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1>B.A.P—賢燦*全都是謊言…

 
在這世界上或許只會有鄭大賢自己一人獨自明白的,那麼一個能夠讓他摘下口罩、和秉持沉默的理由。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崔準烘那孩子,自己或者根本就會這麼樣保持著神秘的默然下去也說不定!
其實要說真的準烘也不是什麼難對付的頑童,他不過就是比其他人愛來得黏上容國哥些、不過也就是比其他弟弟們更愛和力燦哥鬥嘴罷了……
 
一開始他也不明白——為什麼都這麼大的人了,金力燦總愛和準烘這樣一個標準的孩子王計較,然而只要稍稍有點心思的人就不難發現,在那雙看似細小卻分明的雙眼中,那份過度清晰的焦慮,為的不過就是自家隊長這麼一個對象。
 
鄭大賢不能理解的……像金力燦這樣赤裸裸毫無保留外加明顯企盼的眼神,真要不動如山——不!應當說是真心毫無發覺的,大概也就只有淡定如菩薩的方容國了吧!
 
或許是好奇心作祟吧?有時候他會刻意地站在方容國的後頭好能用著同樣的角度觀察他,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吧……
當他看著這樣一個精緻卻又稱不上美麗、帥氣卻又總是無端害羞扭捏的男人開始,對方那份明明不屬於他的情感,卻也隨之目光光影般地投射在了他的身上。
 
而這又是一種多麼可笑的說法,當鄭大賢發現自己正用著極隱微的方式在他身後默默看照他,那教自己都頭疼的情感,卻也成為他無能為力的開端。
 
要說事情的發生鄭大賢其實想說自己已經不記得了,然而他這過分精明的腦袋瓜啊……
 
他還記得那天的準烘似乎又和金力燦鬥嘴了起來,然而一貫如常地,矇住口罩的他只是靜默著在一旁懶得多說上甚麼話。
或者是弟弟們隨意過頭的笑話、又或者是準烘過度纏膩在容國哥腿上的關係?那天的力燦哥情緒顯得相當的起伏,甚至還紅著臉附和著容國哥說些甚麼『秘密戀愛』之類曖昧的話。
 
十成十根本就是個傻瓜,怎麼天地間就唯獨他金力燦看不出在方容國和崔準烘之間的閃光?
 
「是我的呀!」
 
當眾人明顯不過聽見自家小么對著他們大哥兼隊長的撒嬌,任誰都明白在方容國臉上獨有寵溺的微笑,卻讓金力燦低著頭倏地了沉默。
 
〝純粹是見不得陰暗的光景,出現在那原本還暈紅白皙的漂亮臉頰上。〞在心裡,鄭大賢這麼對自己說。
 
幾乎就差沒有冷哼出口,他只是好氣地站起身來,不願意承認究竟是為了誰而解圍,他內心無端對自己十分不爽快地走向門口。
 
 
乾脆眼不見為淨也罷!
 
 
如果連這點表面功夫的平靜都崩盤的話……他就也絕不可能一直能夠像現在這樣,靜默而不被其他人發現地守護在他身旁。只是想來就連自己都想笑~見鬼的誰又能想像他鄭大賢壓根就不該是像現在這副純情貴公子的模樣?!
 
一如計算中扠起雙手倚靠在門邊等待著隨之起身的大家,此刻的鄭大賢頭一回對自己有了厭惡的想法,勉強地揚起嘴角看似愉悅的微笑,心底對自己的嘲弄早已經無以復加,難以避免地透過餘光看著那個依然還獨坐在椅子上令人不解氣地的始作俑者,原本就壓抑在情緒邊緣卻又因為那委曲兮兮的行徑而更加上火。
 
「不要走~我討厭自己一個人。」還沒能來得及轉身,便望見金力燦拉扯住方容國那一臉可憐又含情脈脈的請求。
 
想也知道準烘也不可能這樣省油的就讓金力燦得逞了願望……
眼見自家小么陽光般明朗地拉扯著他容國哥朝大夥走來,諷刺地幾乎想要鼓掌說著活該卻又人格分裂般為了那一臉失落而刺痛,鄭大賢內心幾乎崩潰地索性轉身戴上耳機。
 
