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4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1>B.A.P—容燦*Lovesick……

 
我失去了你
you're my lovesick
沒有你的我……
獨自陷入了愛情中
 
 
 
……
 
就像是幼兒園一樣喧鬧的宿舍裡,印象中,那是他第一眼見到他……
 
無非是經濟公司為了培養儘管認識了很久,卻不曾同住在一起還明顯孩子氣的男人一些不得不攏絡情感的考驗,黑著一張原本就不擅長嘻笑的冷面,眼見那緊閉雙眼卻像個傻瓜似因為相信而正朝自己直線走來的男人,隨著一旁起鬨的指引,瞧見對方停佇後下一秒便毫不猶豫朝自己筆直倒下的模樣,只是歸咎於一種直覺上的反射,他連忙展開雙臂地還是接抱住了他。
 
金力燦──
 
就因為認知上和自己是同齡的朋友嗎?
 
當一旁的小么們用著羨慕的口吻說著──『力燦哥和容國哥的默契真好!』以及『力燦哥你都不怕容國哥會故意把你摔在地上嗎?』這樣的問答之際,倏地映入眼簾中,一張燦爛的比花更盛的笑臉,卻猛地襲進了他的心頭。
 
說穿了自己並不是沒有看過比他更漂亮的女人,客觀來說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他的確是長得莫名精緻也好,然而所謂的一見鍾情約莫也就是這樣了吧?他想……就現下自己心跳得頻率來說,或者形容是他腦袋裡某跟錯亂的神經被雷給劈中說不定還更讓人能釋懷得多點。
 
帶了些悲哀卻又欣喜的悸動,儘管在一張總被說是面癱的表情下,想當然的絕沒有人能夠發覺他異樣的心思……
然而怎麼說他都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至少在這一秒鐘之前,他可是打死都不會想像自己竟然會有對另一個男人產生怦然心動感覺的一天。
 
光是想著那些電影裡曾經看過的斷背山情節~噁~原本還想逃避著的思緒,卻因為對方多情的一個回盼而頓時敏銳了起來,察覺手中徒增出的空盪感竟是因為他留在懷裡本該是不熟悉的溫度,佇立在原處只能靜看著那抹並無不同卻是衝向著他人的笑容,遠比起印象中任何有記點的嗓音都來得有溫度上許多的特別,他聽著那句足以叫自己悲劇的事實。
 
「那是因為站在我面前的是容國哥啊!呵呵~所以我當然相信嘛……」陽光耀眼下,金力燦笑瞇了眼回頭。
 
似乎是從那樣天真卻帶了明顯期盼的笑容裡發覺了些甚麼?當他深深感受著脈搏裡血液的回流,詫異得思緒倏地沉默了幾秒鐘,「是這樣的吧……」抿唇儘管他再次揚起了溫柔,然而內心裡那無法成為自己的窘境,竟也殘忍地阻斷了他所有的希冀。
 
只因為這只是個謊言,
他……從來都不是他所看見的──方容國。
 
 
──想了解你一天勝過一天
──渾身發熱 胸口鬱悶的我

──如果你能了解我這樣的心情
──發瘋似的
 
 
自小到大,方容國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哥哥表現出一絲焦躁感過!
是的,那個打從在母親肚子,就注定了他們比至親還要來得更無法分離的雙胞胎哥哥──方容南。
儘管大夥總笑稱說自己是好脾氣的『方菩薩』,然而在方容國心裡真正不得不敬佩、他想就算是世界開戰,也依然能夠八方不動的卻是他向來引以自豪的哥哥。
 
「你說什麼!金力燦向你告白?」
 
險些震破耳膜的,方容國不明白地瞪大眼聽著哥哥的吼叫,算一算屈指可數的記憶裡,上一次聽見這樣的分貝該是三年前了吧……那場全國都陷入瘋狂的世運足球賽期間。
 
「其實也不算告白吧?我想……說不定是為了節目效果而已,你代替我見過他幾次也該知道的,那小子,常常說些讓人啞口無言的話。」
 
「那是因為──
 
「嗯?」
 
幸好及時打住了的對話,方容南心虛地探了眼慶幸始終低著頭逕自整理著行李的弟弟。
 
〝那是因為你從來沒去認真注意過、是因為你從沒能去理解那雙單純眼裡過分的期盼好嗎?〞抱持著滿心的鬱悶,甚至暗自地在心裡嘆息,他卻沒能說出自己的心聲。
 
〝但是我在乎!〞想要停止下思慮,卻又無端地像心魔般在腦海咆哮,緩緩地抬起頭,不是因為弟弟而是因為大姊從外廳裡傳來的喊叫。聽著對話裡那些『趕緊出來吃飯,媽今天因為容國煮了特別多菜!』還有那句碎語著『快點、快點,吃完飯我們喝杯酒聊聊,不然容國又得要好一陣子不能回來。』的埋怨,於是他破例地開了頭。
 
