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的拾捌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放開他……」用著微弱的語氣,李珍基睜開眼,放眼便見那樣一雙總讓自己恐懼的翅膀,存在於記憶中原以為的矛盾,一瞬間突然全都明白地展現眼前。「妳……就是當年,欺騙了我和父親那該死的惡魔!」當盲點般的記憶浮現,李珍基咬牙,不帶疑問而是幾乎肯定的口氣,惹來了對方的一陣訕笑。
 
「呵呵~可惜了李珍基,要是你能早點想起我,或許就不會害得身邊的人跟著你一步步踏入我的陷阱了。怎麼?想想當初你在我那工作的時候,可還是社長社長的喊,怎麼現在又一口咬定我是惡魔了呢?」毫不遮掩,貪婪地品嚐著指尖殘餘的腥甜,蓄意想教李珍基後悔般,她字句分明地說明,「也多虧了你這傻瓜,如果不是你堅持著要回PUB工作,我怎麼會有機會把身上敗壞的血液再次染進你身體,更遑論能得到鴉族傳承的血液了……」
 
「呀!妳這卑鄙的傢伙--」摀著自己都沒能發現竟能立馬癒合的傷口,金基范縱然無法動彈,態度上卻還是不願示弱。單是轉頭看著李珍基瞪著雙眼卻一語不發的模樣,他知道的,剛才這惡婆娘的一番話鐵定是又再次打擊了李珍基這個傻瓜。
 
「怎麼你說我卑鄙嗎?瞧瞧你脖子上的傷口,你不也從自己那隻跟班小狗身上得了不少好處嘛……」
 
「妳--」
 
「他們和妳才不一樣!」
 
來自不遠處異語同聲的兩道聲音,教李珍基猛然抬頭,映入眼簾李泰民那張毫無血色的臉龐,打從心底然而更加讓他焦心的,卻是那樣一頭反著常態僅剩帶著淡淡金箔色幾乎透白的髮梢。
 
「鐘鉉哥,不用和她廢話快點過來救我,這妖婆剛剛咬了我一口,我的脖子現在還痛著呢!」看著自己親密伴侶的出現,金基范緊繃的情緒稍微鬆懈地開口,怎麼說也不是沒見識過犬妖變回原形時發起飆來的威力,加上這些年來他總為了能分給自己永恆不老的血氣而不曾停止過修習,他想……如若是要對付眼前這個不知名的小妖,也該是綽綽有餘了吧!
 
 
……
 
 
幾乎在望見的瞬間眼淚就落了下來,一如初見時那雙直率黑亮的瞳眸,想起這些日子以來自己對他所做出的質疑和責難,李珍基感到心裡一陣又一陣歉疚的刺痛!
 
不同於身旁金基范直朗地叫喊,李珍基薄薄的雙唇微啓著,難掩住哽咽的嗓音伴著濃郁的悲傷迴盪在彼此之間,然而最終卻還是必須由他開口來劃破。「對不起,泰民……」不願是悲劇式的口吻,李珍基竟然淡淡笑著,「然而我已經不能承受你為我做得更多了,所以拜託你,帶著基范他們走吧。」
 
「哥!」
 
「珍基哥--」
 
不能明白的金基范和泰民幾乎異口同聲地喊著,然而一旁沉默的鐘鉉卻不難會解李珍基為什麼這麼開口。
 
畢竟從李珍基甦醒之後根本不該如此虛弱的模樣便可知道的,眼前的腐鷹鐵定是奪走了他大半的血氣,更遑論是方才見面基范便說了這女人該死的咬了他一口;不!正確地來說,那麼現今在這妖婆的身體裡,只怕是已經溶進了自己和泰民的血液了。
 
 
無奈的是他們並不能夠放開彼此--
 
 
毫無預警地當泰民衝上前,無暇顧慮鐘鉉連忙衝向了金基范和李珍基兩人的跟前,然而突如其來的驟風卻隨著包圍兩人的暗影將他們席捲至險峻的斷崖邊上,眼見無法制止下金鐘鉉回頭大喊,目睹著泰民和對方停下交手的同時,也同時明白了他們身不由己的險境。
 
「住手,泰民!還有妳--腐鷹,不管妳想要的是什麼?現在,快讓妳的手下都給我住手!」
 
沒能停下,當泰民以為能夠地以利爪劃破了對方頸間,無視那份自若詭譎的笑容,自己鋒利的指爪間卻不見原本該沾染上的鮮紅,抬頭看見對方皮肉間轉順癒合的傷口,教他恍然這才停止了動作。
 
「妳!」
 
「怎麼,意外嗎?我現在身體裡可是有了你完全的血氣,喔~差點忘了!剛才我好似也咬了那小傢伙一口呢。」
 
「可惡!所以妳現在究竟還想做什麼?」透過斜眼的餘光擔憂地察覺那像是再度將有動作的暗影,金鐘鉉內心焦急,無法冒著就算直奔而上也依舊險峻的距離賭注,他握緊了拳頭卻只得隱忍著。
 
 
--
 
 
더늦기전에 在為時已晚的那之前……
 
 
當月昇日幕,曾經放開了彼此溫度的我們……
還能,瘋狂的愛著嗎?
 
 
  
 
 
 
 
 
 
 
 
*
사랑해요그대만을하늘만큼 我只愛你就樣天空一樣
그대는내가사는이유인걸요 你是我活著的唯一理由
像這樣的相愛
如此悲傷
也快到了尾聲泰民啊~你說~我們能看見奇跡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