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4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超番外章H.慎入> SHINee--鉉Key*閃耀在你眼底的星!

 
--남자는 짐슴짐슴짐슴
--男人是禽獸.禽獸.禽獸
--남자는 짐슴이라 말할 예뻐 보여너무 설레여
--當你說男人是禽獸的時候 你會變得更加美麗(讓人更加激動)
--
아주 사소한 것을 챙길 눈물이 고여 (너무 순수해보여)
--當你替我細心打理的時候 我的眼眶就會蓄滿了淚水(更加動人是純粹)
--지킬 밖에 없게 만들어 uhuhuh
--所以只能讓我守護著你uhuhuh
 
 
 
究竟是誰說這個男人不踰矩,當滿屋子裡因他而充斥著腥羶的氣息……
 
 
「啊!金鐘鉉你別……唔……嗯……再……再弄壞沙發的話,你就……嗯……你就滾回PUB的狗窩睡去……」
 
金基范永遠也不懂之於這男人強大的破壞力,就算同樣是妖好了,怎麼他就不見隔壁的泰民和李珍基在做那檔事的時候,發生像他們這樣過分激烈的情形?
 
「嗚~基范對不起嘛……」當金鐘鉉歉疚的看著那又被自己撕毀成條狀的皮製沙發,那可是近月來他們最喜愛的一張了,乳白色的細緻紋路上,對應上金基范保養得宜的背部肌膚,讓他難以忍受的就想再次地佔有他。「就因為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太開心了,所以、所以我就……」
 
 
--過分失控--
 
 
總是這樣的……
當金鐘鉉睜著一雙水潤潤的眼睛,總敗在無數次無辜神情,而被吃乾抹淨又勞民傷財之後,金基范終於有了最末壯烈的結論!
 
那就是--
「金鐘鉉要是你再弄壞一次沙發,或是把我身上的衣服又扯成了破布,那麼你就老實地給我待在PUB裡一個月,不准接近我!」
 
「嗄!可是--」
 
「沒有可是!要不你現在就出去,不准再進到我的屋子。」
 
嗚~
 
就在金鐘鉉可憐兮兮,近乎也等於禁慾的強忍了半個月過後……
 
 
連同溫吞的李珍基都不難察覺在金鐘鉉臉上終日哀聲嘆氣的表情,而在兩人共相討論下的結果,就是兩個傻瓜似的男人最終無解的苦惱成一塊。
 
「那就抓住基范哥的把柄讓他成為共犯不就好了?」當泰民再也無法忍耐自己的珍基哥愁眉不展的表情,他在一旁翻了翻白眼的開口。
 
「真的、真的可以這樣嗎?」
 
「嗯,這主意好像也不錯!泰民啊--」
 
「嗯?」
 
「你的腦子真的好聰明喔!」
 
「……」
 
沒能想到自己的主意竟然會換得兩傻歡欣鼓舞的神情,他突然間的開始同情起什麼都還不知情的金基范了……
 
 
--
 
 
獨自待在廳裡,金基范莫名的打了個冷顫,在這艷陽高照的夏天,坐在微涼的皮製沙發上精算著這個月PUB的營收,帶著些午後困倦的意識,他索性躺臥在沙發上小憩了起來。
 
一切並不清楚是怎麼開始的,當金基范安心陷入深眠的躺臥在自家的沙發中,猛弟襲上胸前的毛躁感,讓他微笑著並沒多想甚麼,「呵~Bling別鬧了,天氣熱呢!用這型態賴著我睡醒來會長濕疹啦!」
 
儘管偶然在寒冷的冬季裡,他們也會這麼做的--因為明白著金基范總是容易冰冷的身體,金鐘鉉總是會刻意顯露出最自己原始的模樣,只為了方便讓他能夠依偎著取暖的這份心意,每每總是熨暖著他滿滿的內心……
 
然而對於此刻的金基范來說卻只是敬謝不敏,不管怎麼說,都沒有人會願意在近乎三十度的炎炎夏日裡,還擁著活生生的『獸皮』入睡。
 
只是過分的了解了他的埋怨--當金基范充分地感受到金鐘鉉變回人型後壓制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然而更教他詫異的,是那融化在他們唇舌之間……冰塊的溫度。
 
「呀!金鐘鉉大白天的你發甚麼情……啊……」當那夾帶著碎冰的大掌倏地緊握住自己最重要的脆弱,隨著掌心搓揉的熱燙而逐漸融化在腿間溫度異樣的變換,讓金基范幾乎刺激的拱起身來。
 
