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827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夢的叁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該慶幸的或者是李珍基天生就比一般常人來得無感和神經大條,否則以他容易憂慮,又容易將過錯往自個身上攬的性格來說--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老是在外場讓客人給毛手毛腳,而這其中大半包含的竟然還都是些酒醉的男客情況下,那惟獨固執的腦袋,鐵定會立馬決斷的要他別再來這個地方工作。
 
偶遇像現在實在忍無可忍的時候……
一但想起李珍基必須獨自在這樣的環境下,用著那毫無警戒又和善的好像豆腐一般好欺侮的笑容工作,李泰民總是無法放下心來的只得咬牙隱忍著。
 
「哇!小子--瞧瞧你一臉細皮嫩肉的,簡直就和娘們沒兩樣嘛~」
 
「過來陪我們把這瓶酒喝完,大哥們就加一成小費給你!」
 
頓時隱沒在泰民臉上的笑容,當對方肥膩的雙手極端刻意地滑過他的腰間,強忍著厭惡的口吻斷然地回絕,轉身卻又被另外一個男子給惡意扯住了手腕。
 
匡啷!
 
隨著托盤掉落在地上,泰民再次說了句抱歉,彎身撿起的當下,便直覺到移至後方擋住了去路的兩人,站直身來拍了拍圍裙,神情冷凝之下,他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對不起,請讓讓。」
 
而對方卻像沒能感受到恐懼般的更加訕笑甚至是刻意在他耳邊的音量。
 
「別這麼不給面子嘛……更何況,你也不希望我們在這鬧事不是嗎?」明顯在他耳邊的提醒。
 
李泰民抬頭,餘光看了眼台上似乎就要曲畢的李珍基,回頭對視著這些似乎是不打算放棄找碴的男子,他一把拿起桌上等待許久的酒杯,順勢地說了一句謝謝招待。
 
一飲而盡下杯中金黃色的液體,泰民飛快地轉身,心裡低咒著環繞在自己口中濃烈的熱辣感,正欲踏出腳步便聽見後頭傳來更為放大的喧囂。
 
「小子!我說了是那杯了嗎?過來陪大爺喝完這瓶再說……」
 
在泰民打算聰耳不聞索性離去之後,不知從何處增添出的人手,卻倏地將他給包圍。
隨著對方不肯讓出退路的行徑,泰民感覺自己幾乎就要難以隱忍地伸出利爪,雙眼陷入森冷的瞬間,耳邊卻聽見李珍基倉促而來的聲音。
 
「泰民--」隨著李珍基一把緊握住自己的大掌,泰民止不住在心裡懊惱……結果還是把李珍基給引來了!這種明白的只能夠低聲下氣的場合。
 
當他看著李珍基毫不意外地彎腰和對方頻頻著道歉,即使明知這只是表象的歉意,他卻還是替他感覺到不值,特別是當他替見對方這麼指著他說。
 
「喂!你們瞧瞧這不是剛才台上唱歌的那傢伙嘛?怎麼?想替人出頭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名氣,我們是你隨便說個兩三句就好打發的嗎?」
 
「痾,我們沒有這個意思。」當李珍基再度彎下腰來,「只是這是我弟弟,所以如果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我代他向你們表達歉意。」
 
只見環繞在四周群起的訕笑聲,李泰民咬牙,清楚著李珍基最畏懼的便是眾人對於他的質疑,他扯了扯他,眼神不屑地瞪視著那些該死的人。
 
「哥,我們走,不要理會這些無聊的人,他們擺明是故意找麻煩!」
 
緊接著拉起李珍基的手,泰民毫無顧忌地回頭--反正真要動起手來,說穿了對方不過也就是些虛張聲勢的人類,再怎麼來想,他都沒有再讓李珍基站在這裡再給對方羞辱的必要。
 
「哼!看來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你還真是瞧不起我們這票兄弟啊~李泰民。」隨著對方訕笑地喊出他的名字而環繞住他們的人群。
 
「讓開!」出於直覺的,泰民施重了掌心的力道震推開了眼前的兩人,下意識隱約浮現的不安,讓他急欲拉著李珍基離開,然而不知從何而來偌大的力道,卻竟能意外地擄獲住他的臂膀。

不!或 者不該說是對方的力道教他感到意外,而是泰民這才驚覺到自己身體中忽然間流失的力量,感覺在後頭同樣被拉扯住的李珍基,看似一般在只有他們兩環顧外場的清冷時段而針對而來的湊巧,他不禁低咒著自己久久處於安逸的大意。
 
倘若一般的藥物對他而言不具效力,那麼眼前這些人的出現,就絕對不是湊巧的意外。
 
「哥,等會有機會的話就往外跑別回頭。」
 
「可是你--」
 
「沒問題的!你忘了我是誰嗎?解決完這些人我就會回家的。」
 
泰民承諾,聚集著掌心像是即將要消逝的氣力,他奮力地推開囚握住李珍基的兩人,較平日顯得倉惶的口吻大聲催促著,站上前藉由自己阻擋去那些欲追上的身影。
 
「你們的目標是我不是嗎?」環顧著四周,這才從陰影的角落旁察覺那道鮮紅的暗影,該死的低咒著自己壓根不該以為那女人會就此地善罷甘休……腐鷹一族,他早該想到除了腐鷹之外,不該有人知道如何抑制住他的力量。「『妳』到底想要什麼?」
 
當泰民惱怒地朝角落瞪視過去,對方卻只是回應了森冷的一笑,不明白地看著對方再次消逝在角落的窗戶邊界,倏地從背部和胸口傳來的重擊,讓他不及反應吃痛地彎下腰。
 
 
……
 
 
呼吸急促--
 
隨著心悸跳動明顯的不安,李珍基飛快向前奔跑,一顆心卻無法緊隨的還留在方才的地方,腳下紛亂的步伐,讓他終於跌絆在十字路的交會處。
 
 
“泰民--”反覆迴盪在腦海裡,他最末催促自己離去的模樣。
 
 
李珍基無法理解……倘若泰民真能安然地解決掉那些像是蓄意找麻煩的人,那方才又為什麼,要那樣倉促地催趕著他?
 
轉過頭去的疑惑,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沒有半個人追趕著自己而來?無法思緒的下一秒,伴隨著心中的警鈴大作,李珍基再次挪動的腳步比方才更加焦慮的狂奔了起來。
 
只為了要到他的身邊……
 
"泰民……等著我,我馬上就會回到你身邊了。"
 
 
 
 
 
 
 
 

不能盡歡 愛總是苦短 所以總是 燈火闌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