不是因為弟弟卻是因為那個該是還傷心著的傻瓜……
 
「所以這次也要待在錄音室裡工作嗎?」
 
輕描淡寫地帶過,至少在眼下的這一刻,他並不希望容國發現出甚麼,於是他表現出哥哥該有的關懷,這麼疑惑地說。
 
「嗯,至少又要待上半天一個月了吧?!公司說,希望兩個月後就能推出新的單曲。」
 
〝那麼,我可不可以假裝是你去看看他?〞只是這樣渺小的期望,卻也沒能夠被說出口,他再次回到沉默。懷抱著即使想要前進卻無奈於只能駐足原地的現實,他想念而羨慕地望向那張被擺放在書桌上合照裡,那張因為擠靠在弟弟身邊,而瞇著眼散發著出光芒微笑的臉龐。
 
 
──我的雙腳向著你奔跑
──我好想念你
……
 
 
只是當心痛到無法忍受……那樣的一個冬天。
坐在電腦前,用著無法平靜的心臟,當方容南看著網路上一條條攸關於金力燦受傷的字眼,難以理解望著那些抱歉的字眼,算算日子竟然都已經是發生後十多天的消息了,這個傻瓜……他拿起了手邊大衣,毫不猶豫地朝著他們宿舍衝去。
 
要說做事莽撞向來不是他們兄弟倆的個性,更何況是身為哥哥的他,只是人嘛~似乎是一旦遇到了生命中那個會令自己在乎緊張的人,那麼所有的原則顧慮,都不過是空談的一場笑話。
 
就像此刻正站在門外,毫無顧忌按著電鈴等待的方容南一樣,聽著從裏頭快步而來,卻花上好一陣子才將門打開的聲響,終於地,他看見了那張比起記憶裡色彩更為慘白的笑臉。
 
「呀!哥你怎麼不按密碼進來呢?真是的,也不看看我的手都還吊著繃帶啊!還有,那群小鬼怎麼沒跟著你回來?該不會……哥你因為我偷開小差吧!」用著一張逕自說著曖昧卻又做出鬼臉的表情,金力燦笑著,沒多懷疑地回頭直走回客廳,伸手挪動著桌上的即食麵,他彆手地用著不熟悉的單側撈著裏頭擺明和自己做對的麵條。
 
「痾,我幫你吧!」快走地跟在後頭方容南連忙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半強勢地接過在金力燦手中險些掉落的長筷,皺起眉頭看了眼巴掌大都不到的麵碗,捲起一口幾乎已然冷卻的麵條姑且無奈下他不甚愉悅地遞向他。「怎麼都吃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金力燦你可是恢復中的病人呀。」
 
「就是因為不能和你們一起行動,所以得少吃點以免變胖啊。」儘管如此依舊張大嘴幸福著咀嚼,金力燦無所謂地聳聳肩。
 
然而聽在方容南的耳裡,這樣的他只是讓人更加的心疼,用著和弟弟並無不同的嗓音,過分期盼的眼裡,險些就要露出了馬腳──「那明天開始我都給你買晚餐來吧?」這才想起自己該扮演的身分,當他望著金力燦一雙瞪大的表情,「痾,我的意思是說……如果錄音工作提早結束的話,我就順道幫你買晚餐回來好了!老是待在錄音室也不是辦法,我總得回宿舍換身衣服嘛……」頭一回說了謊話卻不感到罪惡的,儘管他彆腳地幾乎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面對直直凝視自己的質疑目光,偏過頭去他試著想用沉默掩飾,心中低咒著該不會自己頭一回說了謊話就必須付出著慘痛的代價,氣餒著正想垂下頭的瞬間他竟又聽見他說。
 