滑落到胸前的唇齒,順勢的捕捉上那迎上前來櫻紅的乳尖,經過刻意嚙咬而變得更加敏銳的硬挺,讓金鐘鉉滿意地回到他的耳邊,感性的輕笑了起來。「可是基范也想不是嗎?」
 
當熱燙的氣息配合著舌尖舔舐過自己脆弱的耳膜,金基范顫抖著,近乎就要失控在這樣佈滿情慾的嗓音裡,他伸手試圖圈住他脖肩好奪回主控的權力,然而卻被他一把翻過了身,再次地壓制在了身下。「可惡……嗚……」沒能完全說出口的埋怨,因為那舔舐在背上的酥麻而化做沒用的嚶嚀,被全然褪去的褲襠間,抵靠在臀縫上反覆磨蹭的官感,卻讓他更加的瘋狂。
 
隨著不如己願的引誘,金基范只得費力地抬高起臀部,陷入圈套而被再次控制住的高揚脆弱,隨著他反覆掌心的撸動,難忍地釋放出第一回的濁白。
 
「基范的表情真棒,但這樣是不夠的喔……」不知從哪學來像這樣煽情而惡意的對白,金基范心想,今天要是從別人口中說出的話,自己鐵定會認為這是一部甚麼不堪入目的下流三級影集。然而當他用著帶有鼻音的低迷嗓音滑過了耳際,那樣一記壞到谷底卻又溫柔的暗笑,竟然他頹靡的脆弱又再次的脹熱了起來。
 
這才終於了解到在自己身後的男人的確是惡意的,當他瑟縮的感受到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碎冰緩緩隨著對方的指尖逐漸由背脊滑落至那早被磨蹭的熱燙的後穴口,教人呼吸一窒的反差,讓他不自覺的伸出指尖來抓緊住身下的沙發。
 
「快點……別老是虐待我……啊……」
沒能想到金鐘鉉會將剩餘的冰冷旋入自己的體內,伴隨著指尖的探入,讓金基范止不住高亢的發出了尖叫的吶喊。然而不及等待著他吐出更多埋怨的咒唸,擠入後穴的雙指隨即找到了那敏感的頂點快速的抽插起來。
 
「嗚……啊……鐘、鐘鉉……可以了、你快……快進來……」
隨著那再也無法忍受的呻吟和哭喊,金鐘鉉退出了手指換上早已硬挺的熱燙一口氣的進入了他,汗濕的身體,因為埋進他體內那高頻率絞緊的收縮和契合的律動而顫抖的讓他嘶啞發出了低吼。
 
而那雙不饜足的掌心更像是讓身下人瘋狂的隨著頂撞的速度再次磨蹭了起來……
 
 
--
 
 
在那早已不知經歷了幾回的高潮過後,金基范甚至無法想像自己的身體究竟是怎麼樣的能夠支撐到現在,酸軟無力的四肢幾乎沒能再做任何反抗地趴臥在沙發上,那趴附在自己背上起伏喘息胸口,讓他徹底感受到禁慾半月以上男人的可怕。
 
該死的更是在他身下,那因為自己而變得黏稠腥羶的沙發,上頭因為指尖而劃過的破損,更是說明了方才性事的激烈。
 
「可惡,我就知道結果又會是這樣!」當金基范發出咬牙的埋怨,相同的結果卻是不同的損壞過程,他聽見了從後頭隱隱傳來那像是不甘心的反駁。
 
「可這回不能怪我喔……這次可是基范你一時太過激動所以才把沙發抓破的--而且我的背也給你抓的很痛啊……」
 
「你住嘴!說來說去還不是你這禽獸……可惡……」當金基范紅著一張因為低咒而更加顯得艷麗的表情,貼靠在耳畔那厚著臉皮的坦誠,卻只是讓他亦加地哭笑不得。
 
「我是啊~所以你才會這麼喜歡的不是嗎?誰讓我……」
 
「呀!所以你現在壓著我又硬起來是怎麼回事?晚點我還要去大賣場挑組新的沙發,你別興奮的太過火,我……唔……」
 
隨著耳鬢的廝磨再次轉為火熱的氣息,金基范認命地雙唇間僅剩下陣陣的嚶嚀,發自內心無奈卻寵溺的包容,全都只因為那樣明明惡質卻又毫不虛掩的一句--
 
「誰讓我是你禽獸一樣的男人嘛……」
 
 
 
 
 
 
 
 
 
 
 

再繼續寫下這種超番外個人的腦子可能會有壞軌的現象
這是我所能送給我們金
Bling大爺最末的貢獻
仰賴於本人完全沉迷於一巡大爺solo的曲目~久久無法忘懷
至今才能衍生出這樣一篇趨近於謬論的故事
不要打我…這已經是我所能交代
讓泰民先前文裡好奇我也好奇的-
不知為何老換著款式的真皮沙發…的幕後祕辛…
謝謝各位看官光臨…
我們SHINee world二巡後回歸正文吧!!!—我好HAPPY喔…李溫牛快點過來第一排給姐姐摸一把~
(特:…這女人的意思就是這幾天都要藉機偷懶+吃”豆腐” =()=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E3N2p1WisY
以上是GIRLS鉉KEY車內調情版…四人的小天地真好~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