無淚的神情,「哥,我不是容國哥……我不是他。」不該屬於鄭大賢總是孑然的讓人總以為高傲自信的身上。
 
金力燦發誓打從他們認識以來從未見過在他臉上出現過這樣的黯淡,那似乎比自己更來得絕望的模樣,不明白地當他眼睜睜瞧見對方推開了自己的雙手,錯覺般總感覺會失去什麼似,不知從何而來生出的一股傻勁,他連忙的拽住了慶幸還沒有轉身的他。
 
「鄭大賢!」當他放聲大喊出了他的名字,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表達些什麼的,金力燦只知道自己的嘴卻是反應的比心還來的快上許多。「大賢吶~我知道、一直都知道是你,所以拜託嘛……不要不理我……」
 
在那之後金力燦於是得到了鄭大賢專屬的深深擁抱!
比誰都來得真摯的、實實在在毫不保留的、簡單的幾乎只剩下告白的擁抱。
 
「和我在一起吧哥?有我在的話從今之後不會再讓你一個人的!」比起唱著情歌時更加來得動聽的嗓音當他說。抬起頭儘管有些詫異,金力燦瞇起一雙笑眼卻沒有推開那始終緊緊圈抱住自己的臂膀。
 
「好是好──但是……大賢你沒有喝醉吧?」乾脆地應答卻又立馬想到地稍微退了開,是從何時開始的?又或者其實是自己心裡早就的嚮往?金力燦揚起迷糊的笑容這會才知道要尷尬,想想自己也未免太快答應,努了努嘴,倏地又逕自懊惱了起來。
 
「哈!哥你真是──
 
〝怎麼平日就沒能思考得這麼多呢!〝儘管少了根筋還是直覺得可愛,鄭大賢因為那一臉認真於煩惱的模樣,反倒笑了開花,搖了搖頭沒轍地想著倘若今天不說出個答案,說不定這傻瓜就會帶著胡思亂想的懊惱一直這麼下去,直盯盯地用著炫目的雙眼凝視眼前同樣漂亮的一雙目光,他直接而不拐彎地坦承。
 
「我可是一直都看著你呢!力燦哥。」
 
「蛤?呵呵……」
 
總是教人好氣,當鄭大賢看著那抹因為自己的告白而逕自揚起笑容的臉龐,比起記憶中任何一個時刻都來得燦爛在眼前的美好,他轉而瞇起狩獵一般的危險眼神,毫無空隙地銜住那一雙紛紅得意的唇瓣,隨著沒能抗議的急促呼吸,同時也宣告著他
們愛情的來臨。
 
 
 
沉浸在照明之下的town~
鼓舞著我 請愛著我吧
Let's go party!
 
 
 
 
  
 
 
 

*----------------------------------------------------------------------*
從Hurricane寫到變成Dancing in the rain…
還是超出預算的長篇章
我個人真的是很喜歡賢燦~(人天生就是自然會欣賞美好的事物使然?)
好吧~我承認我本來想寫H章的
但很多事情就是強求不來…XD
然後最近的我突然喜歡上睡覺這檔事…(個人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準烘弟弟總會來夢裡找我~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