〝什麼都不想管了!關於那個傻瓜……〞然而原本都已經走出房門口的步伐卻又停下……〝鄭大賢你當真就這麼沒出息嘛?〞咬牙著到底卻已經分不清是為了自己亦或是為他圓一個謊,下意識地他伸手就拉扯住了正走過身邊的小么,他費了些唇舌四兩撥千金怕遭人看穿什麼似的才將成員們給留下。
 
 
〝壓根就不是像這樣特別會留戀的人!〞
 
 
鄭大賢還記得自小到大自己總愛叨唸兒子無情的老媽,然而現在這抹想哭又哭不出來的情緒又是怎麼回事?
他打從心裡不想承認、不願承認、也不要承認的是——『金力燦』那個比女人還要情緒化,容易傷心又容易笑的像傻子一樣的男人,正不折不扣地影響著他。
 
簡直就是無法承受的打擊,當他發現就算哄騙了天地卻沒辦法不去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拉上口罩頹喪地隨著大夥坐回了原地,秉持沉默下的一雙耳朵,卻靈敏地沒法遺關掉任何一靡攸關於對方的聲音。
 
〝真是……如果不是看在容國哥的面子上,他想自己遲早會把準烘抓過來痛打屁股一頓!〞鄭大賢心想。
尤其當他們小么像現在這樣沒大沒小直指著他力燦哥淘氣挑釁的當下,即使大家寵溺卻也不能總讓他失了規矩,看來改天私下他可得好好和這小鬼聊聊才行。
 
只是任何的事情都有不同的嚴重程度……
就像誰也沒料到在準烘瞎鬧的金力燦舉起手做勢就要海扁他一頓的同時,向來不動如山的方菩薩——他們中立的容國哥會這麼直接而偏心地一把拉扯開了他的手。
 
 
……
 
 
差點就失控的拍了椅子站起來,當傍晚時分佇立在陽台上的鄭大賢回想並提醒自己地反覆做著深呼吸。
從練習室回來之後,即使那傻瓜仍像沒事一樣的和大家一同笑鬧,但他還是從那雙莫名朦朧的眼睛裡看出了他的情緒——
 
〝想哭卻又沒能放聲地哭出來吧?〞
 
就憑他金力燦那張單是好看卻比紙還薄的臉皮,聰明如他鄭大賢不用多做思索也知道。
只是儘管他閉上雙眼再做一萬個深呼吸,想破了自己聰明的腦袋瓜,此刻的他竟也挫敗地想不出任何立場和說法好去安慰他。

 
 
──全部都是謊話 說能忘記你的話
──我對你最了解 最了解
──比誰都還要了解你
──我們『不能相愛』嗎?

 
 

「呀~大賢,你唱錯了吧?是我們不是相愛嗎?』才對吧!呵呵……」令人吐血的不解風情,當金力燦聽見陽台外鄭大賢的咆哮。還以為是練歌練得壓力過大這個平日總是認真的弟弟才會無端發起了神經,在不明白自己其實才是始作俑者的狀況下,他甚至還瞇著笑眼走上前去想要安慰他。「哥知道你的腦袋聰明,但人嘛~難免總是會犯錯的!沒關係,今天晚上我有的是時間,趁著今晚空氣好,你要練些甚麼,我給你和音蛤?!」
 
「……」慶幸著自己的臉還能保持著冷靜沒能抽蓄,鄭大賢翻了個白眼,不明白地看著他明明輕拍著自己,眼神卻明顯飄忽著不敢對視的神情,他無奈地嘆息了口氣。「唉……算了吧。」
 
「要是唱多了情歌害你真哭出來,我可就真沒辦法收拾了……」用著旁人聽不見得音量喃喃低語,鄭大賢看著那終於因為好奇而上勾和自己對視上的眼神,故意裝傻地聳了聳肩,他反射性地伸手拉住那不知又想轉身去哪的傢伙。
 
 

──像傻瓜一樣 像個膽小鬼一樣
──我愛你這句話都說不出口
 
 
「蛤?」瞪大眼,金力燦不明白鄭大賢怎麼地突然又唱起了歌?
  