「容國哥你……你該不會還為了我受傷的事,感覺到抱歉吧?」
 
「甚麼?」該死的,這傻瓜該不會是為了……
 
「雖然說是為了拉住你所以我才跌跤的啦~呵呵~但是誰知道呢?我會這麼不爭氣的一摔就受傷了!」怎麼能夠呢?在那明明無奈的口吻下,單純的沒有一絲埋怨的想法,「只是真的幸好受傷的不是你──容國哥,在沒兩週我們就要回歸了,要是你不在的話,那些孩子肯定會很慌的。」
 
「那麼你呢?」
 
「我?」
 
「那麼你就無所謂了嗎?」該死的,原來是為了那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臭小子才受傷的,他咬牙,強忍著心裡的氣憤。
 
「呵呵~雖然心裡也會覺得很遺憾,但到時候哥你在拜託姜室長給我來個感動大回歸不就好了嘛……」
 
因為笑的過度明朗,而亦加變得讓人心疼的模樣,方容南再一次打從心裡將方容國狠狠地咒罵過一回。小心翼翼越過那因為吊掛著而無法竄動的右手,他內心顫抖卻也溫柔的圈抱住他,「力燦啊,真的對不起……」
 
 
〝如果可以告訴你我的心意的話──
 
 
總是讓金力燦心裡糾結的,關於方容國這陣子以來忽冷忽熱的態度,然而唯一能夠肯定的昰每到了傍晚的這個時刻必然會回到宿舍裡的他,儘管自己也曾關心地說著『錄音室不是很忙嘛~還要練舞的話,哥你就不用特地繞回來了!』這樣違心的話。
 
只是真等到像現在這樣都過了數小時卻只能望眼欲的當下,總是容易起伏的內心才又懊惱起,自己原來比想像中更來得纏人的想念他。
 
隨著時間分秒的流逝,一雙亟欲闔上的眼皮幾乎不敵著引力的沉重,萬分睏倦下金力燦仍是高豎著一雙耳朵,心裡無非就是擔心會錯過一絲能和他說上話的可能,然而就在自己幾乎已然要被睡魔抓走的當下,終於從門口傳來的吵鬧喧嘩,徹底敲醒了夢中的他。
 
「容國哥~」
「容國……哥……」
 
幾乎同時,當金力燦聽著自己因為和老小同步而緩慢遲疑消失在尾末的嗓音……又或者真正教自己停住的──其實是方容國在他們倆之間毫無意識的選擇。
 
正因為是毫無意識,所以更讓人明白的抉擇。
 
儘管忽略無視,但在金力燦心裡一直都是明白的,每當準烘出現的時刻,便會被完全忽略掉的自己,那股即使優先迎上前去,卻也進不了對方眼中的苦澀……
當他沉默地望著,然而站在一旁的所有人也早就知道了吧?在方容國心裡那個無需要衡量的天秤,還有那張唯獨寵溺著一個人的微笑。
 
 
──看一看等待著你聯絡的我吧
──看一看我獨自傻笑的模樣吧
──像個傻子一樣的看著你啊
……
 
 
在那之後金力燦度過了好一陣子讓心燒成灰燼的磨難,原以為日子就該這樣下去的灰澀,驟然當某天他偏頭瞧著鏡子裡自己已然復原卻顯得蒼白的臉頰……〝那時候的自己也是這個模樣的嗎?〞他禁不住嘆息著想。
 
只是面對鏡頭總是必須微笑時,他還是會想起那段儼然消逝的時光,和那雙總讓自己誤以為會說些甚麼的目光。
 
儘管最終,他還是必須面對著──這一切不過都只是自己錯覺下的想像!
 
 
──
you're my lovesick.
 
 
有人說:上帝關上了一道門必會為你開啟一扇窗。
 
爾後回想起,金力燦總慶幸著幸好自己原來並不是一個過於鑽進牛角尖的傻瓜,或者該說是另一個人所給予的守護太過溫暖而真實。每當他回眸就能看見的,那道總是格外明朗而澄澈的目光──
『力燦哥!』、『我是愛著力燦哥的男飯喔~』、『我們力燦哥甚麼都做得很好呢!』甚至微笑的比自己更加來得傻氣卻像始終守護著他的臉龐,洋溢幸福的溫暖下,金力燦知道屬於自己能夠全心投入的愛情已然到來。
 
