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 cat-...飛舞的.蒲公英...

關於部落格

-20140903-
This is love...
This is love...
你讓我知道
所有微小的事物都是愛情!!
  • 94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sic Love>SHINee—鉉溫*山荷葉……

 
 

愛情,就像不知不覺綻放後凋零的花。
你說──「我們不要那樣的結束,所以……就讓我成為你的山荷葉吧。」

 
那是最後一回合的擁抱,存在我們心中的清楚明白。
緩緩退出那總是包容著我隨心而慾的溫暖溫度,長久以來總能安撫我失眠和不安情緒的嗓音,一如往常地在我耳邊──迴盪。
 
 
***
  
  

"雖然變得透明 卻不會消失"
"看不見的時候 就不會感覺心痛"

 
 
 

忘了那是第幾回擁抱後我忍不住的好奇?那輕靠在我身側,像是為了安撫我總是失眠沒能沉睡的嗓音。
 
你說──「這是山荷葉啊~喔,就是上回你沒能和我們一起出遊時候,我給發現的花。」
 
「山荷葉?」
 
「嗯哼,呵呵~也沒甚麼啦,趁著我還在這你快點睡吧……最近你的日程越來越重了呢。」
 
總是溫柔地體諒著,不叨擾地僅有一回的催促,聽著交替而上的反覆輕哼,我微笑著,閉上眼陷入了睡意。
 
「那麼下回……我也要和哥你……一起……去看看你說的花。」
 
深陷在睏倦中,我那低喃的幾近渺小的願望。
 

 
 
"
我們之間"
"如同這白色的花朵般 因為後悔而漸漸濕潤……"

 
 
 

曾經也有過一段那樣的時間,當你總是不在我的身邊,就連話也沒能說上的,不僅是對於我忙碌的行程,又或者是我內心莫名地害怕著,因為自己的前行,而在莫名之中帶給哥你的壓力和不安!
 
「鐘鉉哥,你說,珍基哥的嗓子要到甚麼時候才會好呢?今天雖然一起錄影,但都沒能說上半句話真的感覺到好寂寞啊!」
 
在珍基哥因為無法使用嗓音,所以難得沒能留下一一問候協助錄製的工作人員,而獨自隨著經紀人哥先行離去之後,泰民難得主動地扯了扯我說。
 
無時無刻、幕前幕後──總是能坦率地親暱在珍基哥身邊的這小子……
其實啊~有時候還真是羨煞死我。
 
「呀呀~泰民啊,你真是──在那個最寂寞的人面前提甚麼寂寞呢!還不快點過來,咱們找你珉豪哥吃飯去了。」
 
總是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敏銳!金基范,這個總是讓我不時想要掐死他,卻又不得不承認的兄弟。
 
「疑?你們要吃甚麼啊?我也、也帶上我一起去吧!」於是我更加刻意地賴上了KEY的肩頭。
 
就算是逃避吧?在我心底掛上的歉疚思緒,為了實現一直以來的夢想,而被我忽略在身邊那份強撐起的笑容。
 
「呀~金鐘鉉你夠了!」毫不留情地甩著肩膀,卻又皺著眉意味深長地瞪視了我,不同於往日總會支開泰民的情況下,我看著在他臉上該是一如以往誇張的笑臉。「我和老頭兒說了,待會我們替他和PD們打完招呼後會回宿舍一起吃飯。」
 
「但是你們不是要去──
 
「那我先回宿舍去陪珍基哥!」搶先在我之前那屬於少年才有的單純直白……當我聽見泰民毫無猶豫地說。
總是比我更加勇敢而堅定的──每一回在他口中說著彷彿理所當然而簡單的直述,像是從來沒在乎過結局的坦然,甚至是刻意忽略著我和珍基哥之間明顯的曖昧。
不得不承認著,在那些我因為害怕而有所保留的空隙中,這孩子竟也確切地佔住了屬於他的位置,那個叫哥無法直言拒絕,以至於格外小心翼翼守護著的率真。
 

