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827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Music Love。H。慎入>SHINee—鉉溫*相思病……

 
 
在這世界上或者誰也沒能看透他金鐘鉉,即便他是這樣渴望著能夠付出自己的一顆真心。
然而總是交錯著……就算他一次次在心底反覆吶喊,那些曾經擁有的失去,都不會再回來了!
 
『不要再去觸碰李珍基!』要說是警告,金鐘鉉知道曾經金基范這樣的語氣已經算是和緩。
 
『如果不是因為鐘鉉哥你,珍基哥他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還記得,那是不知第幾回,在珉豪抱著又獨自在練習室練舞到體力不支而昏迷的李珍基,而後握拳咬牙的對他說。
 
然而這一切的決絕,卻都抵不上泰民所帶來的衝擊……
觀感如他──其實金鐘鉉在心裡都知道的……其他人眼裡的那句『活該!』早已並不只是一個笑話。
 
曾經的他總以為的──那樣好脾氣的李珍基不能沒有他。
所以才會這麼輕易地就忽略了──在自己總是隨心所欲生活,而又再次被緋聞纏身的當下……
 
金鐘鉉總是隨意自在的生活,任憑李珍基替他擋下所有不願意的發生。
工作、生活、責難、甚至是愛情……
 
『為什麼哥和正雅姊的多年友誼會被寫成是秘密約會的愛情?』金鐘鉉還記得那是最末一次,泰民還能用著孩子氣的口吻質疑自己。
而他卻只是雲淡風輕般的隨便應了句『反正是珍基哥他自己願意和報社交換我的緋聞,都說了只是和普通朋友出去看場電影,公司老是大驚小怪也沒辦法……』這樣純粹敷衍的回答。
 
 
現今回想起來都覺得是這樣該死!
 
 
記憶中那是泰民最後一次的警告,在李珍基難以面對著金鐘鉉的緋聞而夜半獨自踏出門去後──『哥你根本不配擁有珍基哥的愛情,從今天開始我會用男人的身分來讓珍基哥接受我的。往後鐘鉉哥你不願意做的事、那些讓珍基哥很累的事,我也會替他通通都攬下的!』
 
在那時候的他只是搖頭笑著……嗤笑像他這種孩子氣的說法、嗤笑他以為愛情只要是單方面付出就可以異動。
 
金鐘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天會必須面對李珍基漠不關心的眼神……
當他在某個毫無睡意的早晨,終於意外看見衣衫不整從李珍基房間走出來的泰民。
金鐘鉉從不去想像那些會令自己亦加失眠的可能,所以直至往後的某天,他又再次撞見那被泰民環抱住腰間、因為聽著耳邊孩子的竊竊私語,而流露出溫柔笑意的李珍基,他才開始擔憂起了所謂的即將失去。
 
不願承認的試探──
往後當他寫下了一首首對唱的情歌,卻被他閃避著僅剩下獨自地發表。
當他推卻了大夥都不願參與的綜藝,卻因泰民的自告奮勇,而換得李珍基對那孩子關懷又擔憂的目光……
當他駕著車分神地在某個即將回歸的清晨想著他和他,而意外地發生了擦撞,睜開眼躺在病床上第一眼給看見的,卻不再是他……
 
『好好照顧自己吧。』當李珍基用著那明明該是溫暖,卻沒有半點語氣的表情。
如利刃般對話的冷絕,終於還是在最末狠狠地刺傷了他。
 
金鐘鉉這才終於明白了,所謂真正已然的失去。
然而,那些曾經屬於彼此的每一分記憶,卻早已深入骨髓、無藥可醫地纏繞著他。
 
 
──
 
 
金鐘鉉知道自己這麼做無疑看來十分卑鄙!
他總是若有似無地夾隔在李泰民和李珍基之間……他知道身為隊長的他,即使在不願表面上還是不會有任何過之的反對……就因為身為隊長……他不能、也只得夠聽從著公司的安排。
 
『因為泰民現在是大勢啊!』單憑他金鐘鉉和公司的人說上這麼一句,『那麼讓他站在中間,而我在珍基哥旁邊也是很理所當然的嘛……』就算必須面對隊裡其餘三雙目光質疑那又何妨?
 