 
──
 
 
「快點快點,哥,買好生日蛋糕我們就趕緊回去吧!」
 
「呀!鄭大賢──」夕陽下好氣又好笑,當金力燦望著那雙因為蛋糕而又瞬間嘴饞了起來催促的閃亮,「也不想想剛才是誰自告奮勇地扯著我硬要出來還說散步是約會的,你這傢伙……」自然中被勾握住了臂膀,害他只得小心翼翼用著另一手提握住不算小的圓形盒裝,金力燦儘管嘴上埋怨實際行動上卻沒有半點要甩開的意味,「我警告你,要是等會容國哥還沒回來之前你就打開來偷吃的話,當心接下來整個禮拜的訪談,我都不和你坐在一起啊!」
 
「蛤!那我可以先偷吃你嗎?」和鏡頭前總是相異的,轉眼當他望著那副根本嘻痞的笑容……
 
「你休想!」
 
「好嘛~就吃一口嘛~」
 
「……」
 
「好嘛~力燦哥!力燦哥?力燦哥~」帶了些釜山口音的稚氣和搞笑……
 
「啊,真是──所以你究竟說的是我還是蛋糕啦?」
 
「哈!」
 
 
即使留下了傷口,但在愛情中,原來他還是會痊癒。
 
 
──
 
 
這是第二次,方容國聽見了哥哥對自己提出了莫名的要求。
 
回想頭一遭,那段金力燦受傷的日子……因為自己懷抱滿心的歉意,卻沒能照顧上對方半點的愧疚,當下並沒能多想的,他只是隨意著哥哥提出要代替自己去照顧金力燦的可能。
 
然而在那之後卻令自己無限尷尬了,當金力燦用那麼明顯被拋卻的眼神望著自己的時候……〝這哥究竟是對人家做了甚麼呢?〞曾經好幾回開口原本都想要問的,然而在他望著哥哥那雙哀傷的眼神和無奈的嘆息之下,他多少也明白了這其中事情的原由,只是……
 
「哥……力燦他有大賢了。」即使殘忍卻不得不的明說,即便那之後方容國面對了方容南好一陣子的沉默。
 
然而人們總愛自虐地說:不痛就不是愛情了!
尤其在他望見眼前那雙打死都堅毅的眼睛竟然見鬼地慢慢泛紅,深知注定是沒能補救了,那正中紅心陷入在愛情裡的大哥。伸出手只得拍拍他垂落的肩頭,該死在記憶裡他還真是從未見過方容南這副德性的,病入膏肓般,他同樣凝重地聽見他說──
 
「我就只是想再看看他……」
 
低沉的嗓音當方容南用著一張悲劇的神情說著自己的請求,同樣讓方容國感到頭疼下,身為血脈相連的手足,他卻也只能沉默地點頭。
 
 
──不知不覺 當我變成你的患者
──這病不需要別的處方 只要你緊緊給予我的擁抱
──你就是我現在活著的理由
 
 
「容國哥生日快樂!」
 
望著大夥給予自己的祝福,方容國難得大方而坦然地接受著準烘在頰畔親吻的祝賀,至少就許多方面看來自己是無比幸福而好運的,儘管身為隊長多半時候還是不免感覺到扭捏,懷抱著對於這孩子一路以來堅持著望著他的感謝,不擅表達的心也明白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擁有,和自己一樣的幸運!
 
尤其當那樣的一個人,是和自己最最親近的手足……
 
隨著鈴聲的提醒,伸手從口袋裡拿出早在十分鐘前便預設好的手機,依照計畫所想,方容國交代地走向門口,「我下去拿點東西,等會上來。」至少在生日的這天,他不想在看見那張和自己並無不同的臉上掛滿了滿心的憂鬱,就算是心裡隱約對於哥哥那段時間裡代替自己照顧著金力燦的虧欠吧……如果,這樣能夠稍稍彌補上在他心裡的空缺那也就好了。
 
 
──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說說自己的第三個願望嗎?」
 
因為隊長的一句而霎時又炒熱了氣氛的,當大夥帶著滿身蛋糕大戰後的狼狽,圍繞而專注地聽著隊長難得私下的請求。
 
「容國哥,你該不會是想要報復的賞我們一人一臉蛋糕吧?」
 
「呀!劉永才──」哪壺不開提哪壺,鄭大賢狠瞪了他一眼,不知怎麼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勁似的,他討好般,對著自家隊長露出微笑。
 
