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的拾肆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凝重地閉上眼,眼前不自覺浮現出小時醫生那雙感嘆又憐憫的目光,比較起那段如同囚禁般只得以待住在醫院的光景,至今教他更加難以去面對的主因,卻是那張總是說著僅有自己的唯一。
 
「哥、珍基哥--」
 
就像聽著此刻正呼喊著自己的嗓音一樣,李珍基闔著眼,難以去正視的除了心裡的憂慮外,還有那樣一雙總是映照著自己的眼睛。
 
墨黑而幽靜,不同於那總是頑皮好動的外貌,李珍基聽著只是裝作沉睡,隨著那慌亂奔來卻如千斤停佇在自己身側的腳步,同樣沉重的內心思索著卻不知該如何向泰民提起那些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形。
 
「哥……」隨著那總是暖熱的雙手再次地搖晃了自己,顯得落寞的嗓音使得他幾乎作罷地就要睜開眼睛,然而下一瞬間發生在手腕間的刺痛,又令他驚愕地說不出話。
 
 
--
 
 
回想近日一連串噩夢的開端,那像是夢境卻又越見清晰的黑暗!「你、你在對我做什麼?」當李珍基無法理解地帶著恐懼的語調。
 
「珍基哥我--」而泰民也只能夠用以驚訝的神情回望他。
 
後退著抽回自己刺痛的掌心,李珍基緊咬著唇齒對望著那樣一雙墨黑的雙瞳,卻發現難以看穿的情緒隨著橫亙在彼此間的沉默而將自己內心長期潛伏恐懼的火苗給燃起,如同一頁頁被燒毀的日記餘灰,模糊地讓他幾乎認不清眼前的存在。
 
「你……你害怕我了嗎 ?」不願面對,卻仍是選擇承受李珍基審判目光的泰民幾近怯懦地問,正因為感受到了對方眼裡明顯的矛盾和迷惑,所以他寧可在這樣的當下忍受著懷疑的尖銳,也不願意就這麼放棄地轉身離開。
 
……
 
只是又一陣幾乎將心刺穿的沉默,這讓泰民等待的心益加的慌亂,面對著李珍基臉上毫無血色的面貌,他焦急地懇求……「哥……相信我,把手給我好嗎?」
 
「為什麼……」當李珍基捲曲著瑟縮。
 
「哥?」
 
「當年你們也是這樣帶走我父親的?」幾乎肯定的口氣利刃般刮來,泰民急欲著解釋。
 
「不是哥你想的那樣!我--」
 
「我們的相遇根本不會是偶然!」超出所能理解的思緒教李珍基失控地斷然怒喊,「你的原貌、還有那領人朝向死亡的本質我早在一開始就都看見了,只是該死的我怎麼會、怎麼會這麼愚蠢的竟然相信你是毫無目的的出現在我的身邊?!」
 
「你……你不是一直都不在意的嗎?我們初見面時後的樣子,為什麼現在又……」握緊了掌心卻止不住膽怯,就連自己都不願去面對的面貌,伴隨著李珍基未挑明的字句如黑洞般擴大了內心的自卑和害怕,泰民偏過頭,避開了那到一直以來總是澄澈地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卻也像避開了一直以來照射著自己的暖陽。
 
因為害怕過度明亮--反倒映照出自己其實是貪婪著而無法說出的真相。
只是教人意外的卻是頭頂的那片烏雲,總在不經意中,就這麼安靜而無聲地覆蓋了原本僅剩的光亮……
 
「你原本就是該看著我朝向死亡的吧?那個夜晚……如果不是我意外能夠看見了你的模樣,你也不用花上這麼多的時間在我身邊等候著我的死亡?」
 
「不是的!我是真心想要守護你的,哥你聽我說,我--」
 
「你是妖不是嗎!都已經這麼明白了你還需要對我編些什麼謊?烏鴉的天性和使命,或者你認為我還需要知道的更多?
 
遠比利刃更加來得尖銳的詢問--
不!即便想裝做不懂卻也再難否認,泰民深知著在那語調裡冰冷的肯定。只是面對著眼前不同於以往記憶中的李珍基,儘管內心撕裂般地疼痛著,更加讓他難受的卻是體會著在對方心裡該是以為教人背叛的痛。
 
猶如淌著鮮血般的對峙等候,當站在外頭的金基范默默聽著這兩人的對話,瀰漫在當中濃郁的悲傷,強烈地也酸澀著他……
 
明知是該出面幫著泰民解釋的,其實多少也明白這其中的自己……
然而自小一同長大他卻也最最了解李珍基的性子,倘若現在的他開了口,那麼無疑便是將那個容易自我封鎖的傻瓜,再次丟向獨自一人的世界裡。
 
於是乎他跨出了腳步,帶著那樣一張若無其事的表情,用著固有的微笑像是毫不知情的走到了李珍基的身旁,那樣好奇卻溫暖地握住他。
 
「我說這怎麼啦?瞧你們倆這表情,冷的好像小倆口要鬧分家一樣!有什麼誤會好好說不就得了,別忘了我可都還在呢!」
 
「基范,你讓他出去。」從未抬起頭,李珍基口吻漠然地說。
 
「蛤?」依舊賣著笑臉,金基范只是裝做不懂。「珍基啊~我說你也真是--」
 
「你們都給我出去!」
 
「唉~」感歎地瞧了眼泰民沒能說出的委屈,金基范刻意不去遮掩住那抹明顯失落的身影,細察著卻也沒能忽略李珍基眼裡一閃而過的注意,他推了推泰民意示著好讓李珍基獨自先靜一靜,明白卻也無奈的唇角算不上哄騙的交代著。「那麼哥,我們先出去了,你別多想好好休息吧。」
 
……
 
 
低著頭,李珍基只是任憑自己像頹倒的傀儡般動也不動,唯有垂落在床源邊掐緊的掌心,依舊不願放過的隱隱傳來刺痛!像是提醒著他因為愛上的罪惡,還有那可笑的--依舊著想要吶喊著對方的自己……
 
 
 
 
 
 
 
 
*
버리지마 不要丟下我
屏住呼吸.有時候覺得一個人的時候
其實說穿了我對感情是很悲劇的一個人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射手座的一種通病
容易心軟.也容易因為一個底線而翻掉全部
PS.
雖然說要快快寫.結果還是很拖拉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