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95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夢的柒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
 
『呀~珍基哥,你快下來別再往上爬了,風箏我讓媽咪再給我們買就好了,你快點下來、快點下來啦!』
 
仰著頭,只得在大樹下跺腳著,金基范看著不知打哪來勇氣竟爬上樹梢的李珍基,搖搖欲墜卻一臉死不放棄的模樣,讓他難得驚恐地連忙喊叫。
 
伸長了手,卻始終沒能抅的著,李珍基聽著從下頭不斷傳來的金基范的喊叫聲,絲毫不敢向下探的一雙小眼睛只得緊盯著目標,烈陽下刺目的炎陽所帶來的炙熱,讓他因為緊張而顫抖的肉肉掌心幾近全然的汗濕著。
 
『還差一點我就能撿到了基范--還差……一點……欸……再等我一下……』
 
使盡了全力拉長小小的身體,李珍基吃力的回應。無論如何都沒能就這麼扔下不管的風箏,或者就是自己和媽媽之間最後的聯繫了--那個在不久之前去了天國的母親;那個在最末一天甦醒過來,對他說著『珍基啊……媽媽好想和你一起出去放風箏呀!』的母親。
 
『哇--』
 
隨著壟罩在他身上直至覆蓋眼前的黑暗,那些分不清是在夢中卻又似夢非夢的影像--小時後的李珍基總是懵懂著……
 
不明白的是站在那面白色牆面前的父親何以見得皺緊了眉頭?更因為害怕而不敢出聲詢問的,當他躺臥在病床上睜開朦朧的雙眼,聽著那窸窣著隱約是和父親交談的暗影,令他感到莫名的寒冷恐懼。
 
隨著時間冰冷著的身體、趨近於零的凜冽溫度,李珍基感覺自己似乎就要想起,卻又總在最後一刻模糊了記憶,不斷下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挫敗氣餒的夢境中,耳畔卻又傳來了一陣陣熟悉的聲音……
 
 
--
 
「珍基、珍基哥!」
 
「嗚~基范……我,我怎麼了嗎?」睜開疑惑的雙眼,李珍基不解地詢問著,不明白自己何以會躺臥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頭,看著站在稍遠處,泰民焦慮的神情,他撐起了身子,仍舊有些暈眩地坐了起來。
 
理解般退開了些,金基范仍是蹙緊著眉頭,不敢置信關於關於李珍基四次元的粗心大意,他難以抑制地拔高了聲線。「哥你難道都不記得了嗎?你爬上梯子去補貨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就給掉了下來,要不是珉豪剛好經過飛快接住了你,我真不知道這下到底會是什麼樣!」
 
帶著些詫異李珍基禮貌地向珉豪投以感謝的微笑,「珉豪啊~謝謝你喔。」純粹真心的謝意,卻讓對方不自在地偏過了頭。
 
「我只是不想聽大夥又因為你而囉唆個不停……」沒能察覺到自己對話裡的關心,珉豪刻意地表現出冷情。「如果真要謝的話,你該多關心的也該是泰民,要不是他把自己的血氣--」
 
「『崔』珉豪!」教在場眾人詫異的,當泰民心急著為了阻斷他而喊出了珉豪的全名。「我的事不用你多嘴……」
 
因為兩人而莫名凝窒的氛圍,隨著正走進來的金鐘鉉似乎也因為這樣的一個姓氏而瞪大的雙眼,李珍基雖然不明白卻還是伸手拉了拉那像是始終用眼神警告著對方泰民,心中所有不解的疑問,當下僅剩於想要趕緊化解尷尬的念頭,他代替泰民抱歉地開口,卻又不知該如何說……
 
「痾,珉豪,泰民他不是有心這麼說的,他--」
 
「別裝作一副和我很親的模樣!尤其是你--李珍基!我最討厭的,就是像你一樣--總是表現得自己總是大愛的人類!」
 
冷凝著,當珉豪轉身--
如果可以他寧願永遠的捨棄這樣一個姓氏,如果可以……他寧願存留在自己身上的血液,只要是被世人判定以為的黑暗就好……
 
 
 
 
 
 

 
 
 
 

這是一篇走向越來越離奇。。。越來越多伏筆。。。作者決定要搞死自己的劇情
究竟~作者該如何解釋崔珉豪的正解?
究竟~李珍基的小時候該是怎麼樣的一段?
究竟~小泰民該選擇舊愛還是新歡?~XD
究竟~我要到何時才能趕上兩天一章的進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