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4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初章>SHINee—鉉溫/民溫*Odd Eye!

 
 
"今天的夕陽比想像中的刺眼!"
戴著絲毫無法遮蔽陽光直射的變色片,金鐘鉉神情不悅地抬頭的仰望──
倘若在那道刺目陽光的背後真有人們口中所謂神的存在的話,那麼他真想嗤笑的問問:那麼為何人類在最危急的時候,能夠渴望援手的,卻只是他們?!
 
 
『口口聲聲睥睨著說這是惡魔,卻諷刺地總在生命最末一刻探出雙手懇求的人們!』

 

 

說穿了自己也只是隨著演化卻也退化的吸血鬼,即使比人們擁有力量的活在了陽光之下,也失去了曾經所謂的永恆。然而可悲的是,縱然這樣的變化下,屬於吸血族的血脈竟還是依舊渴求著鮮血。
 
如果不是當年那場讓他失去父母親的慘痛意外,或許他也能好好地成為一個『營養均衡』的吸血鬼也說不定。
 
唉~感受口袋裡再次響起的催促,無須接聽就自覺著加快的腳步,唯有金鐘鉉自己知道的,照射在身上那厭惡的炙熱感,卻也說明了自己的不同。
 
 
──
 

 
「呀!金鐘鉉,都給你打了幾次電話了,做甚麼去了幹嘛不接呀你?」像是預備了許久,在看見了金鐘鉉的瞬間便從沙發上飛快了起身,男子高亢尖銳的嗓音,幾乎響徹了整個吧檯後的休息室。
 
「這不就來了嘛~真是,耳膜都快給你喊破了,沒事別老大驚小怪的──基范,我要是真的沒來,你自個上去唱不就行了?
 
「去你的!」隨手將一袋番茄汁外包血漿扔到他身上,金基范死死地白了他一眼,「要我給你弄高品質的『飯』吃就別老是一副屌而啷噹的模樣,怎麼說我都是你的老闆不是保母!喔~還有,拜託都說幾次了別那麼老土,叫我key、key君也行ok?
 
「知道啦!」插下吸管猛烈地啜飲了一口
,金鐘鉉不由自主皺起了眉間,撇了撇嘴以表達內心的不滿,再次抬起的雙眼因為吸收了血液,而無法遮蔽地顯現出了赤紅,「只是基於業主的道德……怎麼今天只是鋁箔包啊?
 
「哈!你真是
……」被眼前秒瞬間消逝再次變得和小狗般無異的可憐眼神給逗笑,金基范這才想起自己今天急於尋找到他的理由。「被你這麼一鬧我都差點忘記正經事了,你這傢伙……原本我就是想打電話叫你早點來預演一次的,我看這時間,上場也只好看你的反應了!
 
「預演?為什麼還需要預演?我的實力還需要誰的認可嗎?」
 
「誰說你了呢!我是說外頭的那個男孩啊!」
 
「男孩?怎麼
,不是政模哥嗎?」閉上雙眼,這才聞嗅到不同於平日的新鮮血液氣味,難不成是自己的力量再次減弱了嗎?他懊惱地發出疑惑。
 
「別提了,政模那傢伙,一早地打來說是甚麼近日的紫外線太過於強大,導致他一照到日陽就肌膚就灼傷外加頭暈目眩,我看全是偷懶著的藉口吧~是不?~然後他就推薦了外頭的那男孩,說是先來替自己擋著先了!
 
「所以呢?你就這樣答應了?」睜大眼
,金鐘鉉感覺到不可思議,「男孩?人類?是正模哥的朋友?」見鬼了他才不相信,像正模那樣怕事到死的吸血鬼會結交甚麼人類的朋友!
 
「沒辦法啊!要不你臨時要我去哪找樂手……」攤開手,金基范擺明表示著無奈,「更何況,政模在電話裡都說了,外頭這男還是完全不需工資,無償的。
 
「呀!金基范你真是
……為了這點錢,要是曝露我們身分的話──
 
「有時間擔心這些
,還不如趕緊出去介紹一下好準備表演,要是開天窗的話,這個月的『伙食』可是別怪我減半了!」
 
 
──
 
 
金鐘鉉很難形容自己第一眼看見李珍基的感覺……就像是一種曾經熟悉的舊識,如同要誘發自身中一直以來被壓抑和禁止的吸血慾望,那曾經像是被他品嚐過的甜美血液,隨著對方白皙頸間的脈搏跳動,強烈呼喊著他。
於是他邁出了步伐,緩慢而沉靜的來到他的身後……
 
「呀──金鐘鉉!你在做甚麼?」
 
隨著金基范及時阻止的吶喊而回過神的意識
,金鐘鉉望著這才後知後覺轉過身來的面孔,似乎是沒有察覺自己方才秒瞬間的異變下,在那臉上揚起的笑容,有著不合乎四周幽暗的明亮。
 
「喔?你好,我叫做李珍基,是代替政模哥這幾天的伴奏,如果有甚麼問題的話,不要客氣請記得和我說。
 
輕緩的嗓音卻是格外的清亮
,儘管是單薄的眼皮,但也不是讓人忽略的平凡類型,或許吧?比起政模那傢伙總該是能多吸引開些目光,誰讓呢~老是被那些喜好尖叫的『人類少女』盯著瞧,可是讓他由頭到尾渾身的不對勁!
 
「所以你的樂器就那keyboard?」越過對方看著那只明顯老舊的電子琴
 
「嗯~」點著頭,隨後才發覺似乎是必須要的解釋,「不過你可別看它老舊,實際上演奏可是一點也沒問題的!
 
「大概吧
」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反正嘛~來這裡聽歌的人們,絕大數都是衝著他的嗓音而來的。
 
 
──
 
 
事實上李珍基完全超出了他的期望!不,正確地說來應該是金基范的期望才是。
望著外頭幾乎大排長龍的人潮……搞甚麼?才不過兩天呢!怎麼就連他的照片標語都給出現了?
雖然說面對這樣的情形,自己該是鬆了口氣,但怎麼說呢……基於吸血鬼驕傲的自尊心,如果因為這樣又讓那無良金基范給逮住扣他伙食的機會那還得了?!
 
奮力吸吮著鋁箔包內草莓牛奶色澤的飲品──呵~混合著牛奶與血液的粉色『特調』,這讓金鐘鉉不由得想念起金基范偶爾神來一筆犒賞他的『血色龍舌蘭』了。
畢竟嘛~當鮮紅的血液伴隨濃烈的酒精滾燙過喉間,在那瞬間像要將他灼燒卻又明顯帶來存在感的刺激……金鐘鉉常想,這或者就是上天對他們想要試圖偽裝成為人類的殘忍警示也說不定?!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

『……』
『You Nightmare』
『無法得到你I'm on fire』
『……』
『……』
『You're so dangerous』
 
 
疾筆填下樂章上最末的一句歌詞,金鐘鉉隨即站起身,抬頭看了眼卡鐘上僅存不到十來分的開店時間,內心早有決定的他,大步地走向舞台上那正放空著等待營業開場的身影。
 
「欸我說那個李……唉~算了──『李氏』──
 
「嗯?」回過頭依舊是那一臉懵然的神情
,李珍基找回精神地回望,隨即對方將樂譜擱置在自己眼前的動作,他直覺翻閱地輕哼了兩句。
 
「等會就照這演奏沒問題吧?」不是為了尋求個答案,金鐘鉉說完便自顧自地轉過身去。
只見李珍基低頭再次看了眼琴譜,似乎發現甚麼的,他連忙喊住了他。
 
「那個,鐘鉉──
 
「嘖!真是麻煩
……
 
「這歌你一個人唱嗎?」
 
「不然呢?」
 
「要不我給你合音吧?這歌一個人唱很累的

 
"只消一眼就融入了他的創作?"
金鐘鉉終於地再次轉過了頭,不服輸地看著那抹依舊等待著自己答案的神情,「你行嘛?」全然挑釁的語調,天曉得在這世上能夠合上自己音域的傢伙可還真是沒能遇見,瞪大了眼看著那張像是毫無認知的天真,開口仍想揶揄些甚麼,卻因為對方那抹不在意的微笑,而有所遲疑……
 
「只要你願意相信我,那麼沒問題的!
 
  
『Who's that knocking on my door?』
 
 
當夜晚的第一道樂章響起,伴隨契合附和的嗓音,只是教金鐘鉉從未想過的意外,竟會因此撼動了他。
 
 
 
 
 
 
 
-----------------------以下--------------------
“You Nightmare
“無法得到你I'm on fire
很喜歡吸血鬼的氛圍
很喜歡吸血鬼模樣的金鐘鉉
喜歡那樣的嗓音
更喜歡站在金鐘鉉的魔魅暴風範圍內~意外神秘而低壓的李珍基
有的時候創作很簡單~不是為了諷刺.不是為了說明
只是為了……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