  

"就算 知道 也找不著的"
"肝腸寸斷般的 死亡一般"

"原來是如此的 疼痛……"
 
 

 
儘管偶爾也會起了和泰民爭寵的心,然而卻也因為珍基哥的一個皺眉而作罷!
或者也正因為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總是明瞭我的基范就會在這時候適時地站了出來。
 
「泰民你和我們一起去吃飯!」
 
「為什麼?!我要回宿舍和哥一起。」不同於我在泰民臉上那麼不情願的表情。
 
「老頭兒這陣子已經夠累了,你們就讓他休息一下吧。」對著我而有所不同的深長嘆息。
 
是嗎?在旁人看來是這樣的嗎?如果我的存在能夠成為珍基哥休憩的寧靜……
那些被我們自我欺騙而來的堅強……
 
該是多麼寂寞的珍基哥。
 

  

"近在眼前的花瓣 被你所隱藏的"
"欺騙了我的香氣 讓人察覺不到似的" 
 
 

 
即使沉睡了也讓我感覺到心疼的酸澀,打開了宿舍的廳門,當我看著正被刺目的夕陽所映照卻因為疲憊而依舊熟睡的臉龐。
 
崩塌了我的刺痛──當我看著那不同於平日而只是平靜蒼白的面容。
那麼狡詐地在我面前總是笑說著沒關係的模樣,此刻竟像隨著我眼眶的濕潤而透明的枯萎了。
 
『鐘鉉啊~好好的去做,因為知道你一定能好好地去做,所以我會看著的。』
 
在記憶裡從來沒有說出自己疼痛的笑容──支撐。
緩緩靠近坐落在身旁,當我聽著哥不算平穩的呼吸,也只有現下能夠的,微微挪動檔去那夕陽刺眼的銳利,險些就要哭出來了,沒能眨眼的我只是凝望著我們之間近乎陷落的距離。
 
或者是因為太過疲累了吧?不自覺從我眼角緩緩滑落的淚水。
如果朝向夢想前進的我說現下的我需要的只是愛情,那麼對於只能夠在原地等待著的哥,算不算是一種殘忍的自私?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顫抖,在微光中緩緩睜開眼睛的哥,伴隨著像是必須的微笑。
 
帶了點心虛的我測過臉去,因為太過的心疼,而必須深吸口氣的酸澀!
直至溫暖的掌心撫上了我的臉龐……
 
「辛苦了嗎?」清晰著表達理解著我的嘴型。「我在這呢。」瞬間解離了我原本仍保留的自私,教我崩塌了城牆的侵入。
 
過於微小而平靜的溫柔……
 
「對不起,哥……」害怕著無法完全擁有,只能貪婪著不斷索取的困境。「對不起……」劇烈著顫抖著,當哥緊緊擁抱住我因為過度抱歉而強烈釋放出的遺憾。
 
像是……
 
 
 

"將我永遠困在這屋子裡的──"
 
 
 

平靜……
 

如果……
 
 
 

"時間消逝的話"
  
 
 

***
 
 

結束的我們只是依舊地擁抱,當我退出那總是包容著我隨心而慾的溫暖。
 
──「哥會成為我永恆的山荷葉吧。」
透明、狡詐的,卻始終在我身旁微笑的花。
 
我們之間……即便會因為後悔而漸漸濕潤……
然而在看不見的時候……
卻亦加會思念,這被我們深深藏起的戀慕──山荷葉般相伴的永恆。
   
  
  
 
 

  
------------------------------------

或許是很傷悲春秋的性格
也曾想過如果就此隨著時間被圍困住
或者就會得到所謂的永恆
那些所有的錯過.不捨.最終也隨著風吹去了
很久沒能好好地寫完一篇文章了
或許是我的心理壓根的失去了些甚麼?!
雖說是疼痛悶滯的情緒
但慶幸著~這樣的一個男人一首歌
讓我又找回了一些~原本還以為麻木了的感情…
謝謝你~金鐘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