「不會吧?容國哥……」搖晃地賴在方容國身旁,當準烘用著半是認真半是求饒的表情撒嬌。
 
然而那樣一雙無謂的眼睛卻只是直視在自己身旁──那個依舊呵呵笑著的傻瓜金力燦身上,基於直覺地向前了一步,正想開口,鄭大賢卻意外地先聽見了對方低緩的嗓音。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給予你們一人一個擁抱。」
 
 
──
 
 
要說私心都好,當方容南終於能夠和他再次並肩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想想那也該是多久之前的時光了,儘管在自己的記憶裡那樣的快樂卻依舊鮮明的教現在的自己感到刺痛。
不難想像的是鄭大賢對於金力燦的在乎,才會在方才自己幾乎就要擁上金力燦的瞬間,而發出了那樣不被旁人理解的嬉鬧。
 
「對不起啊容國哥~剛剛鄭大賢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癱坐在沙發上,好不容易才推進了鄭大賢到廁所去洗淨那一身因為貪吃和胡鬧而抹的一身的黏膩,面對方才最末因為那小子引起的尷尬,金力燦抱歉但又沒能說破兩人關係地只好低下頭。
 
就像個不知該如何表達的孩子般,方容南伸手溫柔地撥弄了眼前那一頭似乎隨著時間而增長了許多的髮,用著唯獨只能夠在他面前展現出的溫柔,他笑著,然後並不介意地開口,「沒事的。」
 
然後在他的低喃過後,又是一陣深深的沉默……唯獨只有方容南自己懂得的──心裡只要能看著的祈願,儘管這樣的凝望只會讓往後的自己變得越來越空乏,然而倘若因為害怕心痛而不去凝望的話,那就甚麼都沒有了。
 
似乎是也感受到了在他們之間像是即將留下些遺憾的氛圍,金力燦不明白自己究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單是望著那張明明微笑的弧度上,隱隱透露出的悲哀,不知覺地攤開了雙臂,他總是單純地瞇起了笑眼。
 
「趁著鄭大賢那傢伙還沒能洗好澡出來,該補給哥你的生日擁抱在十二點前還是有效的!」
 
就像第一眼瞧見時的表情一樣,當方容南望著金力燦眼裡那雙依舊澄澈,卻再也沒法映進自己的眼瞳……如同大雨過後必然會被洗刷去只留下的清晰一般,他沒能夠面對的單是低下了頭。
 
卻沒能料想到會擁上前來的擁抱──「哥,謝謝你。」不明白著,方容南想要開口,卻因為喉間的哽咽而泛紅了眼眶……「因為謝謝你,所以所有的生日願望都不能夠落下的!哥,謝謝你,成為了我們的隊長。」
 
 
然而他卻因為他的祝福,而隨著眼淚落下了內心最最想要擁有的想望……
即使……
 
 
──你是我的唯一
──每天的
day and night everytime
──我都只有你……
 
 
隨著鐘響的十二點過,卻亦加清醒猶如提醒般,因為魔法的消逝而不得不回到原位的自己。
方容南始終靜靜的坐著,直至喧鬧的大廳裡終於寧靜地僅剩下他們三人──
兩個感染上了金力燦所帶來的愛情病的男人,還有那個不知為何總纏膩著他們卻不敵睏意而陷入睡夢中的傻瓜……
 
思索了良久,卻沒想過優先開口的竟會是對方,方容南聽著他刻意壓低的嗓音。
 
「哥,或者我應該稱呼你容南哥?」抬起堅定的眼,鄭大賢幾乎能夠肯定的說。「雖然在立場上我應該是要把你當作情敵看待才是的,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得謝謝你。」
 
「嗯?」
 
「謝謝你沒有把所有的真相告訴這個傻瓜,儘管就算你說了,我也有把握力燦哥最終還是會走向我的身旁……」偏著頭望向一旁,當他用著溫柔的目光,笑看著那正歪歪斜斜側躺在沙發上,卻依舊能夠帶著笑意沉浸在睡夢中的傻瓜。「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希望那張好不容易才能熟睡著的笑臉,會因為從前沒能發現的答案而再次染上煩惱──」即使有些卑鄙,在愛情裡,他卻不得不的理直氣壯站在前方守護他。「然而倘若角色對換這樣的犧牲我肯定是做不了的,在守護他這麼好一段日子之後,要我就這麼拋棄掉自己的愛情還有他的微笑,我想,我是沒法做到和哥你一樣的。」
 
