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4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貳章>SHINee—鉉溫/民溫*Odd Eye!

 
「鐘鉉啊?!」
 
在過度刺眼的陽光下,無法錯認的嗓音呼喚。
 
「嗯?」
 
因為光霧而無法看清的雙眼,他靠近地挪動了腳步。
 
「其實你十分渴望吸我的血吧?」
 
曝曬在陽光下那太過顯著的誘惑,如同香氣般的微笑。
 
「可是怎麼辦呢?」
 
「嗯?」
 
認不清的那閃爍在頸間的銀色光亮……
 
「太靠近我的話,你會死掉的。

 
隨著語末一瞬間灼燒進雙眼的痛楚,金鐘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夢靨,令他放聲悲鳴,猶如懲罰般的十字圖騰,烙印般帶來趨近於死亡的警示。
 
 
──

 
 
「老師,吸血鬼真的會怕大蒜和十字架嗎?
 
印象中
,那是金鐘鉉第一回聽見有人類討論起關於自身的存在,回憶起那是在自己相當年幼的時候了。
不甚喜愛地將課堂上分發的蒜頭默默地推向一旁,卻因而發覺沾染上了氣味的指尖,連忙拿出濕紙巾來,擦拭不去的刺鼻讓他禁不住地皺了皺眉。
 
與其說是吸血鬼討厭蒜頭,不如說是帶來這鬼東西的老師更加地讓人想要咬死他,抬了眼,他深刻記住了台上老師的長相。
 
「如果是一般的十字架是無法殺死吸血鬼的,但因為老師是受洗過的基督徒……
 
不屑地看著老師從胸前緩緩拿出的純銀色光亮,卻不明白那一瞬間席入胸臆間的痛感,那是金鐘鉉頭一回不得不承認身為吸血鬼與生俱來的恐懼;也是頭一回毫無防備地在人群面前『陷入沉睡』。
 
是的!並不是死亡而是『陷入沉睡』──
往後他才知道人們總稱他們的沉睡叫做『昏迷』,然而那不過是吸血鬼遭受到重大傷害時啟動的自我防護,時效時而長時而短,聽父母說,過去就曾經有過一名叫做『茱麗葉』的吸血鬼因為這該死的長眠狀態而至發生悲劇的故事!
 
……
 
說到底那次的意外金鐘鉉確切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沉睡了多久?他只知道早在甦醒前父母親就已經帶著他遠遠地搬離了原本的住所;又或者更正確的說──是徹底地消失在原本的生活環境中。
 
只是不及詢問便緊接而來的那一場意外,金鐘鉉常想,倘若不是父母的驟逝,那麼……現在的他究竟會是更趨近、亦或是更背離吸血族的生活呢?
 
 
──
 
 
「鐘鉉、鐘鉉?金鐘鉉……
 
又是同樣難以忽略的嗓音
,當金鐘鉉緩緩睜開眼,望著就貼近在臉前無限放大的面孔,不確定自己是否完整收拾好的瞳孔原貌,教他吃驚地後仰。
 
「鐘鉉你沒事吧?」
 
「嗯?」
 
「還是其實你
──
 
「等等、等等!」
驚覺彼此間和夢境幾乎無異的對話,金鐘鉉連忙著阻止,看著對方因為不知情而疑惑的模樣,似乎終於確認自己無虞後,那緩緩退回的臉上,不知名地展露出微笑。
 
「是『珍基』喔,鐘鉉。」只見對方說。
 
「蛤?甚麼、甚麼意思?」幾乎可以想見自己就像個笨蛋的模樣,後來的金鐘鉉每每想起依舊覺得丟了臉皮。
 
隨著金基范的走入
,而邁步轉身的提醒……「如果下回我又出現在鐘鉉你夢裡的話,別老是叫我李氏而是珍基喔。幾乎想要伸手上前拉住對方又覺尷尬的,金鐘鉉只得看著他消逝在門後的背影。
 
隨著輕淺笑意遠去交錯而來亦加張揚的笑聲,順勢看向金基范迎面走來那一臉擺明等著嘲弄自己的模樣,金鐘鉉瞪大眼試圖強撐起自己的氣場,毫無基著點的魄力卻在下一秒鐘因為對方的開口而破滅的無影無蹤。
 
「哈~我說金鐘鉉你也會有這麼一天啊?」
 
「我?我怎麼了?」
  
「嘖嘖
,在意人家就直說嘛~搞甚麼偷偷吸血的……這下可好,吃鱉了吧?!
 
「去你的!誰告訴你我想吸血了
?!」直覺著反應,才發覺自己中了對方話語裡的誘導,看著越顯故意逼近在眼前的邪佞笑臉,金鐘鉉厭惡地揮手驅趕。「呀、呀~我警告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少胡思亂想。
 
「喔~真是
……我說了甚麼嗎?哈!」因此而更加樂不可支的金基范
 
畢竟相處這麼多些日子以來,他可是從未見過這個高傲的『純種吸血族』因為什麼事情而波動過,更遑論對方不過只是區區的一個人類了。
雖然說自個兒也是很欣賞李珍基啦~只是就於半人半吸血鬼血液的他來說,不同於金鐘鉉這種純種吸血族對於鮮血的需求和慾望,他金基范可是就連吞嚥人類食物,都能完整消化的完美體質呢。
而更慶幸的是……他們並不需要像純種一樣必需用以嗜血的註記,來確保自己伴侶的存在。
 
「所以呢?你別告訴我你是因為貧血所以昏倒了?~」
 
「都說了我只是……等等
,所以你也發現了那傢伙身上被下了吸血族結界的事囉?
 
「甚麼那傢伙!人家都准許你直接喊他珍基了~嘿嘿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金基范揚起討人厭的微笑,「不過這也沒甚麼吧?畢竟人都是政模介紹來的,像珍基這樣的性格條件在人類伴侶對我們來說可是可遇而不可求,說不定就是『對方』就是為了預防像你這種突如其來的登徒子,所以才事先做好預防的。
 
「呀呀!你真是越說越過分了
,那點雕蟲小技我只是不小心而已。」摸摸自己方才昏厥時疑似不小心撞傷的後腦勺,金鐘鉉不承認地撇撇嘴。「話說我都受傷了身為老闆的你沒有點慰勞嗎?怎麼說我這也算是職災吧!」
 
「是啊
,雕蟲小技的怎麼我就沒中招呢?不好好把握的話我可是沒打算要養你一輩子的……」喃喃低語,順道自冰櫃拿出一支番茄色的冰棍,隱隱自中心透出的深色豔紅,對照上金鐘鉉隱沒在變色片後的純正血紅色雙瞳,他欣慰地卻又莫名嘆息……
 
 
 

 
 
-----------------------以下--------------------
到底單純的是金鐘鉉還是李珍基呢?
不時看著視頻~其實我總會想….
但不變的總是聰明的金基范
慶幸著~他總是最傷感善良的那個人
或許…SHINee對我而言正是這樣的一種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