倘若不是還能站在他身邊,金鐘鉉甚至根本不敢想像,自己該如何抵禦住那份明知無法修復的相思。
 
 
……
 
 
佇立在休息室的門外,金鐘鉉思緒著,他知道自己心所期望的那個人就在裏頭,強烈跳動的心更明白的……自己此刻握著門把的顫抖更是為了甚麼。
 
『呀!金鐘鉉,這是我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了!雖然這麼做挺對不起泰民的,但是為了珍基哥好,你總拿出點良心來,好好地和他談談吧!也不看看你們倆這陣子都瘦成甚麼樣子了,幸好今天珍基哥沒有真的在舞台上昏倒,否則公司不知道又要對他說些甚麼難聽話了……』耳邊還猶能迴盪金基范拖著崔珉豪離去時的提醒,金鐘鉉深吸了口氣,像是終於下定決心地推開門,踏入的腳步隨然輕緩卻也充滿謹慎的沉重,就好似當年頭一回自己走向他身旁一樣。
 
聽著不算規律的呼吸,金鐘鉉望著沉睡在沙發上的李珍基,是從甚麼時候變成了這樣呢?那副即使疲憊地睡去,也還緊皺的眉頭,看著那一頭和自己並無相異的金髮,怎麼能比他看起來更纖瘦呢?當他伸手,輕緩地替他撥開額上汗濕的瀏海,明顯消瘦了許多的臉頰,教他紅了眼眶。
 
還記得從前的他總愛在預備前的後台裡抱著粉絲送來的零食朵頤,直至被經紀人和髮裝師們嚴重警告才不情願地放下;還能印象每回下了舞台後,他總不管兩人一身臭汗地老愛倚賴著就自顧自地陷入了熟睡,直到兩人的頸間背膀都痠麻……
 
『因為鐘鉉你是我的藥啊!呵呵~如果睡死了、變胖了你就帶我回家吧~』無謂別人嫌棄的目光,他還記得那個總能笑著的傻瓜。
 
只是現在……
隨著眼角一滴無語的熱淚滑落,金鐘鉉卻早已不知道,這樣無藥可醫的自己,還能再次成為他的藥嗎?
 
 
──
 
 
近來的自己顯得格外的疲憊,李珍基知道。
扣除掉表面上的減重,和身為隊長的壓力──更多沒能說出的,其實是為了新歌的舞蹈,而不得不和鐘鉉該有的接觸,讓原本沉冷的心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些被他壓制在最內心的從前。
 
天知道他費盡了多少的心力,才能保持著對他的沉默?天曉得每一回肢體的觸碰、肌膚的溫度,都讓他想起了過去曾倚靠的心慟!
 
『別傻了,李珍基!』多少次午夜夢迴驚醒後他對自己這麼說。『因為自己過於執著的愛情,而試圖綑綁住對方的自私情緒,他不願、也承擔不起。』
 
只是為什麼又這樣的痛?
每一回在舞台上,當他看著那早已不屬於自己的背影,幾乎昏厥的想念,竟像病毒般滲透了骨髓,刺痛進身體的百骸甚至心裡,毫不留情地帶走他每一分想要呼吸的氣力。
 
 
這麼苦澀、熱燙、而決絕……如同不存在於現實中人魚化為泡沫前的淚滴。
 
 
「能原諒我嗎?」當李珍基睜開迷濛的眼,卻像是聽見他這樣對著自己說。
 
就連夢境都已能這樣的現實,那麼到底還有甚麼能夠讓人更加地刺痛?
伸出手,抹去懸宕在那眼角的濕潤,多麼可悲的情緒?他笑嘆,即便在夢裡李珍基這個傻瓜原來還是不願意金鐘鉉傷心……
 
 
──
 
 
膽怯著,當金鐘鉉看著眼前的人終於願意地伸出了雙手,撫過了自己淌著淚的眼角。隨之覆上的雙唇帶有著記憶中的熱度,而讓原本兩頰上的淚滑落的更兇,他小心翼翼地回應著,相印交付的雙唇顫抖著就像初次親吻般柔軟地幾乎讓人脆弱。
 
金鐘鉉望著他,毫無保留的、透徹誠懇卻也害怕地望著他,然後淺淺地,他聽見李珍基用著那抹溫柔的讓人鼻酸的嗓音,輕聲地安慰著他說……「不要哭,你是我的藥,所以不要哭。」
 
因為他而又能呼吸的喘息──
 
難以退讓,當金鐘鉉低頭再次地吻住他,倘若失去了就不能存活,抱持著這樣的情緒,他握緊住那雙猶然冰冷的手,貼近在自己躁動的心窩,「所以你就是我的病……李珍基,如果長期的這樣想著卻不能擁有你,我會死的……」
 
聽著迴盪在泛紅耳殼邊的親暱,李珍基分辨不清眼前的他究竟是現實亦或是一場夢境,當那抹熟悉的溫度環繞過頸肩帶來灼熱濕潤的氣息,沿著肌膚的掌心溫暖地撫觸過身體的每一處敏感,與掌心不同的指尖卻刻意挑弄似地停留在他脹滿硬挺的布料外,他試圖著想要清醒,卻又因為對方過份熟悉的挑弄而沉溺。
 
