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55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的拾貳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揚起唇角像是也能嚐到唇舌裡的味道,隔著香氣四溢的煙霧,李珍基竟像感應到他的視線般同樣回望,詫異地凝望了下,明白中李珍基朝他意示地揮了揮手,看著立馬從椅子上跳起狂奔而來的期待,他朗笑著從鍋中舀起一匙仍冒著煙的熱燙。
 
「呼~小心燙--」還沒能來得及提醒,就看見泰民迫不及待一口吞下的模樣。
 
「哇!這個真的是哥做的嗎?」 
 
「嗯,你有咀嚼一下飯嗎?咀嚼看看,好像沒有很熟?」隨著泰民的驚呼,李珍基不好意思的疑惑。
 
「不會啊,哥,我喜歡!」
 
「就像喜歡哥的味道一樣。」在笑鬧逃開前沉跌進李珍基耳裡教他臉紅的氣息。
 
同樣的他想,或者就會這樣幸福的下去吧?
感受著溫暖的燈光、飄散著溫暖的飯香、還有能夠這樣貼近彼此依靠的體溫。
 
 
--
 
 
「哥、哥--」
 
酒足飯飽午後的暖陽下,和孩子們一同奔跑了數圈後的泰民,終是回到了李珍基的身旁,無須思索地躺臥在他和金基范之間,自然像是原本便屬於自己的空位,讓他仿效著身旁的兩人滿意地瞇起眼。
 
「我說你這小子還真是小家子氣。這草地這麼大,怎麼偏得和我跟你珍基哥擠呢!」無須睜開眼,就知道了是誰擠在了身旁,金基范笑著,蓄意笑話的口吻裡卻不見真的責備。
 
「什麼嘛~我還以為基范哥你終於成熟點了呢……不過沒關係反正哥答應了要永遠和我在一起,所以基范哥你可別太嫉妒才好。」
 
「真是,聽聽這個不知道被誰寵壞的小子,李珍基你要是再不好好管管的話,我看改天都要飛上天去了!」
 
「怎麼基范哥你其實很羨慕我們能飛吧?」
 
「少來我才不呢!飛的這麼高,都不知道該有多恐怖!」
 
「哈!」
 
只是這麼你一言我一語,李泰民卻也注意到一旁始終沒出聲的李珍基,側過身有些慌張地連忙搖晃了他幾下,隨著亦加急迫的呼喊,良久後才看見了那雙緩慢睜開的眼睛。
 
「嗚……怎麼啦?好睏呢……」不明白地揉了揉一雙原本就細小的單眼皮,在懷抱給投入一抹過度奮力的溫度前,李珍基都還維持著呢喃的語調。透過強撐起的朦朧視線看見泰民焦慮的臉龐,李珍基迷糊間自始至終是一抹不變的傻笑,伸手自然地壓低對方的頭顱到自己的頸間,隨著更加顯得疲累的睡意襲來,他解釋著又再次閉上了眼睛。「泰民啊……再讓我睡一會吧……」
 
 
--
 
 
關於李珍基的疲憊,身旁的兩人並不是沒有發現,隨著李珍基日復一日亦加深沉的沉睡,寫在李泰民臉上的擔憂就亦趨的明顯。
 
"先別遑論心境上隨時會失去的害怕,就從泰民外貌上不自覺的改變,看在只是旁人的他眼裡都有了發覺,更不用說是與他如此貼近的李珍基了吧。"當金基范心想。
 
「泰民啊,這樣下去真的行嗎?」站在一旁看著泰民再一次割開手腕將血氣傳給李珍基,難掩著心頭的擔心,金基范還是忍不住地開了口,雖然他也同樣地會害怕失去李珍基,然而看著泰民相較於前幾回明顯更加蒼白的臉蛋,總覺得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的,他還是多嘴了。「你的髮色都褪的快偏白了!」
 
「沒事的。」咬著唇,似乎正承受著未有的痛苦,泰民堅決地閉著眼,直至貼靠的溫度回溫才意願放開手,他轉過頭,用以慘澹的微笑說,「哥醒來如果問起的話,我會說是基范哥你幫我染髮的。」
 
「呵……是啊,要不還能怎樣呢……」苦笑應答,沒說出口的金基范心裡其實有著更深層的擔憂。
對於和自己從小一塊長大的李珍基,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在那單純心裡一直已來害怕負累別人的情緒,倘若有天真讓那傻瓜發現泰民為他所犧牲的一切,那麼屆時才剛放下父親包袱的他,又該如何自處呢?
 
 
神啊!倘若真有所謂的神蹟……
當金基范看著泰民緊握雙手祈禱著,那麼打破萬物定律的他們,是不是也能夠獲得到眷顧呢?
 
 
 
 
 
 
 

--
  떠나지  나보다도 소중했던 
--
無法離開 比我而言更珍貴的那個你
關於那個認真的李珍基…卻又像會因為一個輕聲的呼喚而在下一秒轉過頭來溫柔微笑的模樣
帶了點孩子氣卻又男人的樣貌…溫柔的.陽光的.堅毅的.讓人想永遠擁有的…
(今天很認真的一次發了兩章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