「不是說要陪我練唱嗎?」
 
「我想說找永才——」
 
「就力燦哥你陪我吧。」
 
那是金力燦第一回發現了鄭大賢那雙比自己更加明亮卻也深邃的眼睛,沒有發出嗓音的微笑恰好地停在月牙般完美的弧度,比較起被稱作是臉讚的自己,他深深覺得此刻在對方臉上的表情才更加像是王子不是嗎?
莫名從腦袋瓜裡衍生出了這樣的想法,金力燦不自覺紅了兩頰,難得能夠像這樣在貼近的距離裡看著這個總是喜歡獨自待在角落的弟弟,隨著先前對話的句末而靜下來的氛圍,亦加讓他內心不知所措的慌張。
 
「那好吧!我——」
 
「像沒發生過,如果你將我的手再次抓住的話,在你內心深處的那些傷口,我會全部都給癒合的。」
 
「你說甚麼?鄭大賢你發燒了是吧……」不可思議,當對方用以溫柔的嗓音說出這樣一句像是告白的話,緊緊抓握在手腕上的溫度,更是一副全然沒有打算要讓自己閃避的模樣,金力燦著實地慌了,連忙轉開眼神想表現出一貫打哈哈的傻笑,殊不知一顆心臟卻又瞬間亂跳的可怕。
 
「容國哥他……」
 
「鄭大賢——」脫口地直喊著他的名字阻止,只因為害怕會聽到任何一丁點自己不願意聽見話,儘管在金力燦心底其實比誰都更清楚明白那樣的答案……只是無論關於方容國什麼,他都不意願透過其他人的口來告訴他。
 
然而鄭大賢又怎麼會看不穿在金力燦心裡的掙扎?或者是因為方才他看著自己的眼神過於朦朧吧,所以他才會一時遺忘了自己該有的身分、遺忘了自己並不是對方所期待的人罷……
 
 
〝鄭大賢你這個自以為矇騙所有人,卻白癡騙不過自己的傻瓜。〞
 
 
「哈!哥你幹甚麼緊張了?」在內心咒罵著自己千萬次後,鄭大賢於是笑了,一切自然地放開了手,試圖流暢地消遣帶過一切,「我是說容國哥和準烘的RAP部分啊……難不成……你還以為我要和你告白吧?」
 
於是乎他看見他像是終於地鬆了一口氣!
  
遲鈍如金力燦該是永遠也不會知道的——就因為自己這樣一個毫不刻意的舉止,卻早已讓鄭大賢的心幾乎碎裂成了一地……
 
站在原地鄭大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想……〝如果愛情真有所謂絕對性結界的話,那麼試圖偷潛越進金力燦領域的他,是不是註定活該粉身碎骨,到死都沒人同情呢?〝
 
〝如你所希望,當我將一切變做只是惡作劇的話……〞
 
看著那樣一張因為自己而再度揚起糊塗微笑的臉龐——〝也罷!就這樣吧……〞儘管天知道他壓抑了多少次,想要擁抱著告訴他。
倘若有天眼前的這個人能拋開所有的防備倚靠著他痛哭的話,或者……他鄭大賢就能有勇氣獻上真心,拋卻掉這一切的謊話!
 
 
 

거짓말……
當你迷惘地注視我的沉默
而我無語地望進你從未懂得的疑惑
我們之間……留下的
能是一句愛你!
亦或是我沒能坦誠的謊話?
 
 
 
 

照片出處:MY SPRING













*----------------------------------------------------------------------*
如果說愛情是一種投射?
在第一眼看見這張照片時~視線裡注意到的竟然不是容國先生而是鄭大賢
明明是同樣的角度~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大賢你究竟是用著甚麼樣的眼神在看我們阿燦呢?
腦海裡浮過了無數個胡亂拼湊CP的影子
最後卻還是抵不過鄭大賢你意味深長的笑容以及那麼深感的唱腔
“全都是謊言”啊~~~http://www.youtube.com/watch?v=4ANHFiGy3xI
好啦!我知道我有很多坑沒補齊~
但既然標題都寫了是Music Love 那就計畫是個無特定頁面的章節
簡單的說就是每章獨立純粹只是想放任地揮筆一下~(被打)
反正也沒多少讀者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