「我並沒有捨棄我對於他的愛情……」甚至同樣的,方容南知道在自己的眼裡,也只能映照著名為金力燦這樣一張天真的睡顏,「相反的,我只是在實踐我對他的愛──」即便想要忘記,卻酸疼的無法忘記的愛情,「如果要讓他強迫的記住我,那麼我絕對有權利在他的心裡留下偌大的空缺!」抬起眼,當方容南相對上鄭大賢有些意外的眼睛,「只是比起空缺,我更想要的守護住的,是他發自內心明朗的幸福。」
 
 
──我是這樣愛你
 
 
金力燦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不可思議的夢境裡,他同時看見了太陽還有月亮,踩踏在腳下的由星光圍繞而成星河一般的舞台。
隨隨默默無語沉穩著來到身邊的一抹暖度,像是為了領著迷糊的他到舞台的中央,他抬頭……
 
「雖然不能讓你記住我的微笑,但回憶裡你的笑容卻會成為我的幸福。」
 
不足以明白地語句,卻像已經足夠的低啞嗓音,溫柔地就像月光照耀著他,就像輕訴著已經不再需要回首那些感傷的記憶,他領著他,終於地佇立在日陽下。
 
那是一道溫和卻不刺眼的陽光,溫溫暖暖但足以蒸發月亮即將落下的不捨……
 
「力燦哥,我一直在這等你呢!」隨著交付的雙手,亦漸清晰在眼前那是屬於戀人的模樣,因為總是在眼前所以無需過度傷神就能記住的,金力燦信任而堅定地握住了他──
 
「大賢啊,我們跳舞吧……」學著瞇起一雙笑眼,金力燦放心地隨著他划開了步伐。
 
〝謝謝你,我的太陽!〞謝謝你並沒有強迫著抽離出我的愛情,只是溫暖地等候著我的痊癒。
〝也謝謝你,我的月光……〞曾經在那段還以為金力燦只被淡忘消沉的日子裡,察覺陪伴地領著我。
 
即便隨著記憶還是留下了病痛過的痕跡,擁有和失去……
但慶幸能夠的,是我們在愛情中真切地擁抱過!
 
 
 
我失去了你
you're my lovesick
沒有你的我……
卻依舊守住了你的笑容
 
 
 
 
 

 
*----------------------------------------------------------------------*
關於賢燦故事請進-【賢燦】Music Love…
終於地在3/31前完成了…(因為恐怕會被洗版所以提前發送祝賀了)
即使大多的人都祝賀著方容國的…方容南~我還是想要和你說聲生日快樂!
一直不懂老方三番兩次來我夢裡的意義…真是非常排斥的.不管我前看後看左看右看都不是我的菜的男人
可是明明是同一張臉…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不同呢?
方容南你的確是讓我好奇又解救了我心裡方容國的理由
翻閱著敘述~懂得你存在的人總說你的脾氣是比容國更好的…
不時的我常會心想著在鏡頭前那個突然開了花笑著的人其實是你???
總之如果是對容燦文有太大期望的朋友們真的抱歉了
因為無論如何我都無法讓容燦更勝於賢燦
所以這樣的任務~就交給我們容南大哥吧!!!
lovesick 第一次聽完整張專輯後~和朋友說我最喜歡的歌
似乎我總是喜歡快樂中的感傷
又或者該說是傷感中的幸運???
聽著第一句的開頭 無端覺得真的很刺痛的心
有時候我會想~可能有天我會再也寫不出愛情也說不定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總是不放過每一分鐘的我才能繼續拼命地寫著
我常說~如果錯過了這個當下不寫~或者隨著時間就再也找不回這份當下的情感了
就像文中錯過了彼此的方容南和金力燦一樣
隨著時間過去~留下的空缺儘管還像在記憶裡.然而走道最終才能發覺的
是我們早已不再能夠想像當時的痛了! 比起了交往後的分手那又是多麼遺憾的感覺呢?
都說每當開啟Music Love的當下.如果不是抱著寫到死的覺悟是沒法下筆的
七千多字的祝賀文~容南啊~你能體會到我對你有多麼與眾不同吧!!
總之~祝福你生日快樂喔…
相信你們兄弟倆一定能成為更好更溫暖的人的
最後既然是你兩兄弟的生辰
我就說聲”撒啷嘿”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