那是屬於金鐘鉉才有的習慣……即便從前在睡夢中,身體自然能分辨的親暱,隔靴搔癢的惡意,卻也足以讓他溼透的發出喘息,伸手難受地解開了束縛住彼此的褲頭,感覺身上衣物敞開所帶來的涼意,李珍基瞇起眼望見了對方掛在嘴角的笑意。
 
帶了些報復的不甘心,李珍基略帶粗魯地拉扯著金鐘鉉他褲兜,張嘴不留情地啃咬著低覆近自己的那深色頸膚,於是地聽見了他發出一聲伴隨著笑意的嘆息……「會痛的啊!珍基……」無奈中卻仍是屬於金鐘鉉的語氣,更加肆無忌憚地,李珍基只得轉回頭再次承接上那更加深入的吻。
 
儘管在別人看來金鐘鉉總是自私,但在這檔事上他可是從來不勉強李珍基。
他總是用著最纏膩的方式挑弄著對方,說穿了其實是他喜歡看著李珍基表現出需要他的各種表情,那種偶爾不同於平時身為隊長的撒野……只是今日的他似乎格外的無法忍受,或者是因為內心已經經歷了太長一段時間擁抱他的渴望、亦或者是自己早已經對眼前的這個傻瓜病入膏肓……低著頭的深吻早有著打算抽離全部思緒地深吻住對方,覆蓋在李珍基脆弱上的大掌隨著臉上一抹欣慰的笑容後也開始了滑動的速度。
 
「嗚……」那麼強烈而敏銳的快感,當李珍基拉長了頸子嗚咽出聲。極度缺氧的迷亂,讓瞇緊的眼角幾乎地沁出了水意,胡亂拉扯開對方身上的衣物,面對肌膚貼觸的靠近,卻只是令得身體亦加的不滿足。「別……故意……」幾乎細微的,當他好不容易才吐露出這樣幾個毫無氣勢的字眼,沒能想過他卻極度惡劣的在這時候停下了動作。
 
「你……」
 
還沒來得及開口埋怨便被對方給一把拉起,睜開雙眼李珍基這才清楚地看清了金鐘鉉眼裡火燒般的慾望和認真。
 
「從今之後只會看著你了。」當他聽見金鐘鉉用著那道充滿情慾卻依舊醇厚的嗓音這麼說,還沒能猜想的當下李珍基只感覺自己正被微微地架起,還沒能來得及反應之餘,身體便被身下猛烈挺立的慾望給瞬間貫穿。。
 
「啊!」禁不住猛然被入侵的痛感,李珍基沒能控制刺激地發出了一聲驚叫!緊緊抓覆住的指尖幾乎陷入了對方背部精鍊的肌里裡,儘管現下內心還是害怕著引來外頭的注意而乾脆地緊咬住了金鐘鉉的肩胛,調整著氣息試圖讓自己的情慾別再過分的崩瓦,下一秒卻又因為對方那明顯不願讓自己喘息的挺進和抓住了慾望的套弄,而崩潰地呻吟了起來。
 
「嗯……啊……金……鐘鉉……」像是要埋刺進最深處的律動,隨著那一陣陣緊密的收縮即將爆發,加快著抽進的速度,金鐘鉉聽見耳邊李珍基明顯語氣的上揚,緊緊攀附在背上的雙臂隨著指尖力度像是同樣提醒著自己給他帶來的快感,向後仰起了頸脖,向下移動的左手卻是更加掐緊了正緊緊夾住自己的臀瓣,蓄意上挺的律動也讓他徹底感受到李珍基莖攣高潮的刺激。
 
「快……我……啊……」
 
隨著自己在他手中釋放了濁白的慾望,李珍基隨後也感受到金鐘鉉噴灑在自己體內的熱源,滿足卻也疲憊地靠向他胸口,幾乎昏厥的前一秒,他明白地再次聽見那顆因為自己而劇烈跳動的心跳。
 
 
──
 
 
「李珍基……」當金鐘鉉自語般,貼緊在李珍基的耳邊再次輕喚。低頭吻過那張終於能夠安然沉睡在自己懷裡的面容,總是迷離的神色,卻也因為他而靜下了。
 
 
 
在這世界上或者誰也沒能看透他金鐘鉉,像是無人能解的謎題。
只因為他的相思他的病,都只源於那樣的一個名字!
沒能修復、無法逃離
僅剩下……
愛你。
 
 
 
  
 
 
 

 
 
 
**********
金鐘炫的相思病~
對不起了泰民…我把你珍基哥結果還是送給了我們鐘ㄚ
頭一次第挑戰了鉉溫…總覺得書寫H的功力好像差了從前一些
但這要怎麼惡補呢
原本還是想寫個虐心的文的…最終結果還是下不了手的
看著131013場的相思病~珍基啊~我真心想你了…
什麼時候給我唱個現場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