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躍動的肆章> SHINee--民溫*十三夜的奇蹟…

 
『泰民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跌入在總是重複的夢境中,日陽滿布的山嵐間,泰民望著那道總是遠眺著自己的目光……聽著溫柔真切猶如戀人般的口吻,總是試圖想要認清著,卻又因為太過耀眼的陽光而看不清的一張臉龐。
 
……
 
想要開口喊出卻又像是被思緒給禁止的名字,當他察覺對方轉過身去的孤單絕望,難以忽略地從夢中再次驚醒,睜開眼,他終於確切地看見了那正站在自己不遠處的身影。
 
──
 
隨著金色的陽光灑落在對方不知為何遙望著天際的身上,就連自己都不能明白的焦躁,當泰民喊出口。看著對方帶著詫異轉過身來的模樣,瞇起眼來的微笑、伴隨微風拂來的嗓音,他這才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覺得對方閃耀的原因。
 
「你醒啦?你瞧,這風雪停了呢!」當對方的嗓音恍若伴隨著照射在他單薄身影上的日陽傳來。
 
"近千百年來都未曾停止過的風暴……"該說是巧合又或者讓人太過詫異!李泰民內心的焦慮更顯得煩躁。「你究竟是誰?呀真是──」直覺著身後一對尚未收起的翅膀,直覺厭惡的雙眼竟顯得紛紅,想著從未有人類瞧見過他半妖的樣貌,幾乎惡狠的口氣,他對應著眼前一張像是毫無認知的笑臉。「你該死的難道看不出我們之間的不同嗎?
 
「嗯?喔。」停頓了下,才像明白對方嫌惡般地疑惑,輕觸著枝葉上因為體溫而融化的冰雪,用著指腹上的朝露抹過自己原本乾渴的唇,終於得以稍稍潤澤的喉間,卻是顯得清冷……「如果是惡魔的話……我早該已經死了無數次了不是嗎?」低頭,當他望著自己原本早已失溫,現今卻足以融化飄雪的掌心,「無論如何謝謝你,那雙翅膀真的很溫暖呢!」
 
該死的總像是和夢境重疊的語氣,當他望著對方一張明明就該絕望卻依舊無謂的笑臉,「所以呢?你究竟為了甚麼要來到這裡?」
 
「我嗎?」當男人用手指了指自己明明該是悲傷卻又滿掛笑意的臉龐,「不清楚,或許吧……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到達一個甚麼樣的地方?」
 
「是嗎~」面對對方閃避的答覆,李泰民冷笑。"結論原來又是一個滿懷心機卻又沒能坦誠的人類啊……"這樣的判斷,讓他血液裡黝黑的性格再次地頑劣了起來,「那麼,既然來到了我的地方,從今天起──你就是屬於我的了。」瞇起一雙和外貌不相合襯的墨黑色眼睛,轉瞬之間出手圈抓住對方的腰間他霸道式地宣告,快速擺動的灰白翅膀無視於對方眼神中的疑惑便逕自地飛往高聳的半空中……感受著那在慌亂中緊揪住自己的雙手,刻意試想威嚇的心,也因此而愉悅了許多。
 
 
──
 
 
慵懶地撐臥在自個墨黑的床緣邊,斜睨的目光所見之處,是早先自己帶回那男人的背影。
無需多慮著對方是否會逃跑的──在這個被珉豪加諸結界給包圍的人類小屋中……儘管獨立於風雪和人居的邊境交界,然而所見之處正綻放著的花草生命,卻是必須倚賴著珉豪施予的力量才得以存活下來,就像……這數千年來的自己一般。
 
望著那正因為沉浸在花朵中而微笑的男人,泰民終於甘心地站起了身,挪動飛快卻輕緩的步伐走近,好奇地看著對方似乎正因為脖子上那台唯一卻老舊不堪相機苦惱的模樣,終究的他還是止不住地開口。
 
「喂!那是甚麼重要的東西嗎?」
 
「嗯,算是吧~如果不是它,我或許會更快的遺忘了自己也說不定?」上揚的語末,拋出的卻不是真正的問句,反倒更像是對於自己生命的一種自嘲,甚至是連聲可惜的吁息都沒有的,低著頭雙手順勢取下了肩頸上的揹帶,無所謂般的口吻,他慣性自語地告別。「可惜就算是這樣,身為主人的我還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呵~所以最終我們也只好告別了。」
 
──即使沒有明確的表明,卻讓人明白著要拋卻下的神情。
 
然而或者就是這樣一抹全然心死的口吻,讓泰民胸口反倒升起了無名的火氣,挾帶著就連自己都不明白的惱怒,飛快移動了腳步,瞬息霸道拉扯住一雙冰冷雙手的瞬間,也同時蠻橫地橫亙進了對方的生命。
 
「我說過在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不管是你想要或是不想──」一把奪去眼見因此就要墜落的攝相機,泰民警告地睜著一雙分明的雙眼說著自以為霸氣的語調。然而卻因為對方始終沒做反抗的回應而顯得自己孩子氣,他只得懊惱地更加昂首,用著一雙總教人類害怕的銳利眼神瞪視進對方褐色的眼眸……「別以為能夠來到這裡就是自己的運氣,從今開始你的生死、還有你的名字,都將由我決定。」
 
快步地轉身將之拋下在後頭,不願承認逃避望見的是對方唇角上比方才更加真實的笑意──那麼愚蠢的表情……泰民在心裡低咒。
感受自耳根處隱隱燒上的熾熱和胸口異樣的起伏,比起以往發病時的燒燙都更加來得明顯的不適感,讓他更以為厭惡地背離著他。
 
 
 
 
 
   
 
  
   
 
*----------------------------------------------------------------------*
隨著時間的流逝~似乎就會忘卻了最初對於那個人的感覺???
如果因為現實的殘酷而就這麼承認著的話
那似乎就會連唯一能夠自主的心也失去了!
動手寫著關於民溫最末的相遇就像燃燒著心裡頭最後一絲絲的希冀
因為僅剩下微弱的餘光所以更小心翼翼地珍惜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