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9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拾捌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
 
 
那是泰民第一次聽見了李珍基的歌聲,在他們手牽著手散步回家的路上,醇厚卻不驚擾月夜的寧靜,共鳴著萬物的嗓音,溫柔而安撫地流進心裡。
 
『泰民啊,下週開始我可能都得要到清晨才能回來了,附近的PUB剛好有缺人手,雖然只是在外場的職缺,但我想多和那些歌者接觸,哪天我也該能有勇氣重新站回台上去唱歌的!』
 
閃爍在那雙細長眼裡的光芒,泰民感覺自己有些明白了那些人類口中所謂"生活的勇氣",看著李珍基一張因為充滿希冀而閃閃發亮的臉龐,內心突然,也對過往自已以為人類庸庸碌碌的生活開始產生了興趣。
 
 
--
 
 
「所以你就背著你珍基哥來找我,偷偷地要把這一頭長髮給剪掉?」
 
「我才沒有偷偷好嗎?只是他剛好不在嘛……更何況頭髮原本就是我的,我高興怎樣就怎樣。」
 
「少來--到時候就不要捨不得。」
 
「不過就是頭髮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誰說你呢!我是擔心那個傻瓜李珍基,畢竟他這麼疼你,要是讓他知道是我幫你把頭髮剪了,到時他像小時候一樣跑來找我哭哭啼啼怎麼辦?」
 
「我……」聽著金基范的埋怨,泰民著實的停頓了一下。心裡清楚就如對方所說,李珍基總是特別寶貝著他的長髮,這點就從他們衛浴間猛然多出的髮妝保養品、還有那老是寧願自己溼著一頭捲髮也要替他先將頭髮給吹乾的堅持……更不用明說是夜半他們相擁而眠時候,靠在他身側那明明被髮梢給搔癢,卻還一臉憨笑的睡顏。「或者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更需要這麼做吧……他的確是個傻瓜……」
 
「我說你這小子其實也捨不得不是嗎?」金基范抿著唇沉著而仔細地觀察他。
還記得金鐘鉉和他提過,萬物生長原本就有自己該有的模樣,儘管他們轉換成人類,憑藉外貌的不同卻也能判定彼此妖力的強弱。如果說犬妖的特性就是天生擁有那一身該死的肌肉,那麼他想,當初鐘鉉之所以能夠一眼就認出泰民是烏鴉一族的特徵,或者就是這一頭黝黑的長髮和那雙過分墨黑的眼瞳吧……
 
「因為珍基哥說了,要一直在他身邊……所以,我也想要像個平常人一樣,和他一起生活。」
 
「但這和頭髮有什麼關係,讓你非得一定要剪掉它?」
 
「我想和哥一起去工作。如果留著這頭醒目的長髮的話,對我而言只會帶來不便的!」
 
閃耀在泰民眼裡的決心--金基范明白而確切的看見了,然而他卻也明白這並不是一件能夠輕易做出的決定,再三詢問帶著些拗不過對方的無奈下,他終究還是拿起利刃的剪刀,謹慎的開始修剪著泰民的長髮。
 
慶幸著自己天生的美術天分,外加上前幾年在國外居住時辛苦的髮廊打工日子,他專注地凝視著手中流瀉令人有些眩目的黝黑,意外卻察覺那明顯隨著修剪而亦加變淺的髮色。
 
「泰民啊!再按照這樣繼續剪下去真的行嗎?」
 
「嗯?」拿起了一旁的小鏡子探照了一眼,泰民毫不意外卻還是苦笑的嘆息了口氣,「果然還是變淡了吧……呼~哥就當作是家族遺傳繼續的剪下去就好,反正和鐘鉉哥在一起的這些怪事,你也該見怪不怪了吧?!」
 
「可這……」看著隨頭髮被削剪去長度,而變得蒼白的臉色,金基范遲疑著,握著剪刀的手也隨之停頓了下。「原諒我直接,可泰民你現在的臉色還真是白得像鬼一樣!」
 
然而聽著金基范這麼說著的泰民卻沒回嘴地只是露出了微笑,「所以基范哥也擔心我了嗎?呵呵~沒事的--晚點要是哥能做好吃的給我就會好啦!」
 
「哈!你這小子……」金基范好氣地搖了搖頭,「晚點給你做可以了吧?真是……上輩子我一定是欠了你和珍基哥什麼了……」順勢地他動手輕撥去那些掉落在泰民衣領上,看似還依稀不捨卻已全然褪去了顏色斷髮埋怨著承諾。
 
「或許吧!」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泰民毫不愧疚地站起身扯著他漾出孩子氣的模樣。「哥不也說過嗎,有捨才會有得嘛~」
 
是啊--"有捨才會有得"這樣一句簡單的道理,卻足以令他們拋卻掉多少擁有的曾經,才能換得一絲對於未來的期望……
 
 
 
 
 

 
 



藉由這章交代一下這對(母子)的感情…XD
有鑑於如果要說這篇十三夜是奇幻~實在也太不奇幻..所以作者只好夾縫中求生存~硬擠點元素進去…
Always Love—一個人的話就沒有辦法實現的夢想…
Always Love—像是要滿溢出來 你是我微笑的理由…
Always Love—Thank you for your cheering m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