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827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拾玖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少數幾回難得人少空暇時,他會靜下心來認真聽著那些正在台上演唱的歌手,感受著他們像是因為歌唱產生的生命力,李珍基的心裡就像也能吸收到傳遞而來滿腔的熱情。
然而更有意義的--是當他每日清晨回到家,就能看見那雖然依舊會在客廳沙發上等待,卻不用再因為焦急害怕而陷入慌張泰民的模樣,就他而言,能夠像這樣相擁著平靜入眠的日子,怎麼算也是一種划算的交換。
 
 
只是為了他臉上孩子氣的笑容--
李珍基知道就算倘若有天泰民開口說著要離開,眼前的景象,也必定會成為自己心裡頭幸福的印象。
 
只是……
 
「泰民?」一如往常推開門李珍基卻不見泰民等待的身影,他拉高耳朵聽著從後頭浴室隱約傳來的窸窣聲,走上前去貌似疑惑地輕喊出聲,他偏著頭好奇地探望。「你在裡頭做什麼呢?」
 
「鏘鏘!」聽聞見腳步聲,倏地從裡頭跳出來泰民驚喜的模樣!「哥,你看我的新髮型怎麼樣?」
 
李珍基幾乎是傻楞地望著那張和平時該是相同卻又不同的笑臉,張大了嘴瞠目的發現那較原本來得短上許多且偏淺的的髮色,他不如泰民預期的神情上衍然浮現出一抹惆悵。
 
「泰民你的頭髮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伸出的大掌想要觸碰,但又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內心複雜的全都糾結成了一塊,隔絕著彼此間停滯的空氣,他意外地陷入了沉默。
 
「因為覺得麻煩就剪了。怎麼?哥不喜歡嗎……」這麼說著,泰民故作泰然的臉上語氣卻有些委屈……原以為對方會給予自己一個新奇的稱讚,卻沒想到會換得那一臉的不以為然,嘟起嘴,氣餒地乾脆胡亂揉扯去自己方才整理好的髮型,像是順應著心裡氣惱而捲曲的髮梢,在昏澄的燈光下,錯亂地投射出偏紅的異樣。「那就算了!反正我本來就不是討人喜歡的樣子,剪都剪了,哥不喜歡也沒辦法。」
 
「我沒有不喜歡泰民你的意思。」當李珍基緊張地圈抱住泰民纖細的腰間。抬起頭來急欲解釋的臉龐露出一抹苦澀的笑意,他低淺地逸出一聲嘆息。
 
「我只是懊惱,在這之前沒能幫你多留下些長髮的照片,畢竟,那是我遇見你最初的模樣。更何況……那一頭黝黑的長髮是你們的標幟吧?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去了,像這樣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話,你會不會又--」
 
「我就知道哥反悔了!」刻意打斷眼前那一堆杞人憂天卻又讓人感覺到暖意的煩惱,在終於明白著李珍基思緒後的神情止不住心喜的低下頭去竊竊的微笑。
然而另一方面卻又不甘心著自己這麼過分明白的犧牲和在乎,他蓄意顫抖地摀住了半張漂亮的臉唇,故作傷心般逗弄地扭曲著他原本的表達。「哥還說甚麼是認真的要我在你身邊,結果沒有幾天就厭煩的想趕我走了?!我真是好傷心啊……嗚~我要哭了……」
 
「嗄?我沒有,真的、我發誓絕對沒有要趕你走的意思!泰民啊……你別誤會,你知道我不太會說話的,我是真的、真的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因為泰民的沮喪而更加慌張的模樣,李珍基連忙的扳過他,正經而認真的解釋卻在瞧見了眼前放大的笑容而微微地怔愣,恍然大悟之下,他明明該是氣惱卻還是不自覺揚起了笑容--「真是……你又捉弄我了!」
 
「哪有,我剛才是真的傷心了好嘛~」更加故意地仿效起他的微笑,泰民瞇起一雙根本沒有眼淚的雙眼,「誰叫哥你方才一臉很不滿意的模樣,要是我不捉弄你一下,哥要怎麼體會我心裡頭的鬱悶呢?」
 
「沒辦法,誰讓我遇見你就像個傻瓜……」即便埋怨卻還是溫柔的替他重新撫順過那被他孩子氣揉亂的短髮,李珍基大大的呼出口氣,卻聞嗅到自己因為忙碌了一晚上而沾染到的煙酒氣息。
 
繞過身去連忙脫下身上一襲深藍色的西裝外套,不甚舒適的氣味,讓他敏感的皺了皺鼻,隔著有些寬鬆的襯衫背後,倏地附上的,是泰民比常人更來得高溫些的環抱。
 
「別靠的太近,當心我的身上很臭呀!」帶笑的提醒,李珍基卻沒有拉開他,只是任憑他帶著點孩子氣的纏掛在自己背上,好氣而吃力地移動的腳步好不容易到達了浴室的門口,單手推開浴室的小門,他輕拍著那仍掛在胸前的雙手打趣地說。「感謝搭乘,現在麻煩背上的乘客請快下車吧。」
 
「我不要。」蓄意在他敏感的耳畔邊做出任性的抗議,泰民卻沒有絲毫要放開李珍基的意味,賴皮著甚至將雙唇貼附在他的耳廓上,他低喃的語調魔魅著卻也宣告著明白……「我要和哥一直在一起……」
 
順著耳膜的震動像是要將他催眠的音律,李珍基不是不明白那雙修長指尖探往胸前的意義……
 
「可我都還沒洗澡呢……」翻攪著早已糊成一團的腦袋,卻只能夠氣虛的說出這麼毫無說服性的異議。
 
李珍基瞇起了一雙細小眼睛,隨著被探入舌尖而發燙的幾乎融化的耳膜震盪,他終究還是抵禦不過那帶著情慾卻也頑皮的承諾--「不用擔心,做完之後我會幫哥一起洗乾淨的。」
 
……
 
 
當清晨的曙光,照耀著將他們的影子拉長……
隨著緊緊貼附在一起的慾望,激烈而狂放的也因此拉開了晨幕的櫥窗。
 
 
「嗯……泰民……」沉溺於情慾中當李珍基輕喊著。
 
迷濛地望著眼前一頭因為律動而亦加鮮明的短髮,微捲的髮梢在陽光探入下新生般映襯出泰民一張稚氣的臉龐。
 
「珍基哥是我的唯一喔。」帶著炫目的神采,泰民用著豐厚的唇膜拜地透露出申告的宣判。
 
「嗚……我也……啊……」因為歡快而沒能說完在李珍基心裡的慶幸--
 
隨著歡愉的熱淚滑落至兩頰,滿足中他感謝著眼前這份過度絢麗的美麗,透過印燙在肌膚上最真切不過的擁抱,他終於明白了彼此是如此真切的屬於著對方。
 
 
 

 

 (這孩子撇氣裝委屈的樣子真是…)
 
 
 
 
 

不知為何在修改這章的最末我突然聽起了
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
就像我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一個章節最後莫名的又被這兩人搞的情色起來…
(牛:怪我囉?!)
愛情本身或者原來就是一種充滿神蹟的美麗…
經過二巡之後我只能確信一點.就是.